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25)

我真的快把自己的腦袋燒死了,跟大家說一下要有心裡準備喔,大概快結束了。

還有我很疑惑你們真的想收本子?真的??

※ABO設定,不喜歡繞開

※糖南※南俊受

-------------------------------------------------------------


「如果我不是一個omega,哥還會一樣喜歡我嗎?如果我一無所有了,你還會要我嗎?這樣一文不值的我。」金南俊說這話的時候,眼神都沒敢對上閔玧其的,即便他現在什麼也聞不到,他還是知道那個男人在生氣。

或許說生氣都只是過於輕率的判斷。

 


「哥、玧其哥。」

金南俊諾諾的喊了聲,他看著盤腿坐在地上的閔玧其,有些不安於自己的位置。

他是不是不應該坐在床上,是不是不能以這樣的高度和姿態俯看著這個alpha?


金南俊緊張的抱緊了懷中的玩偶。

閔玧其懶懶地抬了一下眉毛,他將手肘靠在膝蓋上撐著自己的臉,看著金南俊不知所措的模樣,他悄悄勾了下嘴角。

「你想說什麼?」閔玧其冷淡的問。


金南俊望著他面無表情的alpha,內心的浮躁倒也跟著穩定了下來,大概是被那樣的冷漠給感染,變的無所謂了,他鬆手讓懷裡餅乾模樣的抱枕滑落至地面,就掉在閔玧其腳邊不遠的地方,然而那個男人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金南俊微笑,他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笑的,但就是忍不住,他說:「哥,我想我們、我們還是算了吧……」

金南俊說話的時候低頭直盯著自己的手,他左看右看,把手掌緊握成拳之後鬆開——當然什麼也沒有抓住。

「是嗎,為什麼?」閔玧其還是那樣,反常的冷淡的幾乎要凍傷金南俊的心,這讓他不禁想起了那個醫生。

金南俊緊咬住下唇。


「在醫院的這幾天,我想過了,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想了很多很多。」他搓搓自己的手臂,莫名覺得不自在,這樣暴露在閔玧其銳利的視線裡。

「我好像、不能跟哥在一起了……對不起,其實我說我喜歡哥的那些話,全都是騙人的。」

(我愛你)

「當哥說你也喜歡我的時候,我真的好後悔,總覺得那一切都是不存在的,我不敢看哥的眼睛。」

(我最愛的那雙眼睛)

「哥不會知道的,我每次被哥抱著的時候都緊張的在發抖。」

(我想要你吻我)


話還沒說完,金南俊卻闔上嘴巴,死撐著彎起嘴角,不願意繼續。

有些句子應該要被說出來坦白卻被他吞回了肚子裡,他靜靜看著閔玧其,猜想著這次的沉默會持續多久。


差不多了吧,擊碎我們之間的所有。



聽金南俊這麼說,像是要分手的意思,閔玧其終於忍不住崩下他努力佯裝出的不在意,曲起膝蓋,將臉埋進了自己的手掌中,不讓弟弟看見他此刻失控的表情。

「早就知道了。」閔玧其的聲音在顫抖,聽上去是那麼樣的脆弱,讓金南俊愣在了那裡,而他接著諷刺的說:「我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是我、都是我的錯,為什麼要那樣不知好歹的緊抓著你不放?」

「玧其哥……」

「很討厭吧?」閔玧其輕笑了一聲,好似滿不在乎,金南俊卻看見他的肩膀隨著他每一次抽氣而起伏。


那個alpha說:「我就不該標記你的。」


而他的omega愣愣地摀住自己曾被留下印記的地方,他望向alpha的視線裡除了茫然看不見任何情緒,就只是一片空白。



「是啊……你的確不該那麼做的。」一陣意料之中的沉默之後,金南俊卻是那樣溫柔的附和著。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下床來到閔玧其的身邊,還伸長了手攬過他哥此時看上去那麼單薄的肩膀,將他整個人拉進了自己懷裡。


金南俊剛分化的那會兒閔玧其也是用這樣的擁抱安撫他,一次又一次的,那麼溫柔的接納他所有的驚慌與焦慮,現在他只是用同樣的方式來對待這個陷入悲傷中的alpha。


「哥你絕對不知道,你標記我的時候我都在想些什麼。」金南俊說話的聲音裡不合時宜的染上了一絲笑意,他湊到閔玧其耳邊小聲的說:「大概就是一邊尖叫否認自己是omega,一邊卻又因為被哥標記了而竊喜著。」

「很奇怪吧,雖然我那時候真的很絕望。」金南俊好像並沒有注意到閔玧其突然僵住的身體,緊緊抱著他哥就像隻無尾胸那樣,一邊還接下去說個沒完,「……所以我說哥你不該標記我的。」


「如果喜歡我,不是應該先約我出去嗎?和我吃個午餐,烤肉給我吃,然後我們再去河邊散步,如果人不多,哥就鼓起勇氣牽我的手,要很自然的那種。」金南俊放鬆的將下巴靠在閔玧其的頭上,他瞇起眼睛,看著旁邊他剛掉下來的抱枕,分心的想要去撿起來,嘴巴卻接著說:「晚上我們還可以去公園坐坐,可惜我們這裡不太有星星,要是那個時間沒有其他人,哥就可以很酷的攬著我的肩膀……或是我抱著哥也可以,像現在這樣?」


「金南俊,你到底在胡說什麼。」閔玧其口氣極差的打斷,但是他不再遮著自己的表情,轉而伸手把金南俊的手給拉下來緊握著圈在自己的胸口。

而金南俊看也不看他哥通紅的眼睛和臉頰上的水痕,只是任由那個alpha獨自處理自己的狼狽,他什麼都不管,沒有安慰也沒有歉疚。

「我在說……回宿舍之後如果孩子們都睡了的話,或許進展能夠快一點,我說不定會讓哥吻我。」金南俊用下巴拱亂閔玧其的頭髮,又收緊了手臂將他哥整個人都圈在自己懷裡,突然他感覺自己的鼻子發酸,視線也突然模糊了起來。


「我都說的這麼明白了,難道哥還不懂嗎?」說著說著,金南俊的聲音變了調,他低頭靠在閔玧其的肩膀上,讓alpha即便轉頭也只能看見他的頭頂,他說話的聲音裡還帶著哭腔,有些結巴的低問著:「但是、但是如果我把腺體摘了……」

這一句話就像一把刀那樣刺進閔玧其的心裡,alpha瞬間僵直整個身體,金南俊也感覺到了,這讓他後面要說的話通通都梗在喉嚨裡,怎樣也說不出口,金南俊幾乎無法呼吸,接著他鬆開了自己還抱著閔玧其的雙手,然後推開他的alpha。


「如果我不是一個omega,哥還會一樣喜歡我嗎?如果我一無所有了,哥你還會要我嗎?」那個omega輕輕地問,「這樣一文不值的我。」


他知道他這樣說閔玧其大概無法相信,可金南俊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他也不確定這麼做到底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或許、只是或許,摘了那個腺體對他或者對大家都好,畢竟那個醫生也說了,抑制劑根本不是辦法,要就從最根本的方法解決。


他想醫生或許是對的。

畢竟不管是外在還是內在,他從來都不是個能夠配上閔玧其的omega,既然如此,乾脆就做回普通人吧,將那股令人生厭的葡萄味從所有人的生活中抹去,做回「金南俊」。

 


评论(2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