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5)

最近94甜的幾乎能哭死我,現在連BT21裡都能放閃。

有趣的是,因為我是注音拼音,94在我鍵盤上打出來就是「愛」呢,是不是很可愛?

在這邊謝謝大家陸續給我的生日祝福,我真的過的很好,希望你們也很好。

※錫南,94line※南俊受

------------------------------------------------------


迷迷糊糊又睡了過去,等金南俊再張開眼睛的時候室內已經是一片漆黑,他猜不準現在的時間,只是以他現在飢餓的程度來看,大概是又睡過去半天了。

感覺到自己腰上橫著一隻手,金南俊突然有點彆扭,倒不是壓的他不舒服,也知道躺在他身邊的還是那個男人,只不過他不習慣這樣。


不習慣和另一個人的關係這麼親密,不習慣自己睡的這麼安穩。


金南俊小心的想要移開鄭號錫的手臂,不過手才碰上而已,他身邊的那個人立刻就摟緊了他的腰,還把他給拉進懷裡。

「醒了?」鄭號錫因為剛睡醒,聲音聽起來沙啞低沉,搔刮著金南俊的耳膜,讓他不自覺的縮了一下肩膀。

「嗯。」他輕聲回應,身體不自然的有些僵硬,但那個男人彷彿刻意忽略了這一點,依舊將他抱的滿懷,還低頭親了親金南俊的額頭,用溫柔包裹著他。


金南俊覺得自己越來越無法脫身,今天一早的時候沒有直接離開這裡就是錯的,不、昨天晚上答應來到他家而不是去旅館的時候就大錯特錯,但是這個男人實在太好,對他來說簡直完美過頭,讓金南俊不自覺地對他撒嬌,甚至開始依賴他的擁抱。


鄭號錫的手掌在金南俊的腰窩處揉捏,嘴唇有一下沒一下的親吻著金南俊的頭髮,讓金南俊漸漸放鬆了下來,一覺醒來,甚至連後面那個難以啟齒的地方都不那麼疼痛了。

這人是不是會點魔法什麼的?

金南俊不著邊際的想著,還被自己的天馬行空給逗樂了,微微揚起了嘴角,然後把臉深深埋進那個男人的頸窩,在他漂亮精緻的鎖骨輕輕啃咬。


鄭號錫燦爛的笑開了嘴,他享受著這一刻的溫存,格外珍惜金南俊此時對他的親密,鄭號錫非常慶幸金南俊看不到他現在的表情,否則這滿臉的貪戀將無處可藏。

他可不想把人給嚇跑。


稍微施力把懷裡的人抱得更緊,鄭號錫溫柔地問著:「餓嗎?」

金南俊點頭,因為臉正埋在男人脖子而模糊不清的回答:「餓……很餓。」


從胸腔發出悶悶的笑聲,鄭號錫的視線對上了剛好抬頭的金南俊,他便捧著金南俊的臉龐將臉湊近,在那人自然地閉上眼睛等待親吻時,壞心的遲遲不肯吻上去,時間久到金南俊疑惑地把眼睛睜了開來,就是看準這時機,鄭號錫就這樣盯著那人晃動的厲害的雙瞳將嘴唇貼了上去,只是那樣靜靜待著,嘴貼嘴。


金南俊緊張的連眼睛都忘了眨,最後還是在鄭號錫太過炙熱的注視下慌亂的移開了視線,狼狽不堪。

伸手推了推男人的胸膛,金南俊在兩人緊貼的身體終於分開時才喘了口氣,冷靜自己過熱以至於無法思考的腦袋。


這算什麼?


鄭號錫的親吻和擁抱是金南俊平時不會去觸碰的親密,然而現在那個男人卻一次又一次的進犯金南俊固守的防線,用嘴唇和體溫瓦解金南俊曾經化不開的冰冷和固執,現在他趴在鄭號錫的胸口上,內心已經被融化成春天,他所有的防備和軍隊全都潰不成軍。


「……俊,你在想什麼?」鄭號錫捏起了金南俊的下巴,再次把臉湊近。

然而金南俊只是一臉還未回過神的茫然,他看著男人好看的臉,突然順從的仰頭迎上了鄭號錫的雙唇,他伸手摟住男人的脖子,壓著那人的後腦勺讓兩人能夠貼的更進一些。

金南俊伸出舌頭輕舔過了鄭號錫的唇瓣,等到男人反應過來把嘴張開時,他便深深吻進了鄭號錫的嘴裡,舔過他的齒間和舌面,最後讓鄭號錫拿回主導權,溫順的收回了舌頭,笑著被男人重新壓回床面上。

