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旻南/泰南】命運之下

這篇的上篇是宇宙塵埃,然後是源於初始

因為時間過了很久了就丟連結給大家,我自己真的很喜歡的設定,想做結尾。

感想放最後。

※再去看過一遍DNA的MV跟歌詞吧,是連在一起的

※旻南,泰南※南俊受

------------------------------------------------------------


你說你愛我。

說你愛我。

你愛我。

愛我。

我。


金泰亨牽著金南俊的手,在大太陽下逛遊樂園,兩人的手心之間不免有些黏膩,但他卻不願意放開,緊緊的,勒的金南俊的指間有些發疼。

「泰亨啊……」他喊著,想打斷這樣的動作,卻在弟弟掛著微笑轉頭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總是這樣的,你的笑容一直都是我所追逐的所有,只要你能快樂,什麼都好。


金南俊在沉默中和弟弟十指緊扣,他看著金泰亨只要別開臉就會沉下來的表情,心臟卻不受控的狂跳。

我知道這不正常。

對哥哥和弟弟的關係來說,我們之間有了不該有的情感。

大概超越了喜歡,超越了愛,超越了一切承諾。


泰亨。金南俊輕輕含著這個名字,不願意輕易吐出。

從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了,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弟弟。


愛人。



金南俊走路的時候比較慢,剛好金泰亨也不快,他們倆一前一後的走著,就差半步而已,金南俊悄悄握緊了另一個人的手。

「人好多,我們不要走散。」他說,接著乾脆大膽的勾住金泰亨的手臂。

金泰亨轉頭看了眼金南俊,微微一笑,他溫柔的說:「不會的,我不會讓哥離開我身邊的,就算真的走散,不管哥在哪,不管要走多遠,我都會帶你回家。」

不要離開我。

不要。


 

「今天要跟弟弟出去啊?」朴智旻雙手環胸的椅在門邊,看金南俊翻著衣櫃選衣服,手忙腳亂的模樣就像是要去約會。

朴智旻的眼神暗了暗,他不著痕跡的抓緊了自己的手臂,臉上卻笑容依舊的問著:「我幫你?」


金南俊轉頭一臉委屈的看著他,舉著手上兩件花色一模一樣的衣服,差別只在有袖子沒袖子,朴智旻走上前將他所有的不快全都吞下肚,皮笑肉不笑的將無袖的那件衣服抽走,語氣狀似愉快的說:「穿有袖子的吧,不是我買給你的嗎,好看。」

金南俊歪著頭看了看手上的衣服,最終將它掛回了衣櫃,伸手拿回了那件直條紋的無袖,他半是抱怨卻語氣甜蜜的說:「上次我穿那件衣服,泰亨說不喜歡,但這是你送我的,我不肯給他改,他就去買了件一模一樣的回來剪了袖子給我。」


「啊……這樣啊。」朴智旻將手背到身後緊握著不讓人看出端倪,他低下頭在金南俊換衣服時忍不住猙獰的瞪大雙眼,咬緊牙關,抬起頭卻收起了一切情緒。


「哥穿無袖的也好看。」他走到金南俊身後摟住了他的腰,將下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和他一起看著鏡子裡的他們。

鏡子裡頭的金南俊和他的臉上都掛著淺笑,差別只在金南俊臉上有兩個酒窩陷了下去,朴智旻不禁加深笑容,側頭親了上去。

「哥真可愛。」

你是我的。

「我愛你。」

你愛我嗎?

 

說你也愛我。

你也愛我。

也愛我。

愛我。

我。



金南俊無奈的陪著弟弟玩了一個又一個刺激的遊樂設施,剛才坐雲霄飛車他是真的差點把午餐的炸雞給吐出來了,但是看金泰亨那麼開心的模樣,他也只是癱倒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弟弟一蹦一跳的戴著頭上大大的米奇耳朵去便利商店幫他買水。


我是不是太寵他了?

金南俊一邊摸著自己頭上多出來的那個蝴蝶結奇怪的想。


但是我……離不開你。

他看著弟弟逐漸縮小的背影,虛弱的伸出了手試圖留下他,但這當然起不了任何作用,真奇怪,明明就是他自己讓人離開的,卻是耐不住寂寞的感到孤獨,即便遊樂園的周遭全是人。

就像他決定搬出了兩個人的家,去和另一個所謂戀人的男人同居,心裡卻不曾有任何一刻將金泰亨遺忘。

和朴智旻在一起的時候他很開心,但是卻寂寞的不得了。


就算朴智旻老是抱著他睡覺,他也總是想起金泰亨,想他一個人在家不知道有沒有蓋好被子,就算朴智旻牽著他到屋頂去看星星,用好聽的聲音說著那些浪漫的故事,他依舊不能阻止自己想起和金泰亨兩個人在半夜時散步去公園看月亮的時候。

