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旻南】我們一起跳海

關於「我們一起跳海」這句話,感謝里歐老師願意借給我用!我好喜歡這句話!

因為這樣我才開了這麼大一個腦洞,雖然正值期中,我還是忍不住一口氣寫完了,至於兩個連載大家不要擔心,搞定考試跟作業就會更了,別再問我是不是坑了~

※私設滿天飛,不接受就繞開拜託

※人物形象參考春日mv

※旻南,微泰南※南俊受

-------------------------------------------------------------


那天金南俊原本打算要和金泰亨告白。

但是當他站在峨嵯山的山頂獨自迎來日出,那樣熱烈的情意突然什麼也沒剩下。


金泰亨沒來赴約。


是不是因為不想爬山?

是不是嫌他約的時間過於苛刻?

還是今天太冷了?

 

金南俊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彎起一抹諷刺的笑。


但是不肯為了我而經歷這些,那麼似乎這樣的愛情太過不堪一擊。

不要也罷。

 


「看來今天不適合爬山啊。」金南俊被山頂的低溫給冷到,他將手插進口袋,捏爛了本來放在裡頭的那張照片。

他與金泰亨的合照,上面他們笑得好開心。


這樣的單戀算是什麼呢?


看來就到這裡了,也只能到這。

愛過就好了。


金南俊看著美麗的日出逗留了一會兒,接著在太陽變的更加刺眼前轉身離開。

他掛在嘴角的那抹微笑始終沒有消失,雙眼卻是蒙上了一層看不透的暗色,再也沒有光芒。

 



金南俊下山後走了好遠好遠的路,他看見一個有棚子的候車亭,便坐在那裡等車,他坐上了一班不知道開往哪的公車,坐了好久好久,中途都沒有人上車,或許是時間還太早,車上除了金南俊就只有司機。

他選擇坐在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望著窗外越來越陌生的景色,覺得有些疲憊的將頭靠在玻璃上,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到他迷迷糊糊的醒來,公車已經開到了一個金南俊從沒到過的地方,他驚訝的看著窗外那片大海,沒有猶豫的按了下車鈴,他一個人什麼也沒帶的,就這樣手插著褲子口袋,只穿了帽T和一件衛衣加上幾乎不保暖,就是純粹好看的外套,像是感受不到寒冷一般,在冬末春初的海邊散步。


金南俊踢著腳下的沙子,放眼望去這一片沙灘幾乎沒人,他還以為這裡只有他一個,想著這裡似乎是被世界遺忘的角落,他一個人獨自迎來孤獨。


走著走著卻依然看不到沙灘的盡頭,不過金南俊也不以為意,還笑笑的時不時蹲在地上,研究正在爬行的寄居蟹,有趣的觀察著,海浪的聲音不大,但卻是這裡除了金南俊的呼吸和風聲以外唯一的聲響,好聽的不得了。

而金南俊研究寄居蟹的狂熱行動最終在被狠狠夾了一口之後告終,他委屈的捏著自己的手指,悻悻的繼續他在沙灘的行走,就這樣又走了好一段路,在他以為自己差不多要走到底的時候,卻突然停下了腳步,望著某個方向好奇的移不開視線。


那是一個男孩。


那是一個穿著條紋上衣和短褲的男孩。

他屈膝坐在海邊,只差那麼一點點就會被湧上的海水濺濕他的鞋子。


他難道不冷嗎?金南俊研究著那人寬大的領口不著邊際的想。

他的頭髮顏色真好看。

溫柔到令人著迷的粉紅色。


像是春天。

像是這世界上美好的一切。


邊想金南俊邊抓了抓自己剛染上的葡萄色,突然有股想要接近的衝動。


而事實上,他一直都是個行動派,當他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站在了那個人旁邊,尷尬的和人家打了招呼。

「啊……你好。」他僵硬的說話,不自在的把手收回了口袋裡緊緊握拳。


有著一頭粉髮的那個男人看著他眼底是無法遮掩的驚訝,不過隨即,那雙好看的眼睛裡立刻被笑意所取代,他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似乎是讓金南俊坐下。

金南俊被男人好看的笑臉搞得有點臉紅,本來他搖搖頭還說自己要繼續往後面散步,卻在那個男人輕輕的拉住他的褲管以後妥協的坐下,沒有絲毫掙扎。



「朴智旻。」那個人冷不防地說了一句,自從金南俊坐下後,他甚至沒看金南俊一眼,就只是出神的望著大海,臉上溫柔的表情卻讓人摸不著頭緒。

起初金南俊還沒意識到那是他的名字,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恍然大悟的回話:「啊……金南俊。」


名為朴智旻的男人輕輕點頭,微微加深了嘴角的笑意,接著他們倆便又無語一同望著海面發呆,朴智旻好一陣子沒再說第二句話,而金南俊也沒有打算要離開。

別人不知道的話怕是會以為他們是一起來的,但事實上,一切都是巧合罷了,他們不過是剛知道對方名字的陌生人。

毫無交集,正巧碰上一塊。


金南俊不禁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沒忍住輕笑了一聲,而這時候朴智旻又開口了。

「你為什麼要難過?」他淡淡地問著。


朴智旻這句看似不經意地問話,卻讓金南俊的笑容又僵在了嘴角,他轉頭看著朴智旻望向大海出神的側臉,盯了他好一會兒,才終於想起應該要反駁。


「我沒有在難過,你誤會了。」他說,像是為了要證明這一點,還刻意的揚起微笑。

但朴智旻還是沒有轉頭看他,只不過「嗯」了一聲,也不知道是代表什麼意思,他們之間又再度沉默。

金南俊開始感到不自在,今天早上的心情一瞬間又浮上來,讓他感覺冰冷,於是他又把手放進口袋裡了。


這時朴智旻突然不再遠望,反而低下頭,看著不斷湧上又退下的海浪,沒頭沒尾的說:「你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但不是現在這樣的。」

