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歡迎來到霍格華茲

霍格華茲HP AU

因為怕有翻譯問題所以學院名稱我還是用英文打了。

什麼也沒有,只是我為了滿足自己而寫的,不知道有沒有後續,所以別問了,可能跟戰利品一樣我想寫的時候就會寫來消遣。

其實也沒很明顯的CP感,但為了防止有人會進來被雷我還是規矩的標上了。

重發了一次,再吞我就沒辦法了。

※霍格華茲AU,私設滿天飛

※糖南※南俊受

---------------------------------------------------------


繁星閃爍的大廳裡,明明是晚上的用餐時間,四個長桌上的孩子卻顯得如此躁動,學生們一個個交頭接耳,表情難掩興奮,其中Gryffindor的桌子還時不時會傳來幾聲爆笑,或是有人被惡作劇的尖叫聲。

整個廳堂裡充斥著竊竊私語的交談聲,就連席上的導師們都難掩期待的情緒,掩著嘴角和旁邊的同事交談。


而這之中大概只有Slytherin的長桌上還稱得上有秩序和禮儀。


「哥,你不期待嗎?」問話的聲音裡滿是笑意。

「今天可是有新生要入學了呢。」

旁邊一直空著的位子突然被人填滿,閔玧其連眼睛都沒抬一下就說:「從你進來以後我就對這個沒興趣了,南俊。」

這個回答讓金南俊不禁笑彎了眉眼,他優雅的將手肘靠在桌上撐著臉,看旁邊那人慢條斯理切割食物的模樣,語氣滿是調笑的問著:「怎麼,那時候很期待我進來對嗎?還是擔心我可能會被分到其他學院?」


「嗤。」閔玧其放下刀叉,轉頭對上金南俊盈滿笑意的雙眼,他伸出舌頭舔了一圈嘴巴上可能殘留的醬汁,有些壞笑的回答:「你除了Slytherin還能去哪?Hufflepuff?別開玩笑了,只有這裡才適合你。不過說到擔心,我那時候是真的很怕你把那頂破帽子給弄壞了,聽說那玩意兒只有一個呢。」

金南俊看似有異議的挑起了眉毛,他說:「才不呢,當初分院帽還真有考慮過要把我分去Ravenclaw的,是我自己說要來Slytherin陪你呢,所以那帽子其實也沒哥你說的那麼破。」


閔玧其瞇起眼睛還想反駁就被金南俊伸到他嘴邊的手指給打斷。


「還有一點,哥你的嘴巴沒擦乾淨喔。」說完金南俊便用拇指輕輕抹掉了閔玧其嘴角邊的碎屑,隨後像個勝利者那樣笑的驕傲極了。

像個典型的Slytherin。


「哼。」閔玧其忍不住跟著上揚了嘴角。


 


「同學們,麻煩安靜下來。」台上的教授輕敲她的高腳玻璃杯,清脆的聲音不大,卻不可思議的傳到了每個人耳裡,讓原本浮躁的學生們全都安分的靜了下來。

「看來是我們的新生到了。」金南俊笑笑的用肩膀輕輕撞了他哥一下,隨後靠在閔玧其耳邊說著不讓人聽見的悄悄話。


——聽說,今年有個特別的孩子。


閔玧其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不想讓身邊的其他人看見他的動作。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金南俊坐正身體,隨著大門的開啟而鼓掌,他彎起嘴角,臉頰上的兩個酒窩立刻就陷了下去。

 