他輕撫鄭號錫的後頸,還以為會得到更加激烈的回應,結果卻出人意料。


鄭號錫撐著身體將金南俊禁錮在身下,但歡愛卻不如金南俊預期的那樣熱烈而來,男人只是粗喘著氣,讓兩人燥熱的身體有時間冷靜下來,然後他才低下頭將吻輕輕落在金南俊的鼻尖,笑起來的樣子看起來既甜蜜又有些無奈。

他似乎是看出了金南俊眼裡的疑問,便開口解釋了:「抱歉啊南俊,我當然想要你……但是我不能不讓你吃東西,再做下去你肯定受不了。」


「比起用那種方式疼愛你的身體,我更願意把你照顧的更健康一些,你需要長胖一點了。」


面對鄭號錫眼中毫不掩飾的關愛,金南俊慌了。

比昨晚第一次用身體接納另一個男人時還要慌張幾百倍。


他無法控制自己粗魯的伸手推開身上的鄭號錫,慌亂的翻身就要下床離開,但是夜晚一片漆黑,讓他看不清楚房間的狀況,視線上的阻礙拖慢了他離開的速度,因此才讓鄭號錫有時間從驚愕之中回過神,一把抓住了金南俊的手腕。

「怎麼了?為什麼──是我做錯什麼了嗎?」鄭號錫同樣也處於驚慌之中,但他所能做的就只有抓牢金南俊,不被他的掙扎給甩開。


然而金南俊無法給他任何理智的回答,他全身都因為恐懼而顫抖,而這情況甚至嚴重到鄭號錫不得不強硬的將他拉回床上,用棉被包住他,再將他抱進懷裡緊緊摟著。

「噓──沒關係的、嘿,我不會傷害你,你不用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也沒關係。」鄭號錫抱著金南俊在床上輕搖,試圖用溫和的言語安撫他突然失控的情緒,「沒事的……真的沒事了,我就在這裡,你別怕……」


「不然這樣吧,我跟你說個特別的故事,我只告訴你一個人。」


當他這麼說的時候,金南俊才稍微將注意力拉回了他的身上,掙扎的也不像剛才那樣激烈,也許是他累了,也許是像他自己胡亂猜想的那樣……鄭號錫的聲音對他來說、有著魔法也說不定。

接著這兩個男人在大半夜裡抱成了一團,其中一個人像是在說故事一樣,嘴巴一張一闔的輕聲在說話,而另一個人則一動不動的盯著那個說故事的男人,專注的像是那個男人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值得令人分心的事物。


金南俊漸漸安靜了下來,鄭號錫卻沒有因此停下他的說述,一個與眾不同的小王子的故事就這麼迴盪在安靜的夜裡,伴隨著偶爾幾聲令心安的輕笑,金南俊最後把頭靠上了鄭號錫的肩膀上,那是一個完全順從並且依賴的姿態。

而這樣脆弱漂亮的金南俊則讓鄭號錫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然後呢?」在男人愣神的那個片刻,金南俊已經開始不耐的催促,「然後那個體弱多病的小王子怎麼了?回去找他的玫瑰了嗎?」

「……恩,雖然他很虛弱,但他還是為了玫瑰離開地球了。」鄭號錫喃喃回答著,臉上的笑容突然不那麼開朗了。

金南俊當然沒看見,他只是皺起眉頭抱怨說:「那跟我從書上讀到的有什麼不一樣?除了這個小王子身體很虛弱以外,一點也不特別。」

鄭號錫搖搖頭,他側頭和金南俊靠在了一起,他說:「還沒呢,我還沒告訴你結局,你怎麼知道這個故事不特別?」

「那你接著說下去啊。」


對於金南俊焦急的請求,鄭號錫卻吊人胃口的拒絕了。

「下次吧,下次我再告訴你結局。」

「下次是什麼時候?」金南俊不滿的嘟囔,已經完全沒有那種慌亂顫抖的模樣。



「下次啊……等你愛上我的時候。」鄭號錫對他微微彎起嘴角笑的好看。

然而這個微笑裡有著太多的意思,能說的、不能說的、想說卻說不出口的,都有。


金南俊立刻噤了聲。


评论(1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