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20)

由於我今天當了膽小鬼不讓醫生拔牙,於是我按照約定來更文了。

本能違抗終於邁入2開頭的數字,因此這篇大概要開始收尾了,所以我最近一直很困擾,更文時間也拖得很長。

提醒大家要看要清楚這篇是糖南啊。

話說最近現實糖南發糖發到蛀牙呢。

※ABO設定,不喜歡記得自己繞開

※糖南※南俊受

------------------------------------------------------------


『南俊啊,改變也許是好的,你要相信這一點。』

方時赫對他最後的提醒就像蚊子那樣嗡嗡在金南俊耳邊,揮之不去。

他思考混亂的讓他頭疼,想回到工作室裡休息一下,卻在壓下把手的那一刻愣住了。


裡頭有alpha。

金南俊抽了抽鼻子,他知道那並不是閔玧其,這味道甜的要命,跟他哥辛辣的威士忌完全沾不上邊,除了朴智旻的奶香以外,他們隊裡也只有田柾國是這麼膩人的香草味了。

跟個omega一樣甜,長的又漂亮,卻偏偏是個比誰都強壯的alpha。


他不是忌妒,他只是有點被搞混了。

 

金南俊深吸了一口氣,開門後隨即露出自然又訝異的表情,看著坐在他椅子上轉啊轉的弟弟,問:「柾國?怎麼在這裡?」

只見弟弟一看他進來,原本因為無聊而無精打采的臉色瞬間亮了起來,他一雙圓滾滾像兔子的大眼裡頓時閃著開心的光芒。


田柾國從來都學不會掩飾自己的情緒。

現在連信息素都控制不了。


金南俊想奪門而出。


他們忙內的信息素跟撒歡似的在金南俊裸露出的皮膚上打轉,滿溢而出佈滿著整個空間,而金南俊嗜甜,所以應該要對田柾國的味道沒有什麼抵抗力才對,但是他沒有,除了腿軟以外,他幾乎沒有一絲心動。


因為即便他已經打了抑制劑,閔玧其暫時標記他仍是事實,記號依舊清晰的印在他的脖子上,這代表金南俊是有alpha的人。

有了歸屬的omega 通常會比往常更加激烈的反抗其他想靠近的alpha,這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本能,畢竟在從前社會還沒那麼文明及開化的時代裡,omega隨時有被陌生alpha攻擊的危險。

而重複標記很可能會要了一個omega的性命。


不,不會的。金南俊告訴自己,眼前的人是他親愛的弟弟,是尊敬他、喜愛他的那個田柾國。

即便田柾國是一個alpha,他也絕對不會傷害自己的。

就跟閔玧其一樣,他們都不會傷害自己分毫。



「哥!」他的弟弟聲音清透的喊了他一聲,笑起來的樣子就像陽光下最美的那朵花。

田柾國只用一個微笑就融化了金南俊不該輕易拋下的戒心,讓他扔去那一切該死的第二性徵,張開雙手接過弟弟朝他撲過來的身體。


還是個孩子啊。

抱著懷中結實的身軀,金南俊不禁為自己的想法笑彎了眼睛,雙手在他弟弟背後輕拍著,像是一種嘉許鼓勵的動作,讓田柾國開心的把臉埋進他哥的頸窩一陣亂蹭,像隻撒嬌的小狗。

但他並沒有注意到哥哥突然僵硬的身體以及屏住呼吸的舉動。

還好他沒有,這才讓金南俊有機會不著痕跡的推開弟弟卻不會被發現異樣。

 

太近了,這個alpha的嘴離他的腺體只有一個轉頭的距離。

金南俊一瞬間整個背脊都涼透了。

 

「哥、哥今天有點忙呢柾國。」他向後退了一步,分開他們倆的擁抱,假裝很忙的轉頭在桌上翻找著不存在的物品,臉上擠出的冷淡表情過於不自然。

田柾國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哥的背影,一種被拒絕的感覺讓他皺起了眉頭,田柾國不相信那是金南俊的刻意逃開,只當是自己的錯覺。

為了證明自己的想法沒有錯,田柾國再次從後面貼了上去,雙手緊攬住他哥的腰,將自己的胸膛壓在金南俊的背上,因為兩個人正好的些微身高差,田柾國的鼻息正不偏不倚的吐在了金南俊的側頸。


「是嗎?南俊哥在找什麼?」


而他這樣無預警的動作讓omega嚇的身體一縮,整個人向前直接撞上了桌子,痛的金南俊整個人抱著肚子蹲在地板上,原本桌面上裝著咖啡的玻璃杯還因此落至地面,玻璃碎了一地。