金南俊聽他這麼一說,嘴角沒有溫度的笑終於垮了下來,他看著男人被風吹起的粉髮,張了張嘴,卻再也無法說謊。


是啊,他怎麼會不難過呢。

畢竟在山頂上,他最終沒能等來另一個人。

無法更進一步的喜歡,就算這不是濃烈的愛,也依舊打擊了他。

 


朴智旻選在這時候轉頭,將金南俊赤裸的情感收進眼底,他還是那樣掛著一抹淺笑,好像很溫暖,卻帶著一絲冰冷,讓人有種恍惚的錯覺。


「你知道眼淚能夠化成珍珠嗎?」

朴智旻的話讓金南俊難看的笑出來,他不甚理解的看著那個男人,有些諷刺的說:「只有人魚的眼淚才那麼珍貴吧,抱歉了,但我只是個普通的人類。」


「……看來大海沒能帶走你的悲傷。」男人伸手將額前不斷被風吹亂的髮絲用力的向後撩,好像沒注意到金南俊在那一瞬間著迷的表情。

「走吧,脫下你的鞋子。」他指了指金南俊的帆布鞋。

「什麼?」然而金南俊只是疑惑的看著他。


接著朴智旻突然就站了起來,他跨了一小步來到金南俊面前,就橫在他和大海之間,男人微微低著頭,他看著金南俊並向他伸出手,再溫柔不過的說:「……和我一起跳進海裡面吧。」


這下金南俊完全被搞糊塗了,但男人的好聽的嗓音彷彿具有魔力,讓他真的就那麼聽話的脫下了他的鞋子,在能夠搞情楚這句話的意思之前就握住了朴智旻的手。

其實男人的手心不熱,卻緊緊牽住了金南俊的手,讓他有一種錯覺是周圍的寒冷不再,似乎溫暖了一些。


最後金南俊僅僅是無奈的說:「我不太會游泳。」

「沒關係。」朴智旻對他微微一笑,之後便將視線移回眼前的大海,「我保護你。」

說完他便拉著金南俊往海裡走,一步一步的,走在前方帶領著金南俊,那副溫柔的模樣和此時冰冷刺骨的海水完全成了極與極的反差。


金南俊明知道這樣很危險,卻沒由來的那麼順從,他看著走在他前面半步那個叫朴智旻的男人,即便海水已經淹到了他的胸口,他卻一點也不害怕。


甚至一直無法散去的那股悲傷,在此時竟消失的不見蹤影。



「你到底是誰……」在海水快要淹到自己的嘴巴之前,金南俊撐大了眼睛,好像想到了什麼,於是問了這麼一句。

而那名已經只剩下雙眼還在水面上的男人僅僅是回頭看了他一眼,接著便跩著他們牽在一起的手,拉著金南俊一同潛進水裡,讓大海完全掩沒他們。

 

金南俊說的沒有錯,他畢竟只是個人類,無法像人魚那樣在海裡呼吸,所以當他肺部裡的氧氣漸漸用盡,即便是痛苦,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用力握住男人的手。


──騙人,不是說要保護我嗎。

在黑暗襲來以前,金南俊用盡了全力想要睜開眼睛,然而海水卻模糊了他的視線。


──要死了……嗎?

感覺到嘴唇突然觸碰到了什麼,柔軟的不可思議,隨即金南俊的嘴被人渡過了像是氧氣的東西,讓他本能的向前想要獲得更多,但是那個柔軟卻離開了他的雙唇,讓海水緊接著用冰冷親吻他。

但是這樣已經足夠讓金南俊保持多一刻的清醒,至少是足夠清醒到能夠聽見朴智旻的聲音。


『哭吧。』那個男人說,『如果是在這裡,眼淚就不會被發現。』


金南俊昏沉之間卻依然清楚人在海裡無法說話,只是眼睛周圍突然多了一絲溫度,比海水溫暖,但也僅僅只是不那麼冰冷。


──他就知道,眼淚哪有可能會變成珍珠。

金南俊看著眼前模糊視線中一晃而過的魚尾,卻再也沒有力氣去看見這一切。


最終失去了氧氣的人類,即便盡全力撐大了雙眼,卻依舊無法看清眼前絕美的風景,當然他也不會看到,他的眼淚在那隻白皙的手掌中化為了一顆又一顆白色的珠子。

 


 

「啊、南俊哥!」

金南俊清醒在另一個陌生的地方,那一聲又一聲悲傷的呼喚將金南俊從黑暗中拉回,他睜眼看著這個充滿白色的房間,沒有了那種深沉到近乎黑色的藍,鼻尖充斥著刺鼻的消毒水,那股獨屬於海水的鹹味不見了。


聽著耳邊熟悉的低音炮,金南俊先是將視線落在了自己手上插著的針頭,接著又看了身旁空白的牆壁好一會兒,他才緩緩將視線移到此時正滿臉焦急的男人身上。

「泰亨啊。」他輕輕地喊,聲音卻沙啞的不行,遲鈍的男孩這才趕緊將水杯端至金南俊唇邊。


在金南俊緩慢的喝水過程中,名為泰亨的男人說了好多話,但是金