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21)

提早一天發,明天太多事了感覺就沒時間。

越寫我的心就越糾結,可惡我好想完結_(:3/ㄥ)_

大家要愛護十惡不赦的閔爺。

※ABO設定,不喜歡要繞開

※糖南※南俊受

------------------------------------------------------------


閔玧其覺得他的血壓現在可能有一點過高了,也許心跳也是。


當田柾國衣服上帶著血跡來找他的時候他就感覺不對,況且他還聞到了那血液裡的味道。

即便只有一點點,他也在田柾國的香草味裡嗅出了葡萄甜膩的信息素。

當下他甚至沒等弟弟跟他說明情況就往外衝了出去,而田柾國也自動的跟上了他的腳步,並且刻意保持了大約兩步的距離跟在他身後,沒有超越他。


精明的小子。


但是閔玧其沒那個心思再去多想這點,然而就算他對於金南俊的情況再怎麼焦急,就算田柾國身上帶著可疑的血跡,閔玧其也沒有將事情的責任往弟弟身上歸咎。

哪怕一秒也沒有。

他知道田柾國不會、也絕不可能傷害金南俊。


閔玧其真沒想到血液裡的信息素濃度會高到連抑制劑也壓不下來,在這種情況下他真的不希望弟弟跟過來,但是他怕金南俊的狀況會糟到他一個人應付不了。

也許味道只沾一些在血液上,並不會影響人。閔玧其抱著僥倖的心態這麼想。


但是當他一將門推開,鋪天蓋地的信息素幾乎都要能麻痺他的感官了,這裡頭滿滿的都是他和金南俊的味道。

只要暫時標記沒有消去,金南俊的身上就會帶著他的味道。

血液裡的兩種味道正彰顯著他們兩個的連結。


看來是瞞不住了。閔玧其忍不住嘆息。


當下他立刻轉身把田柾國推出門外,他不能想像自己必須在保護金南俊的同時還要傷害自己那麼親的弟弟,只能祈禱這扇甚至不能上鎖的門能夠多少阻隔這些從血液中散出的信息素。

或者希望田柾國能夠好好控制他該死的本能和衝動,不要像他控制信息素的能力那樣糟糕。

閔玧其是真的很絕望。



關了門以後他馬上衝到金南俊的身邊,他一把抓起omega的手查看他的傷勢,而金南俊的手掌幾乎被鮮血凝固的血塊覆蓋,光是看就已經能想像到這會有多疼了。

「南俊、南俊你忍一忍,哥馬上帶你去醫院。」閔玧其捧住金南俊的臉,看弟弟臉色蒼白的虛弱模樣幾乎要不能呼吸,雖然如此,他的手卻一刻沒停的撈過金南俊準備在工作室裡的急救箱,拿出裡頭的紗布和食鹽水,拉過弟弟受傷的那隻手舉著,用肉眼確認上頭沒有殘留的玻璃塊後便一股腦地將食鹽水全往那上面倒。


「哼。」金南俊忍痛悶哼,咬著他已經受傷的嘴唇堅強的沒有哀號。

因為他知道田柾國人還站在外頭,他不想讓他的弟弟更擔心或者更難過自責了。

閔玧其看他這個樣子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很快地用紗布一層又一層的纏上金南俊的傷口,為了止血也為了阻絕血液中的信息素味道散開,他最後幾乎是用掉了一整捲的紗布,讓弟弟的手看上去糟糕的不得了。


「忍著點,你會沒事的。」閔玧其說著不知道是在安慰金南俊還是在安慰自己的話,臉上因為緊張都冒汗了。

他才剛說完就一把將他的omega從椅子上抱了起來,但大概是他的動作太大了,導致金南俊痛的抽了口氣。


「抱歉。」閔玧其說。

金南俊的虛弱讓他忍不住自責,自己到底是個多麼失職的alpha。

面對alpha的道歉,金南俊只是輕輕地搖頭,隨後放鬆的靠在他哥的肩膀上,有些吃力地解釋:「哥,這不是你的錯……也不是柾國的錯。」

閔玧其沒有追問,只是低頭親吻金南俊被冷汗沾濕的額頭,然後輕輕應了一聲:「我知道。」


他抱著omega往門邊跑,但沒有多餘的手能夠去操控門把,於是他吼了他們忙內一聲,讓他幫忙。

而門不過剛被拉開了一絲縫隙,閔玧其便粗魯的用肩膀去擠開不夠的空間,雖然金南俊的傷口沒有想像中那麼大,血也已經開始凝固,但弟弟過於異常的虛弱讓閔玧其緊張的不行,明明不是那麼嚴重的傷害,但金南俊的狀態卻彷彿快要昏倒了一樣。


衝出去的時候閔玧其甚至完全將田柾國的存在拋在腦後,他只管要往前跑,就連金南俊沉甸甸的重量都沒讓他感到負擔,因為真正壓在他心頭上的遠比這些來的沉重。

閔玧其不知道他究竟要跑到哪裡去,他想帶金南俊去醫院,但是他不能擅自開車,他也不能就這樣找哪個公司員工甚至經紀人求救,因為那會讓金南俊的身分曝光。

他不能冒險,他怕這樣會讓金南俊整個人都因此崩潰,他怕他們兩個的感情就這樣連握緊雙手都留不下來。


閔玧其總是想著要為金南俊付出一些什麼,也許是他的一切也說不定。

然而他卻從來都不擁有什麼。

 

每當他向金南俊伸出手來想要給他支持,卻發現自己動也動不了,只能呆站在原地看著弟弟的背影,一次又一次的,在隊長這個沉重又煎熬的職位裡跌倒,磨破了膝蓋、擦傷了手肘,然後自己想辦法站起來,即便總是傷痕累累。

閔玧其從沒看見金南俊向任何人說過要放棄或者抱怨這些避免不了的傷害,所以自己總是沒有機會去安慰他。


相反的,幾乎每次都是金南俊回過頭來牽起他的手,用力的拉閔玧其一把,給站在原地動彈不得的他再次向前的機會,但是他沒辦法和金南俊並肩而行,不論再怎麼想都不行,他的弟弟不會讓他這麼做的。

金南俊的身邊沒有人,他沒有讓任何人站到他身邊,因為他不願意分出一些自己的痛苦和脆弱讓他人承擔,他不想和別人分享那些不夠溫暖、甚至可能是冰冷的自己。


然而明明就是那麼堅強倔強的金南俊,卻在這兩天裡哭泣了無數次,全都是為了閔玧其。

──閔玧其可能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吧。

 


而十惡不赦的那個罪人,他現在懷裡正抱著那個拉著他的手向前無數次的金南俊,那個從不示弱的金南俊,那個他認識了七年、喜歡了七年,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金南俊。

閔玧其知道自己從來都不擁有些什麼,他就只有金南俊而以。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但是那已經足夠了。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