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22)

六萬字了,期許自己在七萬的時候停下,如果我說我已經想好怎麼用很合理又很迅速的方法結束掉這一切,這算不算是驚喜?

順理成章的偶像劇劇情其實很不錯,可是我不太習慣。

一般來說,在良好的秩序中如果出現不安定的未知因子的話,其實通常來說都會被解決或剷除的不是嗎?

※ABO設定,不喜歡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金南俊睜開了眼睛,他看著白色的天花板,無力的笑了。


雖然沒想過手上那樣的傷口可能會威脅生命,但是他也確實昏過去了,最後的印象只剩閔玧其焦急喊著他名字的模樣,然而再睜眼時卻已經到了這裡,消毒水和清冷的空氣,一切都像是電視劇的情節。

要是他轉頭,搞不好會見到男主角也說不定。

愚蠢的、偶像劇情節永遠不變的定律。

 

然而在金南俊的愛情劇本中,所有看似順理成章的情節好像都不會發生。

就像現在,這個偌大的病房裡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另一個不可或缺的主角,沒有他喜歡的那個人,沒有所謂注定的那個誰誰誰。


這裡除了他、誰也不在

 

嗤。

金南俊忍俊不禁,他從一開始低低的悶笑,等到了後來,他大笑不止,誇張的捧腹,直到外面的護士聽見動靜以後進來制止才結束這齣一個人的鬧劇。

護士看見他醒了便出去找醫生,匆忙之中她並沒有注意到金南俊的異常。

誰也沒有。


金南俊是真的覺得很好笑,笑的他都哭了。

「哈哈。」他粗魯的用袖子抹去眼角的水光,嘴裡卻是苦澀的讓他也覺得反胃。



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也沒過多久,有個人跟醫生一起進來了,金南俊還以為是他們哪個經紀人,但方時赫的聲音卻在他耳邊炸開。

長輩和醫生兩個邊走邊激烈的在說一些什麼,這種情況讓金南俊不由得縮起了肩膀,低下頭沒了剛才那種反常的模樣,安靜的像個孩子。


做錯事的乖孩子。


方時赫一看見這樣的金南俊只是無奈,他退到旁邊安靜等著醫生幫他的男孩做一些基本檢查,見金南俊配合的跟個沒有思考的布偶那樣,他垂下了嘴角。


「大致上是已經沒事了,既然醒了明天就可以去辦出院,記住我剛才提醒過的那些就不會有問題,不過我個人的建議當然還是盡快解決,從根本去避免比什麼都安全和保險。」醫生說話時眼睛並非看著方時赫,而是將金南俊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冷靜過頭的視線讓病床上的那個人愣了一下。


他其實不清楚醫生到底在說什麼,但那種視線裡的冷漠和壓迫讓金南俊本能的退縮了。

是個alpha,他雖然什麼也沒聞到。


方時赫明顯感覺到金南俊的不安了,於是他向醫生點頭示意,並禮貌的請所有人都離開病房,等把人都送到了門口,他才拉了一張椅子坐到床邊。


「沒想問些什麼嗎?」方時赫直直看著他的男孩,臉上罕見的沒有笑意。

而金南俊只是猶豫地問著:「……您怎麼在這裡?」

「我怎麼在這?」方時赫搖搖頭,「要是我不在這裡,你就要毀了,你們都是。」


金南俊閉上眼睛。


「為什麼沒告訴我你用了那種東西?孩子,你以為你躺在這裡是為了什麼,手受傷有嚴重到會昏倒的地步嗎?」看床上的人還是不肯把眼睛張開,方時赫氣的差點說不下去。

「你知不知道在那種情況下,你打進身體裡的東西有可能害你、害你——」


「死嗎?」金南俊不慌不忙地接著說,「我知道啊。」



身為早早就被斷定為alpha的閔玧其和同樣一早便分化為beta的金碩珍,他們對於第二性別的認知嚴重不足。

他們的眼光被侷限在自己的框架,活在自我認知中的三個性別裡,僅對於關於自己一類的性徵略懂一二,然而數量和社會地位相對處於弱勢的omega離他們的世界太遙遠了,是他們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去接觸的部分,所以當然,當金南俊分化為omega的時候,他們能夠懂些什麼呢?


