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金南俊水仙】南極以後

水仙慎入。

並不是你們以為的RMx南俊。

不算互攻,我不喜歡這個說法,所以大概是互受吧。

我吃的其實是南俊xRM,換句話說就是軟俊x性感俊

對不起我就是這麼雷。

※金南俊水仙注意。

----------------------------------------------------------


「你對於愛情的兩種面向是怎麼看的?」RM搖晃著手裡的酒杯,看著裡頭的液體傾斜,然後碰撞的傾覆。

「什麼?」金南俊不知所措的握緊放在膝蓋上的手,他結結巴巴的問說:「愛與不愛……嗎?」

「不是。」RM輕笑著搖頭,他將杯子裡的酒水仰頭一飲而盡,接著扔開那冰冷的玻璃器皿,他將臉湊到金南俊面前,側過頭,鼻尖輕觸那人的臉頰。


他們是如此靠近。


「是我愛你……還是你愛我。」RM彎起嘴角,濕潤的氣息混雜著酒精的香氣被傾吐在金南俊的面頰上,有些甚至錯覺般竄進了他的嘴角和鼻腔,被吸進了他的肺部、血液,最後回流至心臟。

「我、我不——」金南俊慌忙的要回答,一轉頭,卻正好落入RM甜蜜的小陷阱裡,碰上了那張似乎沾了蜜的嘴唇。


金南俊的心臟差點就要爆炸,他明知道不應該,卻還是顫抖的輕捧著那人的臉頰,舔開了RM的唇瓣,讓自己從未品嚐過這種味道的舌尖竄進那人染著酒精和菸草味的口腔裡,一遍又一遍彷彿不知節制的舔吮著RM溫暖濕潤的黏膜上顎與舌頭,在他輕輕換氣時,更加深入了他誘人的嘴裡,金南俊試圖用自己柔軟的舌頭索取他所能舔進身體裡的一切。


好甜,明明不該是這樣的味道,但金南俊就是認為RM的唾液裡藏著蜜,不然怎麼會讓他像是瘋了一樣的想要去飲盡。

RM推著金南俊的胸膛讓他停下,男人有些急促的呼吸讓他不由得輕笑。


「所以呢?」RM問,他將散落在額前的髮絲往後一抓,好看的側臉和頸部線條頓時成了一直線。

「你想好答案了嗎?」


是我愛你呢……還是你愛我。


 

說到他們倆的第一次見面,那可是完全震撼了金南俊的生命。

那天金南俊剛下課,朋友突然來了一通電話,跳過了太過客套的噓寒問暖,開門見山的就問他晚上要不要出來。

「今天?」金南俊不確定的搔搔臉,他看著逐漸暗下來的天色,內心很是猶豫。

「算了吧,很晚了。」


電話另一頭的鄭號錫一聽到他這麼說,本來雀躍的語調頓時變的可憐兮兮,「走嘛~南俊吶~明天放假呢~」

金南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對於好友這種愛出去玩又不敢一個人的膽小鬼個性,很多時候他都因此無辜受害,但鄭號錫又是他最好的朋友,金南俊幾乎就沒真的拒絕過他什麼事。


「說吧,你今天又想幹什麼蠢事了?」話一出口金南俊又不放心的補上了一句:「如果是要聯誼之類的我可不去。」

「你就放心吧,不會帶你去聯誼的,誰不知道你有女性恐懼症啊。」聽見他改變心意的鄭號錫立刻咬著機會不放,他興奮的說:「走吧南俊啊,兄弟帶你去開開眼界!」


「……你葫蘆裡賣什麼藥啊。」金南俊嘟囔,「而且我才沒有什麼恐懼症,我只是不太擅長和女孩子講話而已。」

「神經病才不跟女生講話!有時候我都懷疑你的性向了啊南俊,如果是真的的話我肯定支持你的你別怕,但是先說好不准你喜歡我啊!」


此刻拿著電話的金南俊的眼神說有多厭世就有多厭世。


「我眼睛瞎了才喜歡你。」他揉了揉眼睛,額前過長的頭髮最近老是刺的他不舒服。

該剪了。金南俊心不在焉的想,也沒在聽鄭號錫究竟興奮的在說什麼。


「那就等一下見喔!穿的酷一點,別再穿那些女孩顏色的衣服了!」

金南俊看著結束通話的手機螢幕,沒多久鄭號錫立刻就傳了一串地址和時間過來,他看了一眼,發現離學校還真有段距離,要是他現在先回家肯定趕不上,但是……

金南俊低頭看了看自己今天穿的PUMA衛衣,不說別的,就是粉紅過頭了。


嗯、剛剛鄭號錫跟他說什麼來著?


