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6)

這系列搞不好可以結束的比本能違抗更快哈哈哈。

因為我最近更文更的太勤所以才拖到今天更新連載。

※錫南,94line※南俊受

-----------------------------------------------------------


廚房裡的鄭號錫正在熱湯,他的小公寓裡並沒有挪出地方擺放餐桌,所以他讓金南俊坐在客廳裡等著。

餓著肚子的金南俊則因為這兩天下來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睡覺上了,整個人精神好到根本坐不住,於是他開始在鄭號錫的客廳裡閒晃了起來。


不過說實在的,單身男子一個人的公寓也不大,就是將東西都收拾的很整齊,顏色配置的也很好,讓整個空間感覺上都被放大了。


剛開始金南俊還只是用眼睛隨意的掃過這個客廳,但是由於鄭號錫遲遲沒把食物端出來,又特別囑咐金南俊,要他不准再進廚房搗亂了,雖然金南俊對此有所抗議,表示自己才沒有「搗亂」,但鄭號錫堅持金南俊若是進到廚房他絕對會分心,這樣他們倆都會沒飯吃,於是無聊的金南俊只好自己想辦法征服肚子餓的空虛感。


他一雙因為飢餓而渙散的眼睛左轉右轉的,想在這裡找點什麼有趣的東西轉移注意力,但是樂子沒找到,倒是眼珠子晃太快,搞到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頭暈,於是金南俊閉上了眼睛好一會兒,再張開時,視線就這麼剛好的停在了鄭號錫擺放玩具公仔和其他物品的展示櫃上。


金南俊對這個櫃子還有些印象,現在為了看得仔細一點,他拖著軟綿的身體走到玻璃櫃前面。

「真多呢……」金南俊小心的將手掌貼上玻璃,他發現鄭號錫有不少和他興趣相同的收藏,有可愛的、古怪的……甚至連金南俊想購入而得不到手的某些珍品也有。


但這裡頭真正吸引他的卻是放在中層最顯眼處的那些獎牌與獎盃,金南俊對於鄭號錫是名運動好手這件事一點也不奇怪,令他感到詫異的是鄭號錫對過去回憶的依戀程度,那些放在裡頭的獎牌看上去都是以前的東西,按常理來說,這種獎牌通常會被父母好好收藏在老家裡,然而鄭號錫都已經離家求學了,還特別帶到公寓裡實在很特別。


不過說到獎牌,其實金南俊也曾經很渴望這些閃亮亮的榮譽,每個男孩子都一樣吧,想在運動上找到一絲歸屬,在青春裡用汗水填滿某一塊的空虛。


但是不行,金南俊註定和這些掛在脖子上的榮耀沒有緣分,因為在他左胸口上的那道疤讓他無法和其他人一樣如此激烈的運動,從小到大,每次的運動會賽跑總是沒有他的份,因為老師不能冒著有可能會讓他受傷的風險上場,接力不行,激烈的短跑就更是不可能了。


他每次、每次都只能站在賽道旁邊喊著「加油啊」這種連他自己也覺得無力的話語,所以金南俊真的很努力讀書,試圖用鑲著好看金邊的獎狀來彌補自己永遠無法得到的另一種榮耀。

他是真的很想要一個獎牌啊,他也想體會那種在運動場上被大家簇擁著歡呼的那種感覺,像個英雄和萬人迷,像他曾經想成為的那種人。



有一次,就那麼一次,在剛升上高二新班級的時候,他刻意隱瞞自己的身體狀況沒讓導師和其他同學知道,好不容易有了一個機會可以參加男子接力短跑,金南俊為此高興了好幾晚上,他想跟家裡的人說,卻不得不瞞下這件事,想說等到得名了、拿到獎牌以後再回家炫耀,到時候就算被媽媽責備也沒有關係。


然而金南俊可能是因為自己的隱瞞而被老天爺懲罰了吧,明明拚了命的在練習,也很努力的調整飲食跟作息想讓自己健康不要生病,卻還是在比賽的前一個禮拜受傷了,因為手骨折而註定無法上場比賽,因此班上只好找了另一個體育非常優秀的同學替補他。


他最終沒能參賽。


 

金南俊笑了笑,突然湧上了一堆回憶,他也稱不上是難過,就是覺得心裡頭空落落的,缺了些什麼。

他瞇起眼睛試圖看清楚那些獎牌上寫的是什麼項目,卻突然愣在了原地,連鄭號錫已經端湯出來都沒注意到。


「南俊?」鄭號錫一邊擺碗筷一邊喊著,但當他轉頭看見金南俊站在著他的櫃子前面時他便不再呼喊,鄭號錫只是擦乾了手上的水珠,走到金南俊身後拉起他的手,將他牽回矮桌旁,自己則在他身邊坐下。

「吃飯吧,這次再沒吃成你的胃真的會受不了。」鄭號錫看著金南俊回神後聽話的拿起筷子開始塞飯,他微微彎起嘴角,笑得比任何時候都還要柔軟。


一頓飯下來鄭號錫自己沒吃上幾口,到是一刻沒停的在幫金南俊夾菜舀湯,只要金南俊有想放下碗筷的動作他就會用擔心的語氣說:「再吃一點點吧,我不想你犯胃病。」

逼的金南俊只好硬是多吃了半碗飯又喝了一碗湯,但他本來吃的就已經不算少了。


這是一個要把我餵成豬的節奏吧?金南俊無言地轉頭看著根本沒在吃飯,從剛才到現在就只是一臉滿足的在看自己進食的鄭號錫。

「呵呵。」像是能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鄭號錫笑彎了他那雙好看的眼睛,將臉湊到金南俊面前,還伸手摸了摸金南俊現在微微撐起來的小肚子,他笑著說:「我喜歡你胖一點。」


金南俊的髒話都憋到嘴邊了卻硬是忍著沒罵出來,看在鄭號錫長了這麼一張好看的臉的份上、還有看在他有這麼棒的身材的份上,以及最後看在他跳舞的時候太帥、回家卻那麼會撒嬌的份上,金南俊忍了。


「……神經病。」最後他只是對鄭號錫擠出了一個這麼不痛不癢、像是小學生在罵人時的用詞。

而鄭號錫就像是沒聽到一樣,伸出手自然地用手指捻起了金南俊嘴邊的飯粒,放進自己嘴裡吃掉之後,他笑咪咪的說了句:「我吃飽了。」



金南俊的臉頰頓時像被人上了腮紅那樣鮮豔。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