田柾國的手還半舉在空中,而他的雙眼正不知所措的晃動著。


「哥?」年輕的alpha弱弱的喊了一聲,他看著金南俊蹲在地上痛苦的模樣緊張極了,轉頭又見那一堆玻璃渣離他哥近的很,田柾過便又向前走了一步想要伸手把他哥從地板上拉起來,卻沒想到這個動作會讓金南俊本能的躲開,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向一邊倒去。


「啊!」田柾國驚慌地喊了一聲,他幾乎從地上彈起來,不顧一切的抓住哥哥還好著的那隻手臂將人拉起來。

反觀金南俊則因為失去平衡便反射性的用右手往地板一撐,大大小小的玻璃碎屑立刻扎了他一整手,他咬緊下唇,已經痛的連聲音都叫不出來了。


田柾國把人拉起來以後本來應該要帶著金南俊馬上出門去找人處理傷口,但他卻愣在了原地,動也不動的緊盯著金南俊還在流血的那隻手看,整個人像是定格了一樣,看的金南俊也跟著噤了聲,連呼痛都不敢。

「那是什麼?」田柾國撐大了雙眼,但卻是有些無神的模樣。

金南俊見弟弟態度轉變的過於突然,他頓時明白了發生什麼事。


「什麼什麼?我的手受傷了,柾國,快去找玧其哥過來,他能幫我處理這個的。」金南俊立刻伸手推開了弟弟想貼上來的身體,儘管還有一隻手在流著血,但是他寧可忍著疼痛也不願意在這時候露餡。

即便真相已經無處可躲。


田柾國茫然地望著他一直都那麼尊敬的小哥哥,糊塗的點著頭,腳步卻堅定地不肯從金南俊身邊退開。

「快去!」他忍不住拉高了聲音,這才讓弟弟驚嚇般的醒神,轉頭跑出了他的工作室。

 

看著弟弟慌張的背影跑遠,金南俊咬牙硬撐著向前去關了田柾國沒有帶上的那扇門,再一次的、將自己關了起來,他試圖用這樣的方式來保護自己,遠離那些他不願意面對的『危險』。


金南俊用完好的那隻手緊捏住他右手的手腕,但那些鮮紅的液體卻沒有要稍停的意思,依舊爭先恐後的自他的掌心溢出,髒了整個地板。

「整片地毯都要換過了呢,可惜了,我很喜歡的說。」他嘲諷的開著沒人回應的玩笑,拖著無力的身體坐回椅子上,而那上面還沾著田柾國未散開的香草味,這讓金南俊的頭比傷口更痛了。

 

「快來吧。」他低聲喃喃,「拜託、我好需要你……」

我現在就想要見到你。


 

「南俊!」閔玧其帶著田柾國急忙衝進了金南俊的工作室,一開門便焦急地喊著他的名字。

但迎接他只是地板上斑駁的血跡以及虛弱倒在椅子裡的弟弟,還有滿屋子威士忌的味道。

……混著甜膩的葡萄味。


「哥。」金南俊虛弱地朝他們看去,明明眼裡被疼痛造成的生理淚水糊了一片,根本誰也看不清楚,可他的雙眼仍然固執地定在閔玧其的身上不肯移開。

閔玧其僅僅是愣住了一秒鐘便轉身將田柾國推出了門外,並且將門狠狠地在他們忙內面前甩上,還吼了一聲:「待在外面不准進來!」


田柾國剛剛一路跑去找閔玧其又跟著他跑來,現在還喘的不得了,大腦呈現缺氧狀態,但是──

他將手貼在冰冷的門板上沒有貿然推開,只不過裡頭的味道卻讓他心神不寧,他的心跳過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跑的太急了。

 

而後沒過多久他便聽見閔玧其吼著要他開門,在將門把旋開的同時,田柾國的肩膀被狠狠撞了一下,轉頭只看見那哥好像感覺不到重量一般抱著受傷的金南俊狂奔。

田柾國沒有追上去,他只是默默轉身進了辦公室,在金南俊混亂一片的桌上拿起了他帶來的幾張紙,然而那上面已經被打翻的咖啡汙染,上面寫好的那些歌詞也全部糊掉了。

他低頭看著手上濕軟的紙張眨眼,並不為這些感到可惜,。


……我也可以那麼做的,只要你願意的話,我甚至不需要將他找來。

田柾國想的是這個。


他長大了,真的,他其實懂得很多。

而這之中也包含了愛情以及退讓。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