金南俊邊笑邊走去攔車,他已經開始期待和鄭號錫待會的見面了。

應景春天的櫻花粉,有誰不愛呢?


 

於是早到目的地的鄭號錫遠遠就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好友的身影,不說他那一頭乖順的淡金髮色和一米八的優秀身高,最顯眼的莫過於他身上穿的那件衣服。


「……你知道,有時候我真搞不懂你的時尚感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會偶爾死機幾天啊?看看我!」說著鄭號錫就雙手叉腰的挺直了身體,接著在金南俊嫌棄的眼神下扭著屁股好展示他腰上掛的鮮豔小包包。

「你就閉嘴吧,不然我就要回家了。」金南俊翻了翻白眼,順手一掌拍上鄭號錫的背,害他往前踉蹌了幾步。


他們倆就這樣又拉又扯的跟著人群前進,進入了不小的空間裡,裡頭卻滿滿的都是人,室內漆黑的很,唯一的兩盞燈照在待會要表演的舞台上,隨著演出時間的接近,人們越來越興奮。

而金南俊則被陌生人左推右擠的也不知道怎麼跑到這麼前面的地方,幾乎就站在了舞台的正前方,等到他終於站穩腳步的時候,他和鄭號錫已經被沖散了。


「唉、我就知道會這樣。」金南俊實在很無奈,說好的一起看表演果然又變成這個模樣了,每次和鄭號錫出去,十次有八次他們兩個就會走散,不然就是被分隔開來。

快要習慣這種情況的金南俊突然開始盤算起他該怎麼樣偷溜出去,雖然這樣離開有點對不起鄭號錫,但他對這種人擠人的地方真的有點反感,人和人之間彷彿沒有距離,手臂貼著手臂,胸膛貼著別人的背後,更不用說不知道被招呼了幾次的腳背。


除了鄭號錫之外,平常金南俊真的不跟人群有這樣的接觸,他很內向,和其他人講話的時候還會有點結巴,他不習慣任何非學術性以及興趣以外的話題。

套一句鄭號錫的話來說,他就是個孤僻又邊緣的書呆子,大概除了讀書以外什麼也不會,雖然金南俊對此也沒什麼不滿,畢竟他還有鄭號錫,有這樣的一個朋友對他來說就很足夠了。


不過金南俊的小計畫還來不及付諸行動就失敗了,不只是密密麻麻的人群阻擋了他,還因為表演在這個時候揭開了序幕。


說實在的,在燈光聚焦在那個男人身上之前,金南俊都是不相信命運的,要是他相信的話,他大概早就放任自己去追尋所謂的夢想,而不是死命地將自己埋在書海裡,努力的替未來鋪路,要是命運決定了所有,那他何必這麼認真的看待一切。


命運對金南俊來說就是一種殘酷的說法,一句命中注定似乎就足以將他這麼久以來所做的努力全部打翻,他不喜歡人們說的什麼「註定」這種用法,在他的心裡總有著這麼一點的反抗與不妥協,他想掌握他自己的人生,可那些像是在潑冷水般的話語以及以愛為由,實際上卻是在威脅他的警告語叮嚀,這都讓金南俊一再退縮。


