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率燦】選擇題

燦尼生日快樂。

寫篇率燦為我喜歡的冷cp添香火。

率燦真的好好吃好治癒嗚嗚嗚,大家怎麼就不懂嗚嗚嗚

※率燦

-------------------------------------------------------------


我的世界太安靜了,安靜的讓人瘋狂。

只有在鏡頭前說話的時候,還有在舞蹈沒有停下之前,我的世界才會因為被音樂填滿而喧囂。

你們不知道的、我的孤獨。



李燦癱倒在練習室的地板上,他今天又一個人留到了最後。

已經好一陣子了,他都靜不下來。

他不想。


平常權順榮還會陪著他留下,但是回歸了,誰不是累到闔上眼睛就能睡著。

每個哥哥都沒有多餘的心力去勸他對自己溫柔一點,他們的擔心在疲憊之下被掩蓋,最後李燦的世界裡只剩下他自己過快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鼓譟著他的耳膜。


然而等到休息過後又將是寂靜。


李燦不顧身體的狀況很快的站起來,搖搖晃晃的差點就要因為腿軟而跌倒,好在他趕緊伸手撐在柱子上穩住自己。

等到貧血的症狀好一些之後,李燦才甩甩頭恢復了精神,他往前走向電腦的位置,打算再練習一會兒。

沒辦法,他真的沒辦法停下來。

 

「饒了你自己吧。」

崔韓率的聲音打斷了李燦的動作。

李燦嚇了一跳,一轉頭才看見靠在門口不知道到站了多久的那個哥哥。

「韓、韓率哥,你怎麼還沒走?」他結結巴巴的問著,臉上心虛的表情就像剛剛做了壞事被逮個正著。

「因為你還不打算走。」崔韓率不以為意的說著,他邊說邊走近,在李燦瞪圓眼睛卻不知道要怎麼反抗的情況下逼近。


「我在等你。」他最終站到了弟弟面前,在弟弟慌張的眼神中牽起了他無處安放的手,緊緊握住。


崔韓率的五官很深,尤其是那雙眼睛,漂亮的不像話,沒有笑意時更是如此,認真的讓人無法招架。

面對這樣的哥哥,李燦是真的笑不出來了。

他甩開崔韓率的手一連後退了幾步,直到背部靠上了冰冷的牆面,再也無路可逃為止。


「你為什麼要避開我?」崔韓率問著,他的手就著麼空落落的懸在那裡,無辜的表情就像在宣告李燦的罪行。

「那是因為哥靠的太近了……」李燦把整個身體都貼到了牆上,儘管知道這會讓崔韓率覺得受傷,他還是不肯再靠近那個哥哥哪怕一步。

「不只是現在。」崔韓率皺起眉頭,嘴角牽強的彎起一抹苦笑,他說:「好幾天了……討厭我嗎?」


不。李燦慌張地想要反駁,聲音卻梗在喉嚨裡發不出聲音。


「為什麼?因為我說了喜歡你嗎?」說著崔韓率轉過身背對李燦,雙手垂在身旁卻是握緊了拳頭,他幾乎控制不住自己聲音裡的顫抖,像是在自言自語的說:「果然不行吧……都是男孩子的關係……」

他們兩個人之間尷尬的距離最終在崔韓率選擇離開時被打破,他頭也不回的叮嚀:「別留太晚了,你的身體會受不了。」


像個哥哥那樣。


 

崔韓率的告白是在回歸的前一天,那天李燦一樣一個人留到了最後,儘管權順榮已經勸了他好幾次,他還是不肯在身體到達極限之前停下,他說他沒關係的,他還不累。

實際上他的體力早就快不行了,但他不想說實話,因為再讓自己更累一些的話,回到宿舍肯定立刻就能睡著了。

這樣那些空間裡的沉默才不會困擾他。


就在權順榮離開不久之後,崔韓率來練習室找他了,時間剛好的像是刻意在等待一樣,但是那時候的李燦沒有多想,他還以為崔韓率也是來勸他回去休息的,正準備要打發哥哥的關愛時,崔韓率卻出人意料地和他說了喜歡。