他們兩個什麼話也不說,心卻被塞得滿滿的,在月光下,彷彿成為了一體。


金南俊低頭,他把臉埋進自己的掌心,深怕被別人看見了自己突然落下的淚水。


怎麼辦,我已經忍不住了。

那天的電話裡,我甚至說了愛你。

我說我愛你。

愛你。

愛。


我一直試圖逃離所謂的命運,但是現在看來,就連朴智旻那樣動人的愛情都不能打動我分毫。

我從不回應他的感情,除了親吻和擁抱。

因為我說不出口,說不出愛你。

我的愛,從來就只給了一個人,我的心也容不下其他。


但這是不對的。


金南俊握緊了自己的左手手腕,感受掌心底下一跳一跳的脈搏,閉上眼睛,默念著那個人的名字。

「泰亨。」他輕輕呢喃,將這個他幾乎刻在靈魂上的名字傾吐在空氣中,讓風帶走一切,抹去所有愛戀的痕跡。

假裝這樣的罪惡不存在。

悖德。

 

金南俊痛苦的撕裂著自己的感情。


血液裡的DNA告訴我,那個人就是你。

我的每一次心跳,都像是在告誡我、提醒著我的罪惡。

但是我能怎麼辦呢?


再多再多的數學公式淹沒我,我都握緊了筆桿,在那上頭用數字拼湊出你的輪廓。

揮之不去的宗教戒律讓我窒息,在每一次擁抱你之後都忍不住流淚,因為那樣洗刷不去的罪惡,因為幸福。

我曾著迷不已的宇宙的規律,最終,我在無盡的黑暗裡看見了你的身影,就像一道光,照亮了全部的我。

 

命運的證據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偶然。


 

金泰亨站在金南俊的面前,他慌張地放下剛買回的水,手忙腳亂的試圖用袖子擦去金南俊臉上再也抑制不住的淚水,看見這樣脆弱的哥哥,金泰亨只能緊緊握住金南俊向他伸出的手,安撫的說著一次又一次的「不要擔心」。

My love.

 


不遠處一個人站在那裏的朴智旻僅僅是壓低了帽緣,轉身離開。

那張漂亮的臉上和金南俊一樣,佈滿著淚水。

但是他身邊卻沒人能夠安慰他,因為他的戀人此時正和他的「弟弟」在一塊,容不得別人插手介入。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愛情嗎?


朴智旻拉上了外套的拉鍊卻無法阻止冷風的侵入,他在人來人往的遊樂園中和金南俊一樣,感受到的只有孤獨。

為什麼?明明我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是了,知道你是我的那個人,然而我卻不是。

從一開始我的心臟就為了你而跳動,見到你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屏住呼吸。


真是奇怪。


 

「戴這頂帽子吧。」朴智旻從自己那邊拿了一頂紅色的鴨舌帽反扣在金南俊的頭上,還細心的幫他整理好頭髮,眼角餘光飄見鏡子裡自己開心的模樣,忍不住因為自己的虛偽倒盡胃口。

「真好看。」他一邊稱讚一邊牽著金南俊的手送他到門邊,不過將身體卻是靠在了門上不讓開,微微仰著頭,直到戀人紅著一張臉湊過來將嘴唇印上他的臉頰,朴智旻這才笑開了花,在移動自己的腳步前又捏著金南俊的下巴讓他低頭,自己才好狠狠地咬上他的嘴巴。


「玩的開心喔~」朴智旻對著戀人落荒而逃的身影無謂的揮手,直到電梯門關上他再也看不見金南俊為止,他才放下手,低聲喃喃:「……記得回家。」


我以為我找到了命運,告訴自己這一切都不是偶然。

然而你卻一次又一次的從我身邊逃開,只為了你的「弟弟」。

真可笑啊我。

該怎麼樣才能打斷你們兩個之間的連結,該死的DNA,罪孽的至親。


我以為我們才是。

Ture lovers.


 

金泰亨為了金南俊著想也就沒再說要去玩設施,只不過再次牽緊了他哥的手在遊樂園裡閒逛了起來,不過金南俊倒是不樂意了,嘟囔著如果不玩了就要回家。

這句話讓金泰亨停下腳步,他放開哥哥的手,轉身看著他,而金南俊一沒注意就煞車不及,整個人都撞進了金泰亨懷裡,好在弟弟反應的快,及時抱緊了他,才不至於讓金南俊往前撲倒。


