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23)

大概是我能給出痛感最小也最溫柔的轉折。

我們終於離完結又更進一步了,我肯定比你們還要期待。

歧視無所不在,但願這些有色的眼光不要再有。

※ABO設定,不接受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金南俊說。

而方時赫毫不猶豫的嗤笑著反駁:「才怪。」


「你要是清楚,你的成員們又怎麼會為了你受傷,你甚至連自己傷的多重都不知道。」


金南俊愣了一下,他睜眼看著滿臉倦容的長輩,張嘴卻說不出話。

「告訴你吧,你在醫院躺了三天,直到剛剛才好不容易把你身體裡殘留的抑制劑全部清掉。」方時赫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在金南俊的棉被上,「……那時候玧其來找我求助的時候,你幾乎要失去意識了,不記得了嗎?」


「我把你帶來醫院,讓玧其回去應付其他孩子們,你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嗎?」


金南俊止不住顫抖,他抓緊手裡的被單,他看方時赫抿緊了嘴唇,像是費了不少精神才好不容易有辦法繼續說下去:「他告訴他們,害你變成這樣的人是他,你會受傷……你會這麼痛苦也全都是因為他,他是用自己轉移焦點,讓大家不要對於你的身分有其他疑慮。」

「玧其哥──」

「南俊啊。」方時赫輕拍金南俊的手背,讓他稍微從震驚中回神,「玧其也同樣告訴我,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如果你們真的把一切都看得那麼透徹,怎麼會還沒看清楚自己的心。」


 

那天下來金南俊都沒再說話,讓他吃藥就吃,讓他多休息也不反抗的就上閉眼睛,方時赫也不知道他睡了沒,只是陪在旁邊也不願意插手。


醫生在隔天早上又來巡了金南俊的房間一次,他拿起金南俊床頭的病歷表看了又看,最後在方時赫警戒的視線中,像是什麼感覺也沒有的說:「你們這種omega我看得多了,你有那種動不動就要拋頭露面的職業,又沒有認清自己身分的自覺,抑制劑對你而言根本沒有用,就憑你這樣的『外在』和『內在』條件,想找個願意要你的alpha簡直比登天還難,所以要我說吧,乾脆摘除腺體,省去你自己的麻煩,也不會影響你們隊伍裡其他的alpha。」


接著在金南俊還沒能反應過來前,方時赫已經用他所能保持最冷靜的狀態將那名醫生請出去了。


「南俊,他就是個自大的alpha,你別理他說的那些話。」方時赫正色地說,他看著愣在床上的金南俊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才好,勸導過於虛偽,安慰又顯得太過多餘。

這時候護士很剛好的進來要幫金南俊拆點滴,方時赫只能默默退到一邊收拾東西。


「走吧,還有人在等我。」扭了扭自己有些鈍痛的那隻手,金南俊像是突然來了精神,看起來並無異狀,他反常的主動拉起方時赫的手,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長輩聊天,一邊走向櫃檯去辦理出院。

他正常的不像是個病人,好像那些虛弱都是幻影。


不。

金南俊抽抽鼻子,他什麼都聞不見,但是他沒告訴方時赫。

聞不到也好。


才怪。


 

體內的抑制劑被清乾淨了,閔玧其的牙印也隨之從金南俊的頸窩上淡去,那些齒痕就剩下一抹淡淡的紅色,不仔細去看的話根本不會發現。

金南俊那天堅持不讓方時赫陪著他回宿舍,在大樓底下便和方時赫道別,對於長輩的那些叮嚀他都耐心的一一點頭應好,乖巧的讓人起疑,但又沒有破綻能夠突破。


「你知道自己現在快要恢復未標記狀態了吧?」最後方時赫的車都要開走了卻又不放心的搖下車窗提醒著他的男孩,他說:「你的味道越來越明顯了,你一上去,沒人會聞不出來。」

「……恩,知道。」金南俊慢了半拍才想到要回答,他沒有讓自己的情緒被察覺,很快地便笑了起來,故作輕鬆的回應道:「我能處理,沒事的。」


方時赫皺起眉頭滿臉寫著不放心,他把手伸出窗外就為了握緊金南俊的,他說:「孩子,你等下要面對的是你自己早晚都得解決的問題……你要相信他們,就像我相信你那樣,他們不會想要傷害你的。」