一次也好,他想為自己而活,他想不顧任何後果,不用顧慮未來的放縱,哪怕代價是無盡的悔恨,他也想走他想走的路,聽聽他的心究竟想怎麼做。

而總是那麼膽小畏縮的金南俊,卻在那個走上舞台的男人眼裡看見了這一切,看見了他想要卻不敢輕易去把握的那些全部。



他睜大了雙眼看那個男人穿著緊身的破洞牛仔褲,將整個修長的腿部線條勾勒的過於突出,明明覆蓋著布料卻讓金南俊覺得如此赤裸,男人上半身的衣服也隨性的很,寬大的明顯不是他該套上的尺寸,讓原本就設計鬆垮的領口此時幾乎要滑下他的肩膀,露出他部分的胸口和全部的鎖骨,白皙乾淨的脖子上還套著一圈黑色頸鍊,讓這個男人看起來又增添了幾分性感與神祕。


金南俊發現自己幾乎移不開視線,並且在那個男人拿起麥克風落下第一個字詞後,震驚的發現他可能、愛上這個征服了整個舞台的帥氣男人。

而自己根本連他的名字,甚至他是誰都不知道。


金南俊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可能很愚蠢,他站在瘋狂尖叫並且騷動的人群裡猶如一座雕像,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無法離開,他就那麼傻傻地看著台上正在表演的男人,嘴巴可能還沒完全闔上。

他將男人語速極快的RAP一句不漏地聽得清楚,在身旁人們的尖叫中,那些深刻的話語絲毫不受影響的撞進了金南俊心裡,鼓譟著他全身的細胞。


「命運」,這是金南俊今天第二次想起這個用詞了。

因為就在他看著RM發愣時,那個男人的視線絲毫不差的和他對上了,還不是那種偶然的瞥見,而是可以稱的上是相望的程度了,如果算上那些刻意而為的眨眼和莫名加深的笑意,這甚至就是金南俊淺薄交際認知中的挑逗了。


順帶一提,他是在旁邊女生瘋狂大喊了將近十分鐘的「RM啊我愛你啊!」的尖叫中得知那個男人的名字,這真的不是特別困難的推敲。


金南俊不安的抓緊了自己的袖口,將自己幾乎整個手掌都縮了起來,他緊張的吞著口水,喉結上下滑動的感覺在RM再次朝他看過來時格外清晰。

整場表演他就那麼睜大眼睛的盯著RM不放,即便有幾次那個男人的視線掃過他時他都想要退縮,但他一改平日裡迴避他人眼神的做法,勇敢的在RM看過來時彎起了嘴角,即便知道自己的表情很僵硬,他還是在RM畫著眼線微微上挑的眼裡看見了笑意。


不管這是不是他在自作多情,金南俊就是在那個男人結束表演時盯著自己的視線中腿軟了。

他摸摸自己的額頭,擦掉那些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的汗,站在原地冷靜了一會兒,他才回過頭試圖在人群中尋找鄭號錫的身影,不過這時候大家都因為散場的關係而變得更加混亂了,金南俊又再一次隨著推擠在人潮中被撞的七暈八素的,連自己確切的位置在哪都不知道,更別提要找到鄭號錫了。


金南俊被撞得又疼又想生氣,就在他奮力的想擠開人群時,卻被人從背後狠狠撞上,重心不穩的就要向前撲倒在地板上,好在這時候一隻手從旁邊伸出來抓住金南俊的手臂用力一拉,把他往自己身上撈過來,才讓金南俊免於出糗,否則照他這麼容易害羞的個性,這一摔怕是會將他僅有的自信心全都摔光。


「我正在找你呢,好險你拉了我一把,號錫啊──」金南俊從男人的臂彎中將臉抬了起來,他揉著自己被撞痛的肩膀,卻在看清楚手臂的主人是誰之後,原本還沒嘟囔個沒完的抱怨都卡在了他的喉嚨,一個字也擠不出來。


剛才還在舞台上的那個男人雖然戴上了帽子和口罩,但金南俊確信自己沒有認錯人,那個男人眼睛上因為汗水而暈開的粉色眼影和彎起眼眸的方式都再三彰顯著他的身分,讓金南俊立刻在那個男人的懷裡僵直了身體。

「你、你不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那個人伸出的食指給按上,打斷了他那些還未說完的話。


身分明顯是RM的男人朝金南俊眨眨眼,手一鬆就放開了金南俊,在他轉身混入人群離開之前,他在金南俊的手裡塞了一張紙,而上頭的那串數字根本猜都不用猜就是電話號碼。

那人男人還拉了拉金南俊的衣襬,用不可能有人抗拒的了的低音泡嗓子說著:「我喜歡你的衣服,你穿粉紅色很好看。」

並且是不可思議的聽起來非常害羞的那種語氣。


金南俊覺得他可能真的像鄭號錫說的那什麼來著?死機?