「泰亨?」金南俊奇怪的看著他表情不好的弟弟,伸手要牽他的手卻被躲開,一種被刺傷的錯覺讓金南俊後退了一步,臉色蒼白。


「哥就這麼想回家?」金泰亨低下頭,額前過長的瀏海遮去了他所有的表情,但從他緊握到浮上青筋的拳頭,金南俊不禁慌亂了起來,想說對不起,但是不知道該為什麼道歉。


「哥真的……真的就那麼喜歡朴智旻嗎?」金泰亨低吼著,他抬起頭,讓金南俊能看見他此時心碎到幾乎是絕望的表情。

「我不好嗎?哥的泰亨哪裡不好?」他向前一步抓起金南俊的手按在自己的左胸口上,用力的讓他哥完全抽不開,又說:「哥明明、明明說了愛我!在那通電話裡!」


「因為你是哥的弟弟,那不是──」金南俊慌亂的想要解釋,金泰亨卻粗魯的用一個吻打斷這一切。


他將金南俊壓到牆上,也不管會不會有其他遊客經過,雙手按在金南俊的身體兩側讓他沒有逃開的機會,不再逃避或是忍讓,直接咬上他哥比起自己來的豐厚的嘴唇,和平常那樣的溫柔撒嬌不同,在金南俊的唇上粗暴的留下了傷口,血腥味頓時蔓延在兩人的口腔。


「不管,我不管。」金泰亨霸道的說,他捏著金南俊的下巴讓他只能看著自己,「我知道你說的愛是什麼意思,別想用那種糟糕透頂的理由欺騙我。」

我知道你愛我,跟血緣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也愛你。

永遠,永遠的。


就是這該死的DNA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偶然。

我在尋找的人就是你。

像是在互相呼喚一樣,我們的愛。

比愛情更親密,比死亡還要悲痛。

你向我伸出的手,我會緊緊牽著,每一次,這就是命運的牽引。


我想要你。

 


「哥……對你而言,我究竟是什麼?」朴智旻在床上抱緊了金南俊,他不顧戀人的抗拒,就是不肯撒手。

「什麼?智旻你到底在說什麼?」金南俊想要轉身面向朴智旻,但他的戀人卻不讓他這麼做,摟著他的腰,將頭埋在他的頸窩裡,呼吸的聲音在顫抖,像是在哭泣。


「哥對我來說……南俊哥是、你是我的夢想啊。」朴智旻哽咽的說道,他感覺懷裡的人僵住了身體,自嘲的彎起嘴角,也不知道是在笑給誰看。

跟我在一起了就不要後悔吧。

因為我也是,賭上了一切才敢愛你。


不管這是不是命運。

我愛你。

下輩子的話,也想像現在這樣,向你訴說每個星星的故事。

或許、或許總有一天能夠打動你。

做著你也愛我的白日夢。

 

「我愛你。」他說,「那麼你呢?你愛我嗎?」

面對戀人的問題,金南俊只是閉上了眼睛,輕輕地嘆息,他回答:「不……智旻,我不愛你。」


我知道,該死!我一直都知道。朴智旻狠狠的在金南俊肩膀上咬了一口,卻是流著眼淚,哭得比誰都大聲。


 

「喂?」金南俊看了眼他好不容易睡著的戀人,接著放輕動作的下了床,走出了房間,上了屋頂去接電話。


「泰亨?怎麼又沒睡,很晚了。」他輕喊那個甜蜜卻又苦澀的名字,而電話的另一頭卻只剩下抽泣聲。

金南俊靜靜聽著好一會兒,他抬頭看著缺了半邊的月亮,認真的彷彿在那上面看見了宇宙的秘密。


『哥……』金泰亨低喊。

「嗯,哥在。」金南俊垂下眼簾,他微微彎起嘴角,在月光下的模樣是那麼柔軟又乾淨。

用只有在和金泰亨講話時會那麼溫柔的語氣。

比起戀人,更加繾綣纏綿。

但他們……


『我愛你……我真的很愛、很愛。』金泰亨說完就掛上了電話,因為他知道他不會得到任何回應。


的確,金南俊看著掛上的電話,僅僅是向著月亮彎起嘴角,一句話也沒說。

誰也沒看見,他自眼眶滑落的淚水。

那麼哀傷,那麼悲切。

滿滿的都是——


愛。


──end.


-------------------------------------------------------------


我第一次在文末說話,我通常不喜歡影響你們在閱讀後自己的理解,然而這系列的情感很特殊,但沒興趣的人可以跳過,一點也不影響。

旻南是戀人,泰南是親兄弟,荒謬的設定對吧?

泰亨在開頭的「你說你愛我」,最後一個字是「我」,而智旻在後頭的「說你也愛我」最後一個字也是「我」,這牽連到宇宙塵埃和源於初始的情感,他們都想要被愛,然而他們在意的卻是自己。

只有金南俊的「我愛你」最後一個字用了「愛」,而他的話甚至也沒有按照順序減字下來,那是因為他的愛情不在規則裡。

他對泰亨的感情不在現代社會中的任何一個規則裡頭。

但是他也從未回應過任何一個「我愛你」,不論是智旻還是泰亨,除了那通電話。

就到這裡,其他的我會另外發一篇文,免得影響大家。


95俊好吃喔,很久沒開虐,心情超好。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