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24)

我來更新了,唉我最近真的很懶得更文,還有lofter怎麼回事??我剛剛PO的第一次完全消失了,害我重新上傳一次?

這章難得寫到智旻才發現原來他戲份如此微薄。

※ABO設定,不喜歡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這是一個尷尬的狀況。朴智旻摀著鼻子想。


金南俊的味道已經佈滿著整個客廳,誰都聞出來了,然而那個omega本人卻渾然不知。

朴智旻不自覺把視線飄向坐在沙發中間看上去有些昏昏欲睡的金南俊,他眼神暗了暗,正想起身卻被身邊的田柾國一把按了下來,朴智旻挑眉,他回頭看了看他們忙內,只見田柾國越來越嚴肅的臉色,朴智旻沒忍住嗤笑一聲。


也對,都忘了他們忙內也是個alpha,怎麼可能沒有被影響。


金南俊剛剛進門的時候還沒有感覺,那時候大家的情緒都太過激動,各種信息素不論是alpha還是beta的都混在了一塊,誰會去注意到這個濃度並不高的葡萄味,況且要比甜的話,不論是田柾國的香草味還是他本身的奶油味都更勝一籌,只是有點奇怪,被他們這些信息素包夾在中心的金南俊卻對此沒有一絲反應,就算是被標記了,玧其哥留的痕跡也差不多要沒有了吧,味道都聞不到了。


但是話又說回來……朴智旻低頭把臉埋進自己的掌心裡,用以掩飾他現在上揚的太過明顯的嘴角。


我的南俊哥,太好聞了吧。

天啊,這該死的信息素。


 

今天才剛從醫院出來,中間根本一點緩衝也沒有的金南俊已經擋不住睡意,明明坐在沙發上身體卻晃來晃去的,一下子差點就要撞到金碩珍肩膀上,一下子又碰到了金泰亨然後驚醒。

最後在弟弟關心的眼神下,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卻明顯是在扯謊的說:「沒關係,哥不累。」


金泰亨皺起眉頭,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接著將頭輕輕靠到金南俊身上,感受著久違的體溫以及那麼熟悉又那麼陌生的甜味。

他很喜歡,從第一次聞到時候就是了。

金南俊令人心動的味道。


他不顧另一邊朴智旻朝他投來的視線,不管那是不是帶有警告意味,就像是平常在撒嬌那樣,自然的拉過了金南俊的手臂抱在自己懷裡。

金南俊因為金泰亨的動作而迷糊的睜著眼睛往他那邊看過去,接著下意識地對自己的弟弟綻開一個略顯傻氣的笑臉,看的金泰亨也忍不住在這種氣氛中微笑,他向前將額頭抵上了金南俊的,接著頑皮的蹭亂了兩個人額前的頭髮。


最後他們兩個都因為彼此凌亂好笑的造型而咯咯笑了起來。

看見金泰亨咧開他好久不見的可愛四方嘴,金南俊更是笑彎了雙眼把弟弟抱進懷裡,用手指順開了金泰亨散亂的髮絲,溫柔的不行。


這是多麼令人嚮往的景象。

簡單、幸福。

但並不屬於他們兩人之中的誰,因為他們不是彼此的誰。

不是,他不是。


金南俊輕笑著,他瞇起眼睛好掩飾他眼底閃過的那些苦澀。



察覺到整個空氣中的氣味都漸漸變得有攻擊性,金碩珍瞥了眼假裝沒發現到這件事的金泰亨,只見那個弟弟立刻用金南俊當作擋箭牌,阻斷了他帶有警告的視線。

然而當金碩珍轉而觀察起另一個弟弟的反應,卻嚴肅的皺起了眉頭。


他不知道金南俊這個反應是怎麼回事,不、應該說他的毫無感覺是怎麼回事,這種程度的壓迫早就應該要讓他感覺到不舒服了才對,就連他這個beta都快被刺激到發脾氣了,omega有可能這麼鎮定嗎?

