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3)

本來沒有要更這篇,但是今天看了前兩天首爾男孩們得大賞的影片,只覺得滿滿的94愛都要溢出來了,真的不要偷偷談戀愛啊他們,要就告訴我們公開談嘛。

南俊每次忍住眼淚都要心疼死了,我們號錫真是大暖男嗚嗚。

※對了我是不是沒說過這篇的靈感來自DNA的MV,人設和色彩就參照那個吧。

※錫南,94line※南俊受

--------------------------------------------------


金南俊翻過手掌和j-hope的十指緊扣,想也沒想的就說:「你知道吧,你的小朋友剛才在泡我,我一開始還以為你們兩個是一起的。」

J-hope咯咯笑了起來,肩膀還一抖一抖的,完全沒有被冒犯樣子,他轉頭親了親金南俊的臉頰,而金南俊平時並不喜歡這樣,因為他自認為自己不是下面那方。


但是對象是j-hope?

好吧,他想他並沒有那麼排斥被親吻。


「泰亨啊,我遠房的親戚,從小玩在一起,現在也到這裡來混了,就黏我一個人。」j-hope低頭看著他們緊握在一起的雙手,聲音又變的惆悵,他說:「他跟我說你長的像他以前認識的一個人,所以就壯著膽跟你搭話了,否則那小子自己身邊蒼蠅一堆,就沒看上過誰,能讓他這個小少爺開金口的,你還是第一個呢。」


「我?我像誰?」

「他的初戀。」j-hope笑笑的回答。

「哇喔。」金南俊瞪圓了眼睛,但隨即便彎起嘴角,心裡不由得更加喜歡那個漂亮的男孩。


「初戀啊⋯⋯總是無疾而終的不是嗎⋯⋯」他有些感嘆的說。

但是會讓人銘記一輩子。

金南俊垂下眼簾,想掩飾眼底閃過的那一絲痛苦,但還是被j-hope看的一清二楚。


「泰亨沒有告白。」j-hope繼續講道,沒有要揭開金南俊的脆弱,他彷彿是個說故事的人,喃喃著:「我們都是一個學校的,他喜歡的那個人有點特別,反正後來離開了。」

「那孩子很難過吧。」

「……泰亨他啊,再也沒愛上其他人了。」


看金南俊一臉的驚訝和心疼,j-hope不禁在想金泰亨那小子什麼時候又勾走人心了,但他笑了笑又說:「不過這個說詞該改一改了,應該是、遇見你之前他都沒再心動過才對,看看你多有魅力啊,和弟弟搶人的我真有罪惡感。」

金南俊看著j-hope明明在笑,微彎的眼眸裡卻有著怎樣也散不去悲傷,他突然覺得自己因為這個男人的情緒而受到了影響,心臟正不受控的抽痛著。


這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他將手輕放在自己的胸口上試圖壓下這一切,但當然一點作用也沒有。

 

「我說完了,換你。」

「什麼?」金南俊愣住,眨眼間j-hope已經重新讓自己恢復到狀態裡,好像剛才的哀傷並不存在。

「換你,跟我介紹一下你的朋友吧,長得很可愛的那一個。」


「啊、你說智旻嗎?」金南俊恍然大悟,他看著那男人突然認真的眼神,心想他是不是在吃醋,如果真是這樣也太可愛了。

「他是小我一屆的學弟,如你所見,長的非常好,可愛又會跳舞,愛慕者也是一堆呢。」

「就這樣?」j-hope一臉不服氣,「他明明就是在追你。」


「哈哈哈哈!」金南俊大笑,他伸手捧著j-hope的臉頰,笑著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一吻,然後說:「他是啊,本來我應該會接受的,但是他想上我呢,我覺得這對我來說太虧了,所以就跑去看你跳舞了。」

J-hope壓住金南俊的後腦勺不讓他離開,用舌頭翹開他的牙齒,就伸進去舔了一圈,直到金南俊氣喘吁吁的推開他。

「怎麼辦?」j-hope問著,他轉頭看向一臉疑惑的金南俊,假裝很苦惱,卻是笑著說:「我也想上你呢。」


其實對於這一點金南俊並沒有太意外,他事前就猜到了他們可能會這樣進展,但神奇的是他竟然默許了,甚至不覺得厭惡。

看著j-hope笑起來的模樣,金南俊心想他真的沒什麼好拒絕的,和這個男人睡一晚怎麼也不會虧,於是便一言不發的將頭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沉默的閉上眼睛好像睡著了,只是他們牽在一起的那隻手從頭到尾都沒有鬆開過。


「謝謝。」j-hope說的小聲,但溫柔的嗓音卻是清楚的傳進金南俊的耳裡。

他彎起了一抹微笑。

 


想到這裡,金南俊把思緒拉回了現在,他小心翼翼的將門拉開,隨即入眼的便是以白色和黃色牆壁色彩為主的客廳,乾淨又搶眼,然而一抬頭,天花板卻是讓人驚艷的不行。

那就像是被隨意潑灑上去的各種色彩,或深或淺的交雜在一起填滿了整個天花板,在以黑色為基底的空間中,那些顏料並沒有因此顯的髒亂,反倒美的讓人窒息,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窺探到了不為人知的秘密。


