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8)

感覺更文是上個世紀的事情,同時開兩個坑真的不是人幹的。

好啦因為我最近沉迷在歐美動畫裡面,我不否認。

今天是有點特別的日子對吧,是今天吧,3/20。

※錫南,94line※南俊受

---------------------------------------------------------


隔一天的假日金南俊久違的回了日山老家一趟,他幾乎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家裡翻箱倒櫃的,最後搞得自己滿身的灰塵,還被金媽媽叨念了一整個晚餐時間,不過對於兒子的回家,媽媽內心其實還是高興的不行,整頓飯下來自己沒吃多少東西,倒是金南俊的碗就沒空下來過。


「不過南俊啊,怎麼沒打通電話就跑回來了?」金媽媽的筷子在鍋裡翻了翻,一邊碎唸不停,一邊就夾了裡頭最大的那塊肉到金南俊碗裡。

而金南俊只是聳聳肩,嘴巴裡因為塞滿了食物而無法清楚的回答,接著他揮揮筷子,又向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好不容易才阻止了媽媽不停夾菜的舉動。


「沒什麼,回來拿點東西。」他如此回答,眼睛卻盯著牆上的日曆不放,上頭的日期讓他覺得奇怪,模糊的有印象自己今天好像有什麼安排事情。

但金南俊左思右想卻想不起來,他撈了撈褲子口袋,正打算要翻翻看手機裡的備忘錄,可事情就是這麼不湊巧,他的手機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沒電的,沒了能源的電子產品就跟塊廢鐵沒兩樣,短時間內不會亮起來的螢幕就這樣倒映著金南俊緊皺眉頭的模樣。

看來不管被他忘掉的是什麼,可能都是註定的吧。

註定,沒有緣分。


「真麻煩。」他咬著筷子嘟囔。

 

等到金南俊有機會再次打開充了電的手機的時候已經是隔天中午了,他看著上頭一條又一條未接來電的顯示,無奈的撇撇嘴,他再次向後躺回了床鋪上,看著兒時熟悉的天花板,暫時還沒有想要回撥給朴智旻的意思。

他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了,所以再讓他逃避一下吧。

那些讓他困擾的追求和模糊不清的曖昧。


怎麼辦,他好像想起來昨天被他忘記的事情是什麼了。


金南俊扔開突然又震動起來的手機,將棉被拉過頭頂,把自己關在了柔軟的黑暗裡。

「別再來了。」金南俊悶聲說道,「該死的罪惡感,都從我身邊滾開吧。」

和所有糟糕的回憶一起,滾出我的生活。

 

──他錯過了朴智旻重要的比賽。

就在昨天,他答應過要去的,他親口答應的。



「啊啊、煩死了。」金南俊有些難受的把自己縮成了一團,他讓雙手將交叉在胸前將自己抱做一團,身邊沒有別人的時候,他就只剩下他自己了。

習慣吧習慣吧,金南俊啊,別這麼沒出息,別一回家又變回當初那個軟弱的傢伙,你早該走出那個人的陰影了。

你的生活裡沒有閔玧其。


再也、

沒有了。


金南俊皺起鼻子,大概是鼻酸,他突然用力的把棉被扯開,而他的臉上有的只是還沒來的及擦掉的眼淚。

每一次,只要想到閔玧其,金南俊都會掉眼淚,自從分別以後,眼淚似乎總是伴隨著閔玧其的身影出現,讓金南俊無法招架。


高中那一次的轉學,他其實大可不必經歷,那時候他跟閔玧其才剛剛在一起,然而分別卻來的太突然,在學校裡,金南俊當然是品學兼優的學生,總是拿著數也數不清的獎狀回家,是人人口中的那個好孩子,但閔玧其不是,雖然成績不好,但其實他也不是那種為非作歹的人,只不過閔玧其那種懶散又不愛理會別人的態度讓老師無法接受,一次又一次的被刻意找麻煩,父母當然也不斷被叫來學校,最後實在沒辦法了,閔玧其的父親要他轉學。


這對金南俊來說是一個無法被抹平的衝擊,他和閔玧其從小就認識了,一直以來都沒有分開過,現在卻要他這麼輕易的去道別。

怎麼可能。


所以為了閔玧其,金南俊硬是用非常荒誕的理由來逼父母答應他一起轉學的事情,也不管父母開出什麼條件他都答應了,為此金南俊甚至不惜放棄自己的夢想,放棄音樂。

他說好,他會去考個第一志願或是隨便哪個父母希望的大學,只要他還能和閔玧其在一起,要他怎樣都沒關係了。

那時候的金南俊還小,大概還不曉得夢想和現實的重量終究是不同的,他站在內心的天秤上,卻輕易丟棄了其中一方,從此他的世界傾斜再也沒有平衡。


他喜歡閔玧其,喜歡到願意犧牲一切都覺得值得,然而他們倆個卻再也沒有所謂的以後。

沒有,從來就沒有所謂的愛情,那全都是謊言。

 


金南俊一把抹去臉上的淚水,他趴在床邊,伸長了手要撿起掉到地上的手機,然而那上頭朴智旻新增的未接來電卻讓他畏縮的不敢動作。


不要喜歡我了吧,我一點也不值得被溫柔對待,反正到頭來我還是一個人。

金南俊甩甩頭,最後他離開房間時卻沒帶走手機,他只是下樓來到父母的身邊,溫柔的抱抱母親,在客廳裡陪父親看電視上無聊的新聞消磨著時間,讓這個短暫的周末沒有任何煩惱。


說是逃避也好,說是愚蠢也好,金南俊總在想,他要真的是個傻瓜就好了,那麼他就能夠輕易的原諒許多事情,比如閔玧其最終的離去,比如親手扼殺他夢想的父母,比如他自己。

救贖是不存在的吧,大多時候人們所能做的也只是用遺忘或是自欺欺人好讓生活不用過的那麼沉重,而金南俊則選擇放縱自己,因為他既遺忘不了曾有過的那些傷害,也欺騙不了自己,他太聰明了……或者太過愚蠢了。


在學校他依舊是成績頂尖的學生,努力完成父母給他命名的夢想,然而當他離開那裡,他則利用酒精和夜店裡震耳欲聾的音樂來麻痺自己,試圖讓自己在你來我往的身體遊戲中放縱,也許還有那麼一點自暴自棄的意思,當金南俊和別人親吻的時候,總是盡可能忍住想吐的慾望,假裝快樂。


太噁心了對吧,不管是別人還是他。


金南俊其實最討厭那種喧鬧不已的地方了,還討厭酒精還有那些彷彿無止境的邀請,但他已經走投無路了,他不想想起閔玧其,他不要流眼淚,像個膽小鬼那樣,所以即便厭惡,他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回到那個混亂的地方,即使身邊的人的長相他一個也記不起來,但是在這裡,人們只管大笑和裝傻就好。



直到鄭號錫的出現。


金南俊幾乎以為自己得到救贖。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