對,就在RM隔著口罩往他臉上留下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吻之後,金南俊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完全當機的狀態,手裡緊握著的那張紙條也幾乎要被他握爛。


就連後來鄭號錫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拍著他的肩膀喊了他好幾聲都沒能讓金南俊真正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不過他還是恍恍惚惚地跟著鄭號錫一起離開了,而那張紙則在鄭號錫沒能發現前就被金南俊收進了褲子的口袋裡,完好無缺的被小心的收著。

 

「看來你這書呆子完全被表演嚇傻了啊。」鄭號錫碎碎念著,還傻傻的在推測金南俊的反常不過是那種單純的原因。


但是金南俊也沒有想要反駁的意思,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樣向好友開口,告訴鄭號錫他稍早的那個「性向」問題其實是真的。

金南俊不去聯誼還有所謂的女性恐懼症,的確是因為他喜歡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沒錯,第一次鄭號錫那個單純的大腦猜對了某些事,但金南俊卻不知道該如何恭喜他。



而當他覺得自己大概也開始相信所謂命運的頭一天,就是從他撥出這個號碼的這一刻開始。


金南俊鼓足了勇氣才沒在那聲好聽低啞的『您好』傳來時掛上電話,而是顫抖的開口也回了句「你好」,但是緊接著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但電話另一頭的那個男人卻低低笑了起來。


『是你嗎?pink boy?』

他用好聽的聲音瞬間擄獲金南俊敏感的聽覺,讓他紅著臉小聲的「嗯」了一聲。

「我姓金,金南俊。」

『啊……南俊啊,是個聽上去就善良的名字呢。』電話另一頭的男人顯然沒因為金南俊的辭窮而打算結束對話,他歡快地問著:『你今年多大了?』


「二、二十四了。」

『二十四?真巧,跟我一樣,不會你也是九月生的吧?』

而金南俊給出的答覆則讓他們的對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隨後在RM的細語中被打破。


『南俊你、相信命運嗎?』男人問,語氣溫柔的不像話。

「啊……算是吧。」他有些猶豫的回答。

『既然相信的話,今天晚上跟我見面吧。』RM說著,之後卻又不自信的再補上一句:『嗯、當然,如果你想見我的話?』

金南俊愣愣的點頭,沒多久便驚覺電話另一頭的人不可能看見自己的動作,才慌忙的回答「好」。


『那麼晚點見?』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金南俊從RM的聲音裡聽出了愉悅,當他意識到這一點後不由得彎起了嘴角,像是在與情人說話般,放輕語調溫柔的回話說:「嗯,晚點見。」

掛上電話後金南俊看了一眼時間,不過才剛過中午沒多久,這讓他有些失落。


晚點見。

但是我現在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你了。

 

接下來到見面之前的時間裡,金南俊大概花了一半在焦慮,而另一半的時間則用來拆解他的衣櫃,裡頭所有衣服全都被他翻了個遍,就是沒想到該穿什麼去赴約。


穿著睡衣站在鏡子前,金南俊雙手抱胸低頭思考了好一會,還是掙扎的套了一件新買的白色的襯衫配上粉紅滿點的外套,最後在帥氣的領帶和用柔軟黑帶綁成的蝴蝶結中選擇了後者,然而當他站在約定好的地點時,他簡直想把自己埋進土裡。


有誰會穿成這個樣子來酒吧,蝴蝶結?在開玩笑嗎?

