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All南俊】快快睡,祝好夢

愚人節快樂!

我來補償大家受傷的心靈了,被愚人節傷的不輕吧哈哈哈。

關於獸化,給大家看看我的腦洞。

※獸化注意,和現實沒有一點關係,除了金南俊很可愛之外

※all南※南俊受

-----------------------------------------------------------


金南俊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一大早他就被金泰亨給騷擾,弟弟跑來他床上搗亂,一直用毛茸茸的東西在他身上搔癢,但是一睜開眼睛,金南俊就發現弟弟今天有點不太一樣了。

他揉了揉自己沒睡醒的眼睛,只不過是伸手摸摸金泰亨的下巴,弟弟的尾巴就會晃個不停,突然多出的耳朵也像是在發抖一樣,興奮地停不下來。


……是狗嗎?他失笑出聲。

太可愛了。


「泰亨啊,你怎麼突然變這樣了?」面對這樣的情況,金南俊表現出比預想中還要冷靜的反應,他看著趴在他大腿上的弟弟一臉享受的模樣,又看著他毛茸茸的耳朵,仔細研究了一下,如果依照花紋判斷的話,就是隻老虎。

「不知道。」金泰亨不滿意金南俊停下手上的動作,往他哥的大腿上輕輕咬了一口,在他哥的睡褲上留下了一圈口水印。

「哥快點摸我~~」金泰亨難耐的嚷嚷,他的尾巴整個纏到了金南俊的手上,搔癢的讓金南俊瞇起了眼睛。


啊啊什麼老虎……是小狼狗嘛。


金南俊一邊摸著那條虎斑的毛絨尾巴,只見金泰亨舒服的上半身都癱軟在他腿上,唯獨把屁股翹的老高,嘴巴還一直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大概是在打呼嚕,弟弟的肚子貼著他的大腿,溫熱的感覺再加上發出聲音的震動,感覺實在很奇怪。

金南俊發覺這個早晨似乎變得不太妙,尤其在他感覺到金泰亨開始前後蹭著他大腿的時候。


該逃走嗎?


逃走吧。

他伸手抓住了金泰亨的衣領把他扔到床的另一邊,眼看弟弟一臉茫然,豎起的尾巴和蓄勢待發的匍匐姿勢卻儼然是要撲過來的模樣,金南俊當機立斷的逃出了房間。

「哥!」金泰亨在他身後不滿的大叫。


而金南俊只是頭也不回的跑去敲了隔壁兩個大哥的房門,接著不等人來開門自己就躲了進去。


「是誰?」金碩珍的聲音傳來,溫柔的聲線在早晨裡染上了一絲沙啞,明顯是被金南俊製造的聲響給吵醒,然而正當金南俊轉頭要道歉,他張了張嘴卻愣在那裏說不出話。

「南俊?」他們大哥睡眼惺忪的坐起來,才剛掀開棉被要下床,立刻就被金南俊那種像是被人掐住喉嚨的尖叫給嚇醒。

「呀金南俊你那麼大聲做什麼,把哥嚇了一跳!」金碩珍睜大眼睛,奇怪的看著他貼在門板上的弟弟,困倦的打了哈欠。


「哥……」金南俊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他慢慢的貼著牆壁往他哥那邊靠過去,見金碩珍沒有任何奇怪的舉動之後才放心的往床上撲過去,壓著他哥,緊抱著不放。

而金碩珍整個人被金南俊的重量壓的臉都白了不只一點,他扭了扭自己的身體,好不容易才讓弟弟鬆手給他自由。

拍拍自己剛剛喘不過氣的胸口,他沒好氣的說:「你想壓死你哥啊,臭小子!」


「哥~~」金南俊翻身抱住金碩珍的手臂,委屈的喊著,害他們大哥一大早起了一整身的雞皮疙瘩。

金碩珍看金南俊這樣還以為弟弟可能是做了惡夢還是怎麼著,居然一早來找他撒嬌,正想佯裝溫柔的安慰他,誰知道才轉身把金南俊拉進懷裡而已,他的尾巴便一晃一晃的暴露了他愉快的心情。

真該死,金碩珍轉頭瞪了自己又白又蓬鬆的尾巴一眼。


……嗯?

金碩珍愣愣的伸手抓住自己屁股上突然多出的玩意兒,沒想到抓的太大力,疼的把自己逼出一把眼淚。


「啊西!」

他痛的大叫,本來還窩在他懷裡的金南俊立刻抬頭看了他一眼,接著軟軟的說了句:「哥是狐狸啊。」

金碩珍聽他這麼說,耳朵敏感的抖了抖,而金南俊的手馬上就放肆的摸了上來,剛剛還沒意識到頭頂那對耳朵的存在,現在被金南俊摸了這麼一把,他只覺得有一股熱度衝上了他的臉頰。


要不是他把嘴巴閉的死緊,差點就要沒出息的喊出聲來了。


「哥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金南俊問,見他們大哥和具攻擊性的金泰亨不太一樣,手便開始不老實的抓住了狐狸鬆軟的尾巴,對著那一大坨像是棉花糖的白毛又搓又揉的。

