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7)

我好像是第一次這麼久沒更新,開學了果然讓人懶惰。

我今天還是撐著眼皮趕出來的,為了思考篇幅的長短我陷入了好幾天的糾結。

真怕我自己後悔拉長故事。

※錫南,94line※南俊受

----------------------------------------------------------


「……你的獎牌很多。」金南俊拉拉自己白襯衫起摺的下襬,在學校老師電話的催促下,即便有千百個不願意,他也準備離開這個讓人分不清虛實的美好空間,只是在扭開門把之前,金南俊最終是敵不過自己內心的渴望,回過頭再看了眼懶散倚在門邊送他的鄭號錫,或許是那個男人笑起來的模樣太溫暖,讓他的嘴巴突然不受控的說著自己本來沒打算提起的事情。


昨晚被鄭號錫餵飽之後,金南俊又被他拉回去房間抱著睡了一覺,直到今天早上才因為再也睡不下去而起床。

然而等到那個男人貼心的將金南俊洗乾淨的衣服遞來以後,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理由在這裡留下,眼前殘餘的選項似乎只剩下離開。


「抱歉,什麼?」鄭號錫對於金南俊突然的開口感到錯愕,他怕是自己聽錯了什麼,立刻傾身往金南俊的方向靠去,那張好看的臉便整個湊到了金南俊的眼前。

突然縮小的空間讓金南俊縮了一下脖子好躲開男人過近的呼吸,他彆扭的伸手指著櫃子的方向,有些猶豫的問了:「你的獎牌,少了一塊吧?」


鄭號錫微微撐大了眼睛,他看著金南俊好一會兒,像是想從他身上確定一些什麼,但是徒勞無功,隨即鄭號錫轉而彎起嘴角,並再次逼近了金南俊,伸手壓著金南俊的後腦勺不讓他再有退開的機會。


最終他們倆的距離停在鼻尖相觸的地方。


鄭號錫在金南俊略帶期待和緊張的注視下閉上自己的眼睛,他側過頭覆上了那張他怎麼也親吻不夠的雙唇,卻沒有多做停留的退開,然後輕聲回答:「沒有,我的獎牌沒有少喔。」


這下子金南俊更加困惑了,他不自覺伸出舌頭舔過自己剛剛被吻過的嘴唇,眼神變的茫然,他還想追問下去,只是眼前鄭號錫的笑容毫無破綻,讓他無法開口。

「是嗎……那麼我該走了。」金南俊乾巴巴的結束了溫存,他艱難的退出鄭號錫留有溫度的懷抱,終於旋開門把沒有再拖延的離開,即便身後男人用溫柔的語調向他說著『再見』兩個字,他也忍住了沒有回頭。


到此為止吧,這場遊戲。

要是現在回頭了,我便會輸的一蹋糊塗。


我不能重蹈覆轍。

 


「唉哥。」朴智旻趴在桌上盯著出神的金南俊傻笑,他伸手在金南俊放空的雙眼前晃了晃,但沒得到回應,之後他便大膽的想要突襲那個人的臉頰,然而金南俊卻比想像中還要機警,側頭就閃過了那個看起來也許是惡作劇,但他們都心知肚明的過度親密。

金南俊反應極快的抓下朴智旻的手,緊握著不讓他再有機會作亂,他對著瞇起眼睛笑開嘴的學弟翻了一個白眼。


「幹嘛?」金南俊沒好氣地問。

而朴智旻只是繼續傻笑,他藉機翻過手掌和金南俊十指緊扣在了一塊,得逞之後還用力的抓著讓金南俊沒有機會甩開。


「你這傢伙!」金南俊因為驚訝朴智旻大膽的舉動而睜大了雙眼,他緊張地轉頭看了下食堂裡的其他人,直到確定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兩個的動作後才有心思轉頭擺出一張臭臉給朴智旻看。


「放心吧,要是南俊哥不要掙扎的話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們的。」他可愛的學弟若無其事的用空著的那隻手拿起湯匙又喝了一口湯,鎮定的模樣就像在嘲笑金南俊的慌亂。

「所以我剛剛問,哥這兩天去哪了,為什麼沒來學校?」


不知道是不是金南俊的錯覺,他總覺得朴智旻今天特別冰冷,說話沒有撒嬌的語氣也沒有甜美的微笑,他親愛的小學弟好像是在質問他一樣,整個人都壓抑著無處發洩的憤怒。

金南俊挑眉,對於朴智旻的態度有些反感,他也不顧會不會製造出太大的聲響,不像平常那樣對學弟的親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用力的將手抽了回來,甚至因為沒拿捏好力道而讓自己的手腕撞上了桌邊。


痛死了。

金南俊臉上表情沒變,還是那樣的不悅,但收到桌下的手卻已經夾到雙腿之間,隱約的鈍痛讓他原本就不好的心情瞬間盪至谷底。


「去睡男人了,這個回答還滿意?」金南俊挑釁的勾勾嘴角,他眼看朴智旻越來越掩藏不住的情緒,突然覺得心裡舒坦了一些。


「是誰?這次又是誰了?為什麼……你為什麼一次又一次的做出愚蠢的選擇,我明明一直都──」朴智旻激動的幾乎要從位子上站起來。

「叫哥,你的禮貌呢朴智旻?『你』不是該對我說的吧。」金南俊沒耐心的警告,他反常的糾正了朴智旻的失控,通常來說他對於這個可愛的學弟不會有笑臉以外的表情,但是他今天心情真的很差,早上從那個男人家離開以後就笑不出來了,更何況朴智旻還愣是要在這種情況下去撕裂他從未癒合的傷口。


家裡養的狗受到傷害時都會咬人了,更何況是這樣敏感的金南俊。


朴智旻顯然也意識到自己的口不擇言,看金南俊特意擺給他看的臉色,朴智旻趕緊閉上嘴巴好截斷自己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的名字,他緊咬著下唇,不肯離開難得能夠相處的空間,但是看金南俊一點也沒有要原諒他的意思,他垮下了臉,討人喜歡的可愛五官頓時都失去了原本的色彩,那雙原本笑起來再好看不過的眼眸也被水氣濕潤,像是下一秒淚水便要潰堤。


「南俊哥……」朴智旻放軟了嗓音喊著,他起身繞過桌子坐到了金南俊身邊,拉起金南俊剛才狠狠敲到的那隻手,用自己的雙手緊緊握住。

「手很痛吧?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說著朴智旻便在金南俊驚訝的注視下低頭親吻了他哥因為疼痛而微微顫抖的手心。


而金南俊屏住了呼吸,因為他沒辦法阻止自己腦海突然湧上的畫面。



『會不會痛?』


那個紅髮的男人在自己身上動作到一半時居然停了下來,不大的空間立刻被金南俊口中溢出的那些喘息填滿,那個男人還拉開他的腳,壓下身體幾乎把他整個人對半折,就為了問他這麼一句痛不痛?

金南俊的後面可是貨真價實的第一次,他當然痛到想問候鄭號錫的祖宗十八代,但是慾望得不到滿足那種搔癢更讓他想要抓狂,所以他只是不痛不癢的給了鄭號錫一記眼刀,然後在男人邊笑邊重新開始律動時忍不住因為滿足而喊的的更大聲了些。

 

馬的,這時候想起那些幹什麼。金南俊臉紅的趕緊把自己的手從朴智旻唇下抽開,緊緊握在胸前,眼神無助的充滿了慌亂。

朴智旻見狀還以為是自己的舉動讓金南俊變的那樣,眨眨眼,他漾開了一抹燦爛的笑容,讓溫度重新回到了臉上。


但是金南俊想的人才不是他,才不是。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