也許他真該好好接受鄭號錫的建議,少穿這種「女孩顏色」的衣服了。


但是金南俊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只能硬著頭皮的走進這個看起來就貴的要死的地方,不過他想像中的視線並沒有隨之而來,酒吧裡的人們像是根本沒注意到他的存在,彼此都放低音量的在交談,眼神也不隨意飄移,保持著人與人之間最低限度的界線與隱私。


而金南俊一眼就看見了坐在吧檯上的RM,那個男人輕晃著酒杯,盯著裡頭的褐色液體出神,他今天穿了一件簡單的白色高領,外面就套著簡易的西裝外套,而他臉上那副眼鏡簡直將他的魅力從滿分的一百提升到另一個境界了。


至少是讓金南俊光是看見就已經臉紅的程度。



拍了拍自己衣服上不存在的皺褶,金南俊緊張的朝男人身邊走去,不過才剛接近而已,那個原本還在發呆的男人像是驚覺到他的存在一般,轉頭看見他之後立刻燦爛的笑開,彎著眼眸朝他揮手。

金南俊僵硬的回了他一個微笑,感覺手腳都不是自己的了,就連簡單的走路他都已經踢到了自己的腳兩次,心跳更是誇張地蓋過了酒吧裡的音樂,讓金南俊幾乎耳鳴。


恍惚間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吧檯,而RM正牽著自己的手要自己坐在他旁邊。


「你今天穿的真好看。」男人在金南俊坐穩後語帶笑意地說著,鏡片後的眼眸裡彷彿盛滿著整片星空,美的讓金南俊屏息,他還伸手整理了金南俊隨意打上結的蝴蝶結,又笑說:「很可愛呢。」

不,你才可愛。金南俊心想,他可不能一直盯著人家的嘴巴看了,那樣太粗魯了。


「你也很帥。」最終他只是說了一句幾乎像是客套的評論,讓他想一巴掌扇死自己。

「謝謝。」但RM顯然還是為此感到愉悅,他因為這句稱讚而加深了嘴角的弧度,臉上兩個酒窩立刻就跑了出來。


金南俊差點就要忍不住親上去了,天知道他有多想親吻那對酒窩,那看上去比自己的還要甜美的多。

話又說回來,他當然沒親RM,那未免太失禮了,他只是伸手捧住那個男人比想像中還要柔軟的臉頰,修長的手指忍不住描繪著男人自嘴角開始蔓延到酒窩的笑意。


天,金南俊已經做好要被人教訓一頓的準備了,但他可不能說自己會為此感到後悔,一點也不。


而令人驚訝的是RM並沒有躲開金南俊貿然的舉動,甚至在金南俊溫暖的掌心中瞇起眼睛,像隻慵懶的貓咪在享受那般,伸出舌頭輕舔金南俊手指滑過他嘴角的地方,就差沒有打呼嚕了,看的金南俊雙眼發直。


兩個人陷入詭異的親密與距離感當中,直到酒保為金南俊也端上一杯調酒才讓他趕緊將手收回來,尷尬的拿起酒杯就喝了一大口,接著在下一秒因為酒精的嗆辣而咳個不停。

RM調適良好的眨眨眼,他輕拍金南俊的背,不慌不忙的說:「別喝那麼快,這樣喝酒你一下就會醉的,但我還想和你說說話呢,南俊。」


金南俊臉紅的嚓嚓嘴角,他一反剛才動作的直接,眼神飄乎的不知道該往哪擺,他暫時不敢和男人對上眼睛,但是低著頭,視線自然就落在了RM被衣服包覆的胸膛上,那裡隔著輕薄的衣料還是看得出有線條並且是飽滿的肌肉,這讓移不開目光的金南俊覺得自己簡直是個該死的變態。


RM顯然注意到他的視線了,那個男人咯咯的笑了起來,他牽起金南俊無處安放的手,拉著他,將他的掌心按在自己的胸口上,自己的手則覆上了金南俊骨感的手背,與他十指交疊著。


