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Eric/M'baku】一種荒謬的如果

我站穩大可愛受了喔,不可逆歐。

大可愛不管戲裡戲外都讓人心情很好。

※這是一個漁夫能夠把任何東西都撿回來的奇怪理論,我知道電影劇情是怎麼發展的,我真的知道

※我再說一次我看過電影,然而這只是我『希望』的腦洞

--------------------------------------------------


M'baku覺得他的思緒有點轉不過來,他看著漁夫給他拖來的東西,除了撐著臉嚴肅的假裝自己好像有在思考一樣,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跟上次幾乎一模一樣的情況真的讓人匪夷所思,而現在距離上一次也沒過多久。



「別再這樣了。」M'baku焦躁的在房裡走來走去,最後他將手搭上他前來邀賞的族人肩膀上,指著地板上的那個人很無奈的說:「我再說一次,我不準你們撿這種東西回來部落了!」

不要再把路邊撿到的人帶來給他了,他是認真的。


但他的族人彷彿感覺不到M'baku失控的情緒,還拉起M'baku壓在他肩膀上的手,讓他們首領直接觸碰那個人的還殘留一絲溫度的肌膚。

「還活著。」他的族人開心又單純的說,接著便擺著一臉驕傲的模樣離開,只留下他帶來的人留在房裡給M'baku。

而他的首領卻是臉色複雜的蹲在那個人旁邊,一動也不動。


「還活著⋯⋯就是活著所以才麻煩。」M'baku看著地板上那個胸腔起伏幾乎要沒有的Eric,他搔搔自己的臉頰,向他王座旁的兩個侍衛招手。

「治好他。」M'baku下令。


天知道他內心有多麼糾結才做出這個決定。


 

「上次是黑豹的國王,這次又是他們成為國王的叛徒⋯⋯黑豹的族人都這麼會給人添麻煩嗎?」M'baku一邊碎碎念一邊看著族裡的婆婆幫躺在毯子上的Eric換藥。


「原來就是你把那傢伙救回來的啊。」Eric毫無預警的張開眼睛,銳利的視線絲毫沒有誤差的落在M'baku身上。

他突然的清醒讓婆婆嚇了好大一跳,但M'baku的臉上卻完全找不出驚訝的跡象,對於那雙帶著野性的雙眼,他從鼻子哼了一口氣表示自己的不屑,並意示婆婆離開這個帳篷,由他接手剩下來的工作。


「我就好奇你還要裝睡到什麼時候,你知道這種時不能笑對吧?」M'baku一邊熟稔的用手沾起藥膏幫男人上藥,一邊制止他想要坐起來的動作。

意外的是Eric比想像中還要安份的躺了回去,他盯著認真幫他換藥的那名首領好一會兒,接著在兩人的視線撞在一塊時,Eric露出他招牌的壞笑,輕浮的說著:「你不該救我的,Lord M'baku。」

他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在哼著一首歌,有點隨意,但是誰知道呢,他想要的到底是甚麼。

而M'baku看也沒看他一眼,只是專注於眼前的工作,很不客氣的回答著:「是啊,我不該那麼做的。」


但我還是選擇了救你。

而且你活過來了,真是命大。


和T'Challa一樣。


 

「你很心軟。」Eric就是忍不住要耍嘴皮子,即便M'baku按在他傷口上的手加重了力道他也不打算乖乖閉上嘴巴。

「啊、」他縮起肩膀假裝吃痛的嘶了一聲,那個塊頭比他還大的男人就那麼上當了,上藥的手立刻變的小心,甚至比開始的時候還要溫柔。


「你看,你又心軟了。」Eric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要心軟,不要對我心軟。


M'baku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他擦了擦他滿是膏藥的手,高傲的抬起下巴意示Eric坐起來,但那個男人卻在這時候裝起病弱,可憐兮兮的睜著眼睛,不要臉的說:「傷口太痛了,你得扶我起來。」

M'baku不相信的撇撇嘴。

「是真的,T'Challa捅的那一下可不是開玩笑的。」

雖然是我自己動手的,Eric在心裡補充。

 

要不是他們部落裡沒有髒話可以罵,M'baku恐怕也不會只比了一個中指就放過Eric,而這還是跟黑豹的妹妹學來的,聽說是對沒禮貌的人表達態度的手勢。

「拜託?」Eric用手掌握住了M'baku伸出的那隻代表禮貌與友好的指頭,他笑起來的模樣可一點也不像個需要人幫助的傷患。

但M'baku還是臭著一張臉去扶Eric的肩膀幫他坐起來,雖然那個男人明顯就不需要。


「你知道你笑起來的樣子很討厭嗎?」M'baku哼哼兩聲,他拿起旁邊的白布,準備要把Eric的傷口包起來。

「知道啊,我笑起來帥斃了。」Eric忍不住彎起嘴角,這次是真的在微笑。


不過貧嘴歸貧嘴,Eric還是很配合的在M'baku每一次要讓白布繞過他腋下時都主動的抬起胳膊,這點倒是讓M'baku很滿意。

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M'baku每纏一圈白布總有個幾乎要貼上Eric的姿勢,而這時候Eric似乎都會把臉靠的特別近,近到M'baku都能感覺到他吐在自己臉上的空氣。

近到M'baku的手有些顫抖。


「好了。」好不容易把傷口包紮好,M'baku意外細心的把收尾的布角處理的看不出痕跡,他滿意的摸了一下Eric胸口那片白布,卻沒看見男人突然瞇起來的雙眼裡滿是危險。

「好了?」Eric看著M'baku輕輕反問了一句,他按著M'baku輕撫過他胸膛的那隻手,曖昧的握在自己的掌心裡摩娑。


搔癢的錯覺讓M'baku覺得奇怪,但當他把手抽回來的時候,Eric卻又那麼輕易的放開他,像是剛才的那些舉動都是他一個人的錯覺。

「你做什麼?」M'baku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還在對他嘻皮笑臉的男人,表情不是很好看。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換藥換得不錯。」Eric看著M'baku變來變去的表情覺得有趣極了便又問說:「所以下次還會是你給我換嗎──親愛的?」


M'baku甩了他一個中指,最後幾乎稱得上是從Eric那裏落荒而逃了。



「真有趣。」Eric摸著自己胸前的白布笑的不能自己,「……我居然還活著。」

而且還是被那種傢伙給救了。

 

真的是、荒唐啊。


评论(8)
热度(33)
  1. 無糖綠茶(゚⊿゚)神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