那個孩子好像叫做——


「田柾國!」

這個名字一被教授喊出來,金南俊和閔玧其馬上朝那個穿著乾淨舊袍子的小孩身上看過去。

只見那個男孩雖然看的出對周遭環境很是陌生,卻鼓起了勇氣,抬頭挺胸的朝台上走去。


「長的很好看嘛,那種舊衣服也蓋不掉他漂亮的五官。」金南俊笑著評論,而旁邊的閔玧其立刻不贊同的哼了一聲。

金南俊討厭的在桌下拍了拍閔玧其的大腿,看他哥還是那副無精打采的模樣,一點反應也沒有,無奈的只好自己接著說下去:「不過看來像是獅院的孩子呢,真可惜。」


而就在他語音落下的下一秒,一聲宏亮的Gryffindor立刻迴盪著整個大廳,隨之而來的便是無止盡的歡呼和尖叫。

看著田柾國馬上被獅院學生熱情的掌聲和擁抱歡迎,金南俊低下頭小聲的對閔玧其說:「不過這樣也好,我們這裡不適合他。」

閔玧其看了他一眼,在長桌下握住金南俊的手,明明是在表達關心,語氣卻依舊維持一貫的冷淡,他問:「你擔心那傢伙?」


金南俊搖搖頭,卻難掩陷入思緒的神情。

見他這個樣子,閔玧其仰起頭張望了一會兒,接著悄悄指著某處給金南俊看,說:「你弟不是在Gryffindor嗎?看樣子他們兩個會好起來的,沒什麼好擔心的。」


聞言,金南俊順著閔玧其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沒想到會與正勾著田柾國肩膀的金泰亨視線撞在一塊,只見弟弟朝他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還抓著田柾國朝他這邊的方向狂指,隨後兩個孩子都笑咪咪的和金南俊手舞足蹈的揮手。

見狀金南俊懸著的一顆心才好不容易放下,他重新彎起嘴角,朝對面兩個男孩彎起一抹溫柔的微笑和一隻放在嘴唇上的食指,不著痕跡的警告他們兩個不要太引人注目。

 


「怎麼樣,開心了?」旁邊的閔玧其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餐盤上突然出現的蛋糕,他開玩笑的說:「那個田柾國跟你認識?看你這麼關心他的模樣,泰亨去年進來的時候也不見你有這麼擔心。」


「……認識啊。」


閔玧其停下了他正要將食物送進嘴裡的動作,臉上的表情立刻變的冰冷,他轉頭看向金南俊,卻發現他摀著嘴,肩膀因為忍笑而抖個不停。

察覺到這只是一個玩笑的閔玧其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些,他再次恢復了那副無精打采的模樣,扁扁嘴,稍微用了點力的往金南俊的手臂上來了一拳。


「噢!」金南俊小聲的呼痛,他搓搓自己被揍的地方,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嚷嚷:「我只是開個玩笑嘛,誰不認識那男孩啊,父母都被殺了,之後寄養在麻瓜的家裡被養大,還聽說是個天才,我又沒說他也認識我!」

「強詞奪理。」閔玧其哼了一聲,他捏捏金南俊的臉頰,「注意你的舉止,南俊,Slytherin不能沒有規矩。」

「是是是。」金南俊皺皺鼻子,他任由閔玧其幫他整理自己稍微散亂的學院袍,本想假裝在生氣,卻不自覺要微笑。

「玧其哥還真是、」金南俊躲開他哥還要伸過來的手,搶先一步幫閔玧其把鬆開的領帶給繫緊,順便拍拍他有些翹起來的領子然後笑著說下去:「沒有我不行了呢。」


閔玧其把眉毛挑的老高,一臉看神經病的模樣在看金南俊。


「請問你剛剛說的禮貌呢,閔先生?」金南俊沒好氣地把頭撇開,也不管還在進行的新生分院就開始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食物上面,看的閔玧其都不知道要不要再次糾正他的餐桌規矩。

「真是的。」閔玧其無奈的嘆了氣,看著獨自生悶氣的學弟,眼神卻是溫柔的彷彿再也容不下其他。

 


「對了哥。」


過了好一會,當剩餘需要分院的新生也所剩無幾,本來還專注於食物上的金南俊突然抬頭,打斷了閔玧其獨自在餐桌上背誦咒語的舉動。

他哥嘴巴默念的動作沒停,只是瞄了他一眼,表示自己有在聽,讓金南俊接著說下去。


「嗯,認識。」金南俊拾起精神,他彎彎嘴角,表情有些微妙的看著閔玧其說:「剛剛、其實是說真的呢。」


閔玧其闔上嘴巴,他兩眼無神的看著桌上銀綠交織的布料發愣了好一會,接著才像是回過神來一般,淡淡的開口問了句:「怎麼回事。」

「哥知道我也只是個混血。」金南俊聳聳肩,看了一眼閔玧其突然嚴肅的模樣沒忍住笑了出來,他放下刀叉輕捏他哥的手臂,直到感覺他放鬆下來才接著說:「我以前是住在另一邊的,跟媽媽、大哥還有泰亨一起,然後柾……那孩子是我們的鄰居,我們家狀況本來也不是特別富裕,住我家旁邊的孩子又能好到哪去?」