不是沒有察覺到弟弟香甜的信息素在自己身邊蔓延開來,但是他又有什麼辦法呢,金南俊的敏感和反常他都知道的,他不能在現在說這些話,那些快要讓人窒息和想要逃跑的事情雖然總有一天要攤開來講,但至少不能在今晚。


金南俊才剛回到他們身邊,他們不能再失去他了,哪怕風險再低都不行。


「……唉。」金碩珍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拿起遙控器關了那個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看的電視節目,環視了身邊全都心不在焉的弟弟們一眼,他難得嚴肅的說道:「很晚了,都給我去睡覺。」


一聽到他這麼說,朴智旻立刻配合的起身,還浮誇的把雙手舉過頭頂,伸了一個懶腰,嘴巴也不忘嘟囔著讓田柾國去他房裡打電動。

然而人在金南俊回來以後就只看著他哥的田柾國本想拒絕,但是眼角餘光一掃到坐在沙發邊上彷彿沒有打算離開的閔玧其,他的話突然舌尖上轉了一個彎,點點頭就答應了下來。


「走吧走吧,上次我跟號錫哥還打了平手,今天我們三個比吧。」說著朴智旻便笑嘻嘻地拉著鄭號錫的手,在田柾國的幫忙下,有些強迫的把他不是很想離開的哥哥也給帶走。


然而當金南俊想跟著站起來的時候,金碩珍卻硬是壓著他的肩膀不讓他動作,金碩珍完全無視了弟弟困惑的表情,直到朴智旻拉著田柾國和鄭號錫回了房間,他才起身順手拖走了賴在金南俊身上跟沒骨頭一樣的金泰亨,也沒想多做解釋。

「啊哥~幹嘛啦~我要回我的房間。」做弟弟的那個委屈的嚷嚷。

但金碩珍只是轉而揪起了金泰亨的耳朵,惡狠狠地在他耳邊說道:「我們beta住一間比較安全啦臭小子,哥是為你好!」


「我跟南俊哥住也安全啦~」

「我年紀大,你要聽我的!」

 

然而在金碩珍刻意留下兩個人的客廳裡,金南俊還是坐在位子上一動不動,維持著剛才被壓在沙發上的姿勢,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另一邊的閔玧其也依舊是那樣,看起來面無表情,薄薄的嘴唇甚至沒有一絲要勾起來的意思。


冷靜。

他們都是。

太過冷漠了。


金南俊無力的向後靠在沙發上,他仰頭看著天花板,毫無波瀾的雙眼裡看不出情緒,就連不久前的睡意都在其他人離開時被一同帶走。

「想睡的話就去吧。」閔玧其淡淡的說著,因為兩個人的距離並不近,所以他看不見金南俊仰頭的表情,還以為那個弟弟只是單純的被睡意困擾而無法脫身。

雖然想要佯裝不在乎,但他還是無法不去關心,有關金南俊的一切。


聽見閔玧其這麼說,金南俊也不反駁,只是聽話的起身,往房間走了兩步卻又停了下來。

他回過頭看著仍然坐在沙發上的閔玧其,想了想就問了句:「哥不來嗎?」


細心如金碩珍,打發所有人就為了讓他們有機會獨處,他們大哥大概沒想到吧,他們倆個居然會像現在這樣無言的找不出交流的機會。

金碩珍可能還以為他們會激動的擁抱彼此吧,像爛俗的偶像劇那樣用眼淚和親吻突兀的促成結局。

最後用不存在的幸福快樂寫下全劇終。


他也想啊。

真的很想。


閔玧其就那樣靜靜看著金南俊也不說話,卻是放任自己所有的情緒在外人看不見的眼底爆炸,像宇宙那樣。

像金南俊一直以來都那麼著迷的那樣。


金南俊率先撇開他們對視的雙眼,語氣不自在了起來,他小聲地說:「哥也進來吧⋯⋯我們談談。」

接著他聽見了閔玧其的輕笑,還有他從沙發上起來衣物摩擦過的聲音。


「好。」他哥說,「我們談談。」

 


评论(1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