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甜夢/碩糖南】灼燒感

 @-0- 

點文的小活動,國南前提的碩糖南,希望你喜歡,抱歉拖了很久。

大家不要懷疑標題,就是那樣沒錯,大哥有夠帥。

這個靈感很久以前就有了,覺得不認真一點寫會非常可惜,第一次用這樣的視角。

順便跟大家說今天不會更ABO,因為我昨天拔牙齒,現在一整個痛到懷疑人生,有這篇已經是奇蹟了。

※潔癖誤入

※甜夢前提,碩糖南※南俊受

------------------------------------------------------------


當田柾國意識到他男朋友不斷在迴避他的視線時,一切好像已經開始了很久。


起初金南俊還只是偶爾拒絕他在床上的求愛,這個田柾國可以理解,他想大概是他哥工作太累了,再加上兩個人不睡一個房間,每一次的性愛都是冒著一種被發現的風險,好在金泰亨總是帶著耳機睡覺。

但是當他哥在成員面前不斷躲開他友好的肢體觸碰以及摟抱時,他開始覺得奇怪了,明明並不是什麼出格的動作卻被拒絕,田柾國知道有哪裡不太對勁,但他就是說不出來。


如果你的愛人不讓你擁抱他、親吻他,甚至是疼愛他,如果你們之間多出了不只一個人的距離,那對於一對正在相愛的戀人來說未免太過遙遠。

 

田柾國一直想找個機會跟他哥談談,單獨的,不受打擾的那種。

可是金南俊總是有各種工作要忙,每當他好不容易擺脫那堆雜事回到宿舍的時候,他95年生的兩個小哥哥總是會立刻黏上去,好像撒嬌對他們來說和呼吸一樣自然,朴智旻跟金南俊說話的時候聲音聽上去甜蜜又可愛,而金泰亨更不用說了,金南俊疼他疼的跟親弟弟似的,讓那哥老是跟在金南俊後面轉。


田柾國甚至沒有機會卡進他戀人身邊的位置,因為總有成員搶著補上,唯一不太這麼做的大概只有鄭號錫,但金南俊自己會想辦法多親近他以為「尷尬的親辜」,試圖改善他們之間的關係。

想更親密。


田柾國對此一直保持著旁觀的態度。

他太嫉妒了,沒辦法表現支持。

但是他又太愛金南俊了,根本無法做任何會讓他失望的舉動。

所以他只是旁觀這一切,或者說監督會更恰當一些。

 

但最近情況稍微有些改變,金泰亨跟朴智旻沒那麼常黏著金南俊了,倒不是說他們兩個不樂意,畢竟他們跟金南俊一直都那麼親,他們是被迫有所改變的,因為他們隊裡的兩個大哥介入了這之間。

兩個年紀最長的哥哥不知道有什麼事情,讓金南俊必須得把自己所有多餘的時間都花在他們房裡好幫他們解決。


昨天金泰亨在跟自己打電動的時候還抱怨金南俊最近時常沒回房裡過夜,不然就是天快亮了才回來,讓他晚上睡得很不安穩。

但田柾國沒仔細聽見他後面的抱怨,因為他的思緒全停在了「沒回房過夜」這句話上面。


他自己是常常混到幾個哥哥、尤其是鄭號錫和朴智旻那房去擠著睡,但那是因為他不愛爬上他的床去,大家都知道。

然而金南俊則不是這樣的個性,他愛撒嬌但是又非常獨立,他甜蜜卻不過分黏人,田柾國就是深愛著、也非常清楚他戀人這樣的特質。


所以才忍不住要懷疑。

究竟是怎樣重要、嚴重或者值得討論的事情,才會讓金南俊半夜不回房間睡覺?


 

凌晨四點,田柾國在大哥line的房門前,雙手環胸站的筆挺。

他在等金南俊。


因為金泰亨跟他在三點打完最後一場遊戲時,再次跟他抱怨了金南俊今天又沒回來睡覺這件事。

所以田柾國立刻關了電腦出門,等在金碩珍和閔玧其的房門前。

他已經站了一個多小時了,動也沒動過。

 

夜晚的宿舍通常很安靜,但今天卻不一樣。

隔著一扇門板傳出的那些啜泣和喘息聲田柾國再熟悉不過了。

他和金南俊上床的時候,那哥也總是會發出這樣甜蜜的呻吟。

而田柾國記憶中的聲音與畫面此時完全重疊上了門板內正在發生的那些齷齪。


他不自覺握緊了拳頭,直到腿都站到僵硬、房內的聲音也停下好一段時間了,他也沒鬆開自己的手和幾乎要咬碎的牙根。

為什麼?

他實在想不明白。


他很確定金南俊是愛他的,直到現在,即便他的憤怒已經蒙上了雙眼,他也仍愛著金南俊。

他們相愛,但他的戀人此時卻躺在別人懷裡,任由他人疼愛或者欺凌。


那本該是只屬於他的金南俊,別人憑什麼奪走?

就算是他同樣尊敬的兩位大哥也不可以。



他眼前的門把傳來被轉動的聲音,田柾國屏息等著,他拉直了嘴角,準備要和他的戀人好好談一談。

但出來的人卻是金碩珍,他拉開門看見田柾國站在那裡好像一點也不驚訝一樣,只是放輕動作的把門關上,接著慵懶的向後靠在闔上的門板,滿臉笑意的看著他們忙內。

「這麼晚了,小孩子還不睡?」金碩珍笑著問。


而田柾國甚至裝不出微笑的樣子,冷冷的看著他們大哥,眼裡滿是危險,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哥哥們不也沒睡嗎?」

「我們啊、哈哈。」金碩珍捂嘴忍不住笑了出來,他上半身其實沒穿衣服,明顯看得出還帶著汗水。


「哥哥們很忙呢。」

 

「……南俊哥在裡面?」說著田柾國伸手推開金碩珍的手臂就要進門。

但大哥一把反抓住了田柾國,使勁壓著他們忙內,仍是笑笑的說:「他睡了,不要打擾他。」


田柾國不客氣的甩開金碩珍的手,問:「睡了?他的房間不是這裡吧?南俊哥睡這裡那哥要去哪睡?」

「睡我原本的位置啊。」金碩珍冷靜的回答,好像沒什麼不對的接著說:「南俊和玧其擠一塊睡呢,不影響我的。」

「你也趕快回去睡吧,在這裡站整晚你腿不酸哥都心疼你了。」


「有些事假裝不知道對大家都好呢,田柾國,成年了,你也該學著長大了。」語畢金碩珍便轉身回房,只留下田柾國一個人站在黑暗裡。


他可沒眼花,他們大哥背上那一條條紅痕怕是激情後的產物。

誰留下的?

這還要問嗎。

 


『……他還是愛你的。』


田柾國因為金碩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而哭紅了雙眼。

滾燙的、炙熱的淚珠灼傷了他曾被金南俊無數次親吻的臉頰。

 他的心此刻也同樣感到過高的溫度,像是被丟進鍋爐裡,像是被撕裂成片片。



是一種被灼燒過的感覺。

他的愛。


评论(2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