「喜歡嗎?」RM輕笑著,像是隻偷了腥的貓咪,狡詐卻美麗。

「南俊要是喜歡,想怎麼樣都可以喔。」他輕聲說著,像是低語又像是在念著什麼能夠將金南俊迷惑的魔咒。


怎樣都可以?金南俊想他大概沒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

別開玩笑了。


金南俊將手抽了回來,在RM驚訝又有些受傷的視線中慌亂的解釋:「對、對不起,只、只是這一切有點太快,是我太亂來了!」

他拉攏了自己的外套,把手安分的收回了自己的膝蓋上,保持第一次見面該有的距離。


「南俊你……不是說相信命運嗎?那你怎麼──」RM歪著頭,說著說著就沒了下文,他看金南俊突然拘謹不安的樣子,只是重新拿起了自己的酒杯,像是失神般地盯著裡頭的液體。


他們彼此無言了好一會兒,RM才緩緩的開口:「南俊……你對於愛情的兩種面向是怎麼看的?」

他垂下了眼簾,試圖掩飾眼底洶湧的情緒,卻被金南俊看的一清二楚。

「愛與不愛……嗎?」他結結巴巴的想要釐清問題,卻看著幾乎是要哭出來的那個男人,突然莫名地想要擁抱他。


然後故事便回到了一開頭。


RM在一個眨眼、一個呼吸的時間裡抹去了自己臉上所有的情緒,再抬起頭的時候又是那個桀傲不遜的男人。

他搖搖頭,看似輕挑的揚起嘴角,將杯子裡的酒水、連帶著他反應過度的那些情緒全部飲盡。

男人將好看的臉龐湊近到金南俊面前,將字句輕輕吐露在金南俊已經染上一層粉色的臉頰上。


「是我愛你……還是你愛我。」RM說著,他忍不住因為金南俊羞澀的反應而露出更多笑容,緊接著在他轉過頭時悄悄將嘴唇湊了上去,引燃他們之間過於乾燥的空氣。


希望他會喜歡自己今天剛買的蜂蜜味護唇膏。男人一邊分心的想著,一邊就張開了自己的嘴巴好讓金南俊能順利的將他柔軟的小舌探進來。


他想這大概是金南俊第一次接吻吧,因為他的親吻根本毫無技巧可言,但是RM察覺了金南俊明明早就是迫不及待,對待自己的動作卻還是那麼小心翼翼,甚至可以說是呵護備至。


栽了吧,所以才說是命運啊。

RM輕輕閉上眼睛,終於放任自己沉浸在金南俊的親吻以及他身上淡淡的奶香氣中,直到他感覺到金南俊的換氣有些不順暢,才輕輕地推著他起伏劇烈的胸口讓他退開。


意猶未盡的舔著嘴角,男人見金南俊滿臉的潮紅,圓潤的眼角還有些濕潤的模樣,不由得輕輕笑了起來。

「所以呢?」RM溫柔的問,他將散落在額前的髮絲往後一抓,刻意顯擺自己好看的側臉和頸部線條,並且在金南俊的視線赤裸的迎上來時,高興的在心裡笑開花。


「你想好答案了嗎?」

只是見到金南俊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模樣後,他便又不自信地補上了一句:「這不是道選擇題,你知道的,我不想強迫你。」

我只是想聽你親口說出來。


「啊……那個啊、」金南俊一副從恍神中驚醒的反應,他察覺了男人在對他提出任何邀請之前總是會有的退縮,只覺得不可思議。

明明就是那麼有魅力的一個人,我才是該要退縮的那一個啊。


金南俊做了一個深呼吸,接著大膽的握住了RM的手,將那隻手拉到了自己的唇邊輕輕的在他的指節上落下一個親吻。

「如果不是選擇題的話,是非題,我選擇『是』的話,這是不是代表我愛你的同時,你也愛著我呢?」

「啊……」RM愣愣的看著自己被緊握住的那隻手,鏡片後的雙眼頓時睜的又大又圓,隨後他將視線往上移了一些,看著表情沒比自己好到哪裡去的金南俊,不禁覺得可愛。


最後他傾身向前去親了親金南俊紅透的臉頰,溫柔的回答:「是呢,我愛你。」

金南俊看著RM彎起嘴角卻笑得那麼羞怯的模樣,他也害羞的將臉摀住。



「……我也愛你。」他說,然後他們接吻。



──end.

评论(3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