但是延遲分化多年的金南俊不一樣,他在這些方面做足了準備,雖然他主要了解的也還是他所期望的alpha和次要的beta,但是在金南俊人生裡已經有過太多次的萬一和沒人想的到的意外,因此這次他謹慎的跨足omega神秘的世界裡。


金南俊摸摸自己的左胸口,被衣服掩蓋住的那道淺色疤痕就是他不得不為所有「不可能」做好準備的理由。


那天的情況就是金南俊分化了,而閔玧其為了要保護他,暫時給了他alpha的標記效力,就是咬破他脖子上的腺體。這都是必須的動作,想讓omega的燥熱被壓制下來,如果不進入生殖腔,至少腺體就該被咬破。


然而問題就是出在這裡,出在他身體裡接納了一部分的閔玧其,即便沒有發生過度的親密,他的大腦依舊接獲了指令,宣告他的「被佔有」。

那代表有兩種截然不同的信息素在他體內竄流,他自己的,閔玧其的。


而稍後金南俊卻在這樣的情況下注射了抑制劑。


本來這是不可能被允許的舉動,在omega已經有了alpha的前提下,打入這種抑制劑無異於在掩蓋自己結合的氣味,是反抗alpha的行為,但是──

但是幫他施打藥劑的不是別人,甚至不是金南俊自己,而是閔玧其。

是剛剛成為他alpha的那個人。


這成為了一個信號,金南俊明明知道,所以他當初才沒有說要自己注射抑制劑,他讓閔玧其動手,這樣他的大腦才會勉強允許這個動作的執行,而不至於造成更大的傷害,因為這是他的alpha「要他這麼做的」。


其實這樣做會有什麼樣的後果金南俊也不知道,他只是曾經從書上得知,若是強行在被標記的omega身上覆蓋另一個alpha的標記,有極大的可能這個omega會因為熬不住痛苦而死亡。


覆蓋標記對於omega來說就是一個不被允許的行為,而施打這種抑制劑無異於覆蓋標記,所以那時候金南俊痛的幾乎都受不了,抑制劑一進入血液立刻就讓他的標記和大腦有了反應,可是閔玧其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只是單純的以為是藥劑的副作用太強,還責怪著金碩珍沒有提前警告。


但是金南俊剛剛就說了,不論是藥劑的持有者金碩珍,還是替他施打的閔玧其,他們都是在最初便分化性徵的人,omega就是和他們毫不相關的另一性別,所以要他們知道「向已經被標記的omega施打抑制劑可能造成死亡」這件事,不是太強人所難了嗎?


金南俊那時候也告訴閔玧其了,他說:『哥別總是向我道歉,你明明一點錯也沒有。』

這是他自己的錯,跟別人一點關係也沒有。

是他自己分化成一個omega,所以閔玧其一點錯也沒有。


但是即便知道施打藥劑危險,金南俊還是願意冒險,他賭上了自己的性命想掩蓋這個無法改變的事實,就是為了要保住他們七個人的未來。


當個omega之所以讓金南俊那麼難以接受,就是因為防彈可能因此受到無法設想的變化,不論是來自外界還是來自公司高層的壓力,甚至有可能是他們自己內部的決裂與不理解,光是他和閔玧其的感情都突然成為問題了。

金南俊將會是造成波動與不安定的未知因子,他的存在從分化的那一刻起,突然變得比以前更加讓人難以接受。



他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夠去愛著自己?雖然嘴巴總說著在努力,也真的已經很努力了,但是現實總在人最接近夢想的時刻將一切撕個粉碎。


评论(1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