「……不知道。」金碩珍咬牙切齒的說,他一把抓住金南俊在他尾巴上做亂的手,接著翻身將人壓在了自己身體下,他們兩個人都只穿著輕薄的睡衣,現在身體整個貼在一塊,金南俊當然清楚感覺到有東西正抵在自己的腿上。


他臉紅的推著他們大哥的胸口,急忙的說:「哥、哥你冷靜,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不摸了!」

「來不及了。」說著金碩珍就粗魯的把手伸進金南俊的衣擺,冰涼的手掌貼在溫熱的腰窩上,立刻就讓金南俊使不上力,這還沒完,金碩珍抓著金南俊的褲子,像是要往下拉的樣子。

金南俊嚇的大叫應該還在房間裡的另一個人


「玧其哥!!!」


他這麼一喊,金碩珍的確愣的忘記要動作,還以為他們大哥會放過他的金南俊扭扭身體想要逃開,沒想到金碩珍直接扣住了他的腰,不讓他亂動。

金碩珍瞇起眼睛,他壓低身體,好看的臉直直逼近金南俊,就停在兩人的唇瓣側頭就能夠接吻的距離。

「想逃走?這火可是你點的。」金碩珍沙啞地說。


金南俊吞了吞口水,他感覺他們大哥說話的時候那些空氣都撲在他的臉上,像是帶走了所有氧氣,讓溫度上升。

就在金南俊認命的閉上眼睛,想著要承受這一切的時候,金碩珍卻突然撐起身體,一雙大耳抖了一下,他轉頭往身後看去,只見閔玧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起床,還慵懶的坐在他的床尾,正晃著他的黑色尾巴,饒富興趣的看著他們倆。


「我聽見有人叫我。」他看著金碩珍充滿危險的眼神解釋道,聳聳肩,無所謂的說著:「沒想到趕上了一場好戲。」

金碩珍輕笑,他一邊搖頭一邊從金南俊身上坐起來,就坐在弟弟的跨上,他扭頭對閔玧其說:「這是我的獵物,你晚了一步。」


言下之意就是,你可以滾了。


「喔?」閔玧其嗤笑,他滿不在乎的勾勾嘴角,伸手解開自己睡衣的釦子,一邊就爬上了床來到金南俊身邊,拉起他弟弟的手貼在自己唇邊,然後張嘴舔了一口他的手腕,又將犬齒抵在那些血管上頭。

「真巧,我也看上他了呢。」他壓低聲音說著,接著還真的往金南俊手腕上咬了一口,留下了很深的一排牙印,就是一隻有地盤性的豹子。


金南俊簡直疼到想要爆打他兩個哥哥一頓,眼淚都噙在眼角了。


「不能共享嗎?」閔玧其笑笑地看似溫和,眼底卻是閃著危險的光,比剛才的金泰亨還要嚇人。

「不能。」金碩珍一口回絕,他回了弟弟一個甜甜的微笑,漂亮的尾巴卻是豎了起來,警告的意味明顯。

「真可惜。」閔玧其說著,他看金南俊死命朝他使眼色的模樣不禁笑了出來,他黑色的尾巴輕輕掃過了金南俊的臉頰,很是愉快的說著:「那麼我只好把他搶過來了。」


接著閔玧其便撲到金碩珍身上,兩個人抓著對方滾到了地板上,大概是理智還在,因此想像中的攻擊到是沒有出現,他們只不過緊抓著彼此的衣領和手臂牽制著對方,最嚴重也不過就往對方身上咬了幾口。

……還真是像動物呢,老用嘴。金南俊無奈的想,他看著他滾在地上的兩個哥哥,毫不猶豫地逃出去了。


我愛玧其哥,玧其哥是我英雄。

他感動的想,走之前還不忘在金碩珍身上踩了一腳。

 


逃出危險的哥哥房之後,金南俊闖進了好友和朴智旻的房間避難。

只不過當他看見兩個坐在地板上討論事情的人之後,面對裡頭的一貓一狗,金南俊不知道他究竟要不要待下去。


「連你們也?」他崩潰的把臉埋進手掌裡。

而鄭號錫和朴智旻只是疑惑的對看了一眼,接著年紀稍長的那個便起身去把金南俊牽過來到他們旁邊坐下。


「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呢。」鄭號錫溫柔的抱住金南俊拍拍他的背,安撫此時正在獨自崩潰的朋友。

「起床才發現的。」朴智旻也湊上來,他順了順金南俊有些散亂的頭髮,和鄭號錫兩人用身體將金南俊圈在他們之間。


「不過好奇怪啊,南俊怎麼就沒事呢?」鄭號錫問,他在金南俊的頸窩那邊嗅了嗅,除了沐浴乳的香氣之外,還真的聞不出任何一絲動物的氣息,當然,別人留下的氣味不算。

朴智旻點點頭,他的尾巴不知道什麼時候捲上了金南俊的手。

「我也想知道啊。」金南俊為了防止金泰亨那邊的悲劇重演,立刻就把自己的手給抽了回來,只見朴智旻的耳朵無精打采的垂了下來,尾巴也貼在地上一動不動。


「……我今天真的是走霉運。」金南俊嘆了一口氣,他看不下去的伸手揉了弟弟的頭髮一把,這才看見朴智旻重新露出笑臉。


這大概就是肉食性掠食者和可愛動物園區的差別,金南俊在這裡待了好一會兒,鄭號錫和朴智旻除了緊緊黏在自己旁邊不肯走,還時不時就要他摸摸耳朵之外就沒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