「好。」金南俊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用力的回握住方時赫溫暖的手心,然後鬆開,他看著車子逐漸走遠,一個人又站了好一會兒才轉身走進樓裡。


「好……但是我好害怕。」金南俊喃喃,他將雙手緊握成拳,即將見面的成員們第一次令他感到如此窒息。

我相信他們,我知道他們不會傷害我,但是我怕他們瞧不起我。

那個醫生也說了,不會有人想要我的,我就連做個omega都不讓人喜歡。

閔玧其給的那些也應該要到極限了吧。


 

大概在金南俊將門推開之前,他都還幻想著裡頭或許是吵鬧的,伴隨低吼的謾罵聲。

但實際上宿舍裡安靜地跟什麼似的,倒不是說沒有人在,只不過沒有人真正的想要跟彼此交談,當金南俊進門,才發現所有人都待在客廳裡似乎是在等他,而其中閔玧其甚至立刻站了起來。


六雙眼睛齊齊望向他,眼裡的情緒竟是相同的驚人。

除了關心和擔憂,哪裡還有其他惡劣情緒的容身之地。


「……我回來了。」金南俊說著,他努力不讓聲音流露出一絲不安,但是臉頰上的溫熱卻怎樣也阻止不了,讓那些液體爭先恐後的溢出金南俊的眼眶。

接著離他最近的金碩珍便衝上前將他抱了一個滿懷,身為安全的beta又是大哥,沒有人比他更有資格這麼做,就算是閔玧其也不能剝奪他關心的優先權。

金碩珍緊緊按著金南俊的身體讓他和自己靠在一起,金南俊也不拒絕,只是抓皺了金碩珍背後的衣料,用不大的音量說著:「對不起。」


要道歉的事情太多,金南俊只好暫時將他們化做一個詞,代替不必要的贅述和藉口。

他的聲音裡有多少的顫抖和不安,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這就像是一個開關,讓他的弟弟們一個接一個的跟了上來,不管是alpha還是beta,全都哭著臉抱作一團,他們說了好多話,但是因為同時開口的人太多,讓金南俊根本不知道他們誰說了什麼,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南俊哥被他好好珍藏在心裡。

年紀不小的鄭號錫還是其中哭的最大聲的,身為一個alpha這其實是非常丟臉的行為,但金南俊一點也不嫌棄,他只是無奈地用袖子擦了擦鄭號錫哭花的臉蛋,然後比安慰弟弟們還更費心思的安撫著他顯然受了驚嚇的親故,溫柔的低語著要他安心。


「沒事了hope啊,我沒事。」金南俊的眼淚在金碩珍抱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停止,他想那些液體大概是在宣洩他這幾天以來堆積的思念和壓力,然而當成員們都圍上來的時候,他反倒開始接收其他人的眼淚,珍惜的捧著弟弟們漂亮的臉龐,捏捏他們臉頰上的軟肉,擁抱他總像個孩子,心思卻又那麼細膩的大哥,心疼自己老是一個人獨自堅強,實際上卻那麼敏感的親故。


到了最後,也只有在第一時間就站起來的閔玧其沒有靠過來,那哥哥還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金南俊在眾人擁抱的中心朝那名alpha望了過去,第一次,他和閔玧其的視線碰在一塊卻不再有人閃躲,但是比起黏糊的情愛,他們給予對方的眼神中,有的只是傷痕累累的抱歉和說不出口的關心。


面對這樣的閔玧其,金南俊啞然失笑。


看來我們都還是一樣,中間隔著不多不少的兩步,那時候的溫暖大概全都是錯覺,不過就是兩隻刺蝟將自己抱做了一團,還以為自己是在和對方擁抱。

 


我們兩個還是那樣,心裡盛滿著愛情卻不夠勇敢。



评论(1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