「喜歡什麼?」李燦迷糊的問,那時候他有些恍神,還以為是自己注意力不集中因此聽錯了也說不定。


但崔韓率的回答直接敲碎了李燦所有的不確定,他說:「你。」

「我喜歡你。」像是怕李燦沒聽清楚,崔韓率直直的望進弟弟的雙眼裡,低聲再告白了一次。


他很認真啊。李燦不合時宜的想。

接著他就在崔韓率慌張,而他自己的大腦完全是一片空白的狀態下,從練習室裡逃走了。

然後就像這哥哥說的那樣,一直躲著他,直到今天。

 

其實李燦真的不是故意要這樣做的,他只是有點不知所措,但不管是誰都會這樣的吧,喜歡的人突然跟你告白的話,都會被嚇到吧。


李燦對崔韓率的喜歡已經很久了,但並沒有那麼明確的感覺,也許是他自己刻意在逃避也說不定,反正他從沒想過要告白,也完全沒想到會有可能和崔韓率在一起,甚至被他告白。

他只是安於現狀的假裝沒有這回事,試圖用疲憊和音樂來蓋過在寂靜中會出現的、崔韓率的身影。

李燦很孤獨,那是他的選擇。

因為只有這樣做才能夠讓自己和崔韓率離的遠一些,才能在他的世界安靜下來時,不要那麼常想起崔韓率。


對於哥哥和弟弟的關係來說,愛情太奇怪了。這是李燦的認知,因此他選擇放棄後者。

可崔韓率那天的舉動完全撕碎了李燦一直以來營造出的假象,讓他清楚地意識到那種感情就是愛,而現在他完全有機會得到。


但也即將要失去了。

 

李燦不明白愛情,甚至有些抗拒,他其實不在意自己有沒有和崔韓率在一起,但是沒有得到和失去完全是兩回事。

他可以假裝自己不喜歡崔韓率,沒關係,因為那只有他一個人會覺得痛苦,可是他不能失去崔韓率,他就是不能。


所以這次在兩種關係之中,李燦毫不猶豫選擇了愛情。

他趕在崔韓率離開練習室前跑去抓住了他哥的手,他的心裡充滿了許多不確定,不確定來不來的及,不確定這樣子的衝動可不可以,他甚至不能確定他們的未來。

但愛情是確定的,對他們兩個來說都是。



李燦慌張地抓著崔韓率的手不讓他離開,他有點膽怯的說:「哥你別生氣。」

「我沒有生氣。」崔韓率緊繃的回答,他回過頭盯著突然改變態度的弟弟,看李燦緊張的模樣,他反握住弟弟抓著他的手,放軟了自己的聲音說:「……現在不氣了。」


李燦鬆了一口氣,他晃了晃他和崔韓率正牽在一起的手,有些討好的拉著崔韓率和他一起坐到了地板上,接著在他哥幾乎能吃人的視線下紅著臉,不好意思的小聲說著:「我剛剛想清楚了,我好像、我好像也喜歡韓率哥。」

崔韓率愣了一下,接著立刻反應過來,伸手一撈就將李燦抱進了懷裡,一雙深邃漂亮的雙眼頓時笑成了一彎好看的弧度。


「⋯⋯真好,這樣我就能吻你了。」說著他便溫柔地捧起弟弟的臉,在李燦驚慌的反應中,低頭吻上了他微啟的雙唇,感受兩個人貼近的溫度和同樣過快的心跳。


崔韓率稍微分開了兩個人的嘴,他看著李燦染上粉紅的臉,雙眼盈滿笑意,輕輕的說:「你絕對不知道我想這樣做多久了。」

 


突然間,李燦的世界不再只有逼瘋人的寂靜而已,因為裡頭充滿了崔韓率好聽的聲音。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