有貓有狗的地方果然是天堂啊。金南俊右手摸著趴在自己腿上的鄭號錫,左手則被朴智旻抱在懷裡,即便他才是不斷被索求的那個人,這種左擁右抱小動物的錯覺還是讓金南俊滿足的不行。


等到鄭號錫已經趴在他腿上舒服到一動不動,而朴智旻也牽著他的手在旁邊捲起身子睡著以後,金南俊才突然回過神來,想起了他到目前為止還沒見到的田柾國。

想到他們忙內,又想起了外頭那三個危險分子,他突然擔心了起來。


於是金南俊只好小心的從兩隻貓狗中間抽身,他看著想要留住他的鄭號錫和朴智旻,捨不得的抱抱他們,接著幫他們從床上拉了一條棉被,哄著他們等到兩個人都睡著了之後才離開。


天,他怎麼有種棄養小動物的罪惡感。金南俊心痛的轉開他們忙內獨自一人的房間。


然而房內的情況和他想的不太一樣,他原以為田柾國可能還在睡覺,或是正因為自己的改變而焦慮,沒想到弟弟已經坐在電腦前面打遊戲了,跟沒事一樣,好像頭上那對大大的耳朵一點也不影響他。


金南俊服了,他在自己心裡翻了一個白眼,覺得自己剛才的擔心根本是多餘的,他見田柾國還專心在遊戲裡的樣子,轉身打算回去可愛小動物園區治癒自己疲憊的身心。

想著和他們兩個一起打嗑睡好了,說不定睡醒就沒事了。


「南俊哥你別走。」

金南俊正要走開,田柾卻在這時候叫住他。

「我有事情找哥。」他們忙內說話的時候看都沒看他一眼就自顧自地講下去:「等這局打完就好,哥先去我的床上睡一下。」


金南俊覺得很鬱悶,但他還是留下來了,他張望了一下他們忙內的新房間,不是特別大,但終於有位子擺上一張床了,他困倦的打了一個哈欠,一大早被金泰亨吵起來,還真是有點累了。

拖著身體倒在忙內柔軟的床上,金南俊順手扔開田柾國亂丟的髒衣服,窩在床上就幫自己喬了一個舒服的位置。

昏昏沉沉的,他其實也沒有睡的很熟,就是覺得忙內蓋的被子太薄了,有點冷,不過和金泰亨不同,田柾國打遊戲的時候倒是很安靜,除了滑鼠和鍵盤的聲音之外就沒有那些惱人的鬼吼鬼叫了。


想著想著金南俊覺得這種要睡不睡的狀態實在很惱人,便不耐煩的扭著身體亂動,而他聽見了田柾國輕輕地問了他:「哥睡不著嗎?」

金南俊有些生氣的哼哼兩聲就當作是回答了,他翻了一個身背對田柾國,突然的,那些細微的操作聲響全都消失了,正當金南俊覺得奇怪,他便感覺棉被被人掀開,冷空氣竄進來讓他打了一個冷顫,但很快的那就被溫熱的胸膛取代。


金南俊感覺田柾國從背後抱住了自己,兩隻有力的手臂就那樣橫在自己胸前,是讓人感到安心的重量。

糟糕,他真的快睡著了。


「……你要跟哥說什麼?」金南俊迷迷糊糊地問著,他轉了一個身,將自己整個人都縮進忙內的懷裡。

太冷了。他告訴自己,他得往溫暖的地方靠。


「沒什麼,就是看哥折騰了一個早上,想讓哥休息就故意叫哥留下了。」田柾國邊說邊挪動身體,找了一個更好的姿勢讓金南俊能夠靠在自己身上。

「你怎麼……怎麼知道的……」金南俊軟糯的嘟囔,他因為把臉埋在田柾國的胸口,說話的聲音更不清楚了,幾乎可以說是完全聽不見。

但田柾國卻一字不漏的全聽見了,他收緊了手把金南俊抱的更緊一些,他回答:「嗯……從V哥在搔擾哥的時候我就醒了,大概是兔子的聽力太敏銳了吧,所以才打遊戲,為了蓋過哥哥們的聲音。」


「啊……兔子。」金南俊喃喃,終於是睡著了。


田柾國低頭看著他哥睡覺的模樣,彎起嘴角,垂下自己的耳朵,壓在柔軟的枕頭上以便阻絕其他房間裡傳來的聲響,他抱著懷裡的金南俊,跟著沉沉進入夢鄉。

 


祝好夢。


评论(2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