金南俊舀了口湯喝了之後繼續說:「那孩子的父母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很忙,孩子沒人顧總是不行的,他就被送過來我家幾次,那時候大家都小,我們很快就玩在一塊了,哥你也知道我又特別疼弟弟,那時候我不知道他爸媽也是巫師,就像我說的,我們都還小,之後呢,又在我們還來不及長大之前,他們家搬走了,你絕對猜不到泰亨哭了多久。」


金南俊的故事斷在了這裡,讓閔玧其皺著眉頭,不是很了解的追問:「所以?」

「嗯?所以就是小時候玩過幾次的關係,但泰亨都不記得了,我猜那孩子大概也是。」


閔玧其搖搖頭,他奪下金南俊接著要塞進嘴裡的甜點,用力的按著他弟的肩膀,語氣卻是輕輕的說:「你把我當猴子耍嗎金南俊,有話就說,不要讓我聽的沒耐心。」

金南俊無辜眨眨眼睛,他本來想輕描淡寫的帶過這個原本和閔玧其毫無關係的故事,卻發現他哥意外的很認真在對待這件事,只好扔了句:「晚點說。」


話題到此暫時的結束。

因為有些話,不能在這個連幽靈都會說話的地方被聽見。



金南俊和閔玧其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都恢復成了開始的那樣,一個人笑的好看,一個人則維持著一貫的冷淡,在銀綠色的長桌上,他們盡力維持著該有的假象。


金南俊瞇起眼睛,隨著人群優雅的拍手,即便他根本不知道是誰被分進了自己學院,反正也不關他的事,金南俊對於某些純血的智障一點興趣也沒有,雖然那些自以為血統乾淨的貴族對他這個混血大概也沒什麼興趣就是了。


不過閔玧其就不一樣了,出自古老純血家族的閔玧其總在這種時候會被格外關注,那些新生大概也是聽了父母的話,總要在進了Slytherin後來和閔玧其搭話幾句,試圖攀上關係,讓家族之間能有所聯繫。

可惜的是,閔玧其在餐桌上的話本來就不多,看著那些陌生又諂媚的臉孔,他更是一個字也不會吐,除了一貫的冷漠,就是在有不識相的人出現時閔玧其會稍微出手給個教訓,如此而已。


金南俊絕對沒有幸災樂禍,他會笑只是因為他可愛的弟弟時不時會和從另一邊跟他揮手而已,他討人厭的感嘆:「哎、我們家泰亨真的很可愛。」

「你夠了。」

「哈哈哈,誰叫哥老是這麼受歡迎。」

金南俊轉頭朝閔玧其笑的一臉好看,然而現在閔玧其只想一拳打掉他的笑臉。


閔玧其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而金南俊則輕笑著拍拍自己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他揮手清掉桌上那些花花綠綠的蔬果汁,一壺外觀精緻的茶壺與杯子立刻出現,他倒了兩杯,一杯自然是給他哥的。

「剛剛那樣可不是你說給我聽的禮貌喔,玧其哥。」金南俊小聲的和閔玧其講著悄悄話,順便用杯緣擋著自己嘴巴有在說話的舉動,「我只是說著玩而已,哥消消氣,就快結束了。」


「……有時候我真不想跟你在一起。」閔玧其抱怨,臉上卻是一貫的冷漠。

「少來了。」金南俊低聲笑了起來,「哥早就沒有我不行了。」



充滿魔法的大廳裡喧鬧還在繼續,然而他們兩個卻不再被任何人給打斷,有些人是被閔玧其一臉的冷漠給嚇跑的,有些人則是因為某個人藏在袖子裡輕輕揮動的魔杖而暈頭轉向。

在又有一個本來想朝他們走過來的新生莫名跌倒後,金南俊不著痕跡的將袍子裡的魔杖收了起來,當閔玧其朝他投來懷疑的眼神時,依舊笑得那麼好看。



他喝了一口茶,隨著笑容而深陷的酒窩今晚不知道還要跑出來幾次。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