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性轉】我想見你

閔玧智X金阿米

性轉注意!性轉!性轉!

牙太痛了,但是今天又看到金南俊的新聞覺得心疼,鼻子那手術我爸也做過啊。

女孩子怎麼會這麼可愛呢,什麼形容詞都可以用呢。

※性轉注意。

※糖南※南俊受

------------------------------------------------------


──今天出來逛街不?

『呃恩、今天啊……』


──幹嘛?你學校沒放假嗎?

『放是放了,可是、』


──不想陪我逛街?

『不是啦姊姊!我當然想陪玧智姊姊逛街!』


──那就出來。立刻。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給我下來,我人就在你家樓下。

──我快冷死了。

『!!』

『姊姊我錯了,我馬上下去你別生氣!』

手指一邊在鍵盤上飛快傳著訊息,女孩慌亂地衝出房間往樓下跑去,因為沒在注意前面還狠狠撞進了弟弟的胸口,讓弟弟拿在手裡的杯子差點掉下來。


「啊!姊你幹嘛啦!很痛欸!」少年用手掌摀住女孩的額頭一把將她往後推了一些,接著又扶正臉上歪了一邊的眼鏡。

「滾啦!」金阿米沒好氣地插著腰,一邊著急的想要繞過弟弟。

但少年明顯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橫出一隻手阻斷了女孩的去路,一臉壞笑的說:「姊跟我道歉的話我就讓你過去喔~」


金阿米翻了一個白眼,接著狠狠往她弟的腳上一踩,立刻清空了眼前的道路。

「哼!」她得意地撥了一下自己及肩的頭髮,看都不看旁邊抱著腳罵人的弟弟一眼。


金阿米再次在家裡小跑步了起來,女孩經過在客廳喝茶的媽媽時只丟了一句「我要出門了」,沒有多做解釋,接著在媽媽大聲地提醒「要穿外套啊!」之後折返回來撈過椅子上的大外套以及旁邊的圍巾。

當然她還不忘要戴上口罩。


「慢死了。」


一跑出門金阿米便聽見再熟悉不過的嗓音在抱怨著她,轉頭她立即朝聲音的方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甜甜地喊了聲:「玧智姊姊~」

「哼。」名字的主人原本手插口袋的靠在牆邊,卻在女孩走近之後朝她敞開了雙手,儼然是在要求擁抱的樣子。

金阿米明白地向前撞進了閔玧智的懷裡,還彎腰把臉埋進姐姐的頸窩裡咯咯笑個不停。


彎起平時不會有笑容的嘴角,閔玧智將女孩並不算纖細的身軀緊緊攬著,任由金阿米在她耳邊輕笑個沒完,也不知道在高興什麼。

其實也不是不知道。

畢竟她們兩個有好一陣子沒碰面了。



「我好想姊姊呢。」


兩個女孩走在路上,明明是很寬闊的街道卻硬是要擠在一起走路,但她們兩個明顯都不是很在意她們肩膀的碰撞。

「很想我的話。」閔玧智突然停下了腳步,她轉頭看著一臉慌亂的金阿米,語氣不急不緩的問道:「為什麼一開始不想跟我出來呢?」

「姊姊……」

閔玧智沒再說什麼,只是牽起金阿米無處安放的手,抓進了自己的外套口袋裡,接著繼續走了起來,漫無目的。


「我還以為……你是要跟我分手呢。」在走了很長一段路以後閔玧智才開口,而她這一句話讓金阿米被嚇得眼淚都沾溼眼角了。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金阿米的聲音都染上了焦急的哭腔,她緊緊握著閔玧智還牽著她的那隻手,顫抖的說:「我怎麼可能、嗚,怎麼可能會想跟姊姊分手。」

「是嗎。」閔玧智淡淡地回答,她冷漠的表情和反應都讓金阿米越來越慌張,但閔玧智一路上都不再開口,即便是最疼愛的妹妹呼喚了她也不回應,只有兩人還牽在一塊的手緊緊的沒有放開。


最後她把金阿米送回了她的家門前,本來說了句再見就想掉頭離開,但那個妹妹卻緊抓著她的衣角不放,一雙好看的眼睛都紅一圈去了。

她低頭哭著說:「姊姊我錯了……你不要這樣……」

閔玧智輕輕捧起金阿米的臉,伸手想要拉下她戴了一天的口罩,卻被稍稍向後躲開,閔玧智瞇起眼睛,施加了手上的力道,最終還是把妹妹的口罩給拉下來了。


雖然早有心裡準備,然而金阿米鼻子上顯眼的繃帶還是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看著妹妹明顯因為這個而變得畏縮自卑的表情,不快的撇撇嘴。

「你啊,以為不跟我說我就不會知道嗎?一個人瞞著我偷偷跑去開刀,你知道我聽見這個的時候有多生氣嗎?開刀還不好好養傷,傳一堆照片給我,想騙我你玩得很開心。」

金阿米難過地低下頭,她眼裡還沒落下的淚水一閃一閃的,讓閔玧智忍不住伸手幫她拭去。


「不准有下次了知道嗎,你要是再瞞著我做這些事……我們就分開吧,聽見沒有?」

「……聽見了,姊姊。」她一邊哽咽一邊回答。


閔玧智嘆了一口氣,捏著金阿米的下巴讓她把臉抬起來,小心地避開她鼻子上的傷口,安慰的親了親她被凍紅的臉頰與粉嫩的嘴唇。


「進去吧,外面太冷了,晚上姊姊再打電話給你,敢不接你就死定了。」

金阿米點點頭,但手還是沒放開閔玧智的衣角。

「怎麼了?」

「姊姊你、你不要生氣了,我都已經好了,手術很成功的。」金阿米向前了一步更加貼近閔玧智,幾乎是把臉湊到她姊姊面前了。


閔玧智挑眉,看妹妹仍舊不安的模樣壞笑了一下,她的模樣讓金阿米突然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那你親姊姊一下。」閔玧智指著自己的臉頰,「姊姊就不生氣了。」

金阿米聽了之後便乖乖的把嘴嘟起來,但臉頰還沒親上,倒是閔玧智故意壓著妹妹的後腦勺就吻上去了。

瞪大眼睛,金阿米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要生氣。


「啊~玧智姊姊!」她摀著嘴害羞的大喊。

「怎麼?想姊姊再親你一下嗎?」閔玧智捏了捏妹妹的臉頰。

而金阿米給她的回應是大力關門的碰撞聲。


「哼。」閔玧智抬頭看著二樓的窗戶,直到那裏面的燈亮了起來才插著口袋轉身離開。



傻女孩,我怎麼捨得生你的氣。

我是在氣我自己,在你需要我的時候卻不在你的身邊。



评论(1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