金南俊眨眨眼,他穿著純白色的室內拖,將腳踏上了同為黑色的方格地板,整個客廳的設計和簡單的臥室完全不一樣,地板感覺太過冰冷,跟房間裡溫暖的地毯截然不同。

他左顧右盼的觀察四周,看見櫃子裡有些公仔很吸引他的目光,但他沒有冒然的靠近那些玻璃櫃,只是遠遠的望著,而其中某些有品味的擺設很耐人尋味。


這感覺很奇怪,應該說,比起j-hope柔軟開朗的性格,這整個客廳更像是金南俊會喜歡的風格,這裡有很多面,對稱的、衝突的,還有很多色彩,既簡單又複雜,看似溫暖卻很冰冷,而相較之下,臥室裡頭柔軟的床鋪與充滿香氣的被單、暖色的地毯,還有鵝黃跟橘紅的牆壁漆色更像是j-hope給人的感覺。


這是很不一樣的兩個空間,但卻很相襯。

 

金南俊打了一個哈欠,在客廳裡轉了一圈還是沒有發現那個男人的身影,於是他又繼續往前走,朝應該是廚房的地方過去。

才剛接近而已,他就聽見了一些聲音。

放輕腳步,金南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偷偷摸摸的,只是抓著門框,悄悄探頭進去。

 

廚房裡的j-hope正站在爐子前面,全神貫注的盯著應該是一鍋湯的東西,還時不時還會拿起勺子攪拌,皺著眉頭好像在進行什麼艱難的任務,看的金南俊忍不住笑出聲來。

而J-hope一聽見聲音便立刻回過頭,他眨眨眼,看金南俊穿著自己昨天睡前幫他換上的乾淨衣服,還有早上起來幫他準備的新拖鞋,這些全都以白色為主,再配上金南俊本身奶橘色的髮色,j-hope突然有些恍神。


他覺得這畫面太過乾淨而突兀,加上窗外此時照進室內的陽光,他愣愣的想著今天的溫度真是和煦的剛剛好。

像夢一樣。


「嗯⋯⋯早安?我想,我沒看時間,嘿、你這樣看我我會不好意思的。」金南俊開玩笑的說,他輕輕笑了起來,卻發現j-hope看著他的眼神越來越露骨,像是要將他拆吞入腹那樣具侵略性。

金南俊不自在的輕咳兩聲,轉移話題的伸手指著鍋子提醒:「你的湯可能要焦了。」


聽見他這麼說,j-hope幾乎要跳了起來,他轉身趕緊把火關起來,撈了一湯匙要試味道,但是因為太著急,湯沒喝到多少,倒是嘴巴被燙的不輕。

金南俊也被他的大動作嚇到了,趕緊上前去拉開男人摀著嘴的手,把他的臉捧起來,只見j-hope一雙大眼睛盯著他眨呀眨的,裡頭還閃著水光,大概是因為嘴巴太疼了,還緊緊咬著嘴唇不肯放開。

見他這副模樣,金南俊都要著急死了,他安慰的親親j-hope的嘴巴,拉著他到水槽邊,要他趕緊沖一沖。


聽話的打開水龍頭,j-hope不斷把水潑到自己的嘴巴上,好不容易緩過來,嘴巴都紅了一圈,看的旁邊的金南俊好氣又好笑。

J-hope傻笑的轉頭,不過卻是伸手一撈,把自己的臉埋進金南俊懷裡,撒嬌的說:「早安,恩⋯⋯RM?」


本該是溫存的早晨,他們之間卻因為這個稱呼而有了隔閡。


在此時聽見自己的暱稱讓金南俊感到不自在,好像戴著面具一樣,這原本是一種保護自己的舉動,但是他不想對這個男人有戒備,所以他不假思索的說:「南俊,我的本名叫金南俊。」

似乎是對於他的坦白感到驚訝,j-hope抬起頭,站直了身體,但隨即又露出他漂亮的笑臉,將自己的額頭靠上了上來,牽著金南俊的手,和他靜靜的站了好一會。


「早安,早安南俊。重新跟你自我介紹,我叫鄭號錫。」男人側頭親吻金南俊柔軟豐厚的嘴唇,然後笑著說:「很高興認識你。」

金南俊笑彎了眼睛,覺得這一刻未免太過美好,柔軟的讓人貪戀,而眼前的男人就是這裡最令人心動的存在,溫柔又堅強,美麗又脆弱。

一切的一切都人心醉。

 

「很高興認識你。」

⋯⋯號錫。


你的名字就在我嘴裡化開,但我叫不出口,這感覺太過熟悉,好像我曾經千百次的呼喊你,好像你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裡,可我並沒有印象。

你是誰?

是初次見面嗎?還是好久不見?


金南俊緊緊抱著鄭號錫,將下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所以他疑惑的表情並沒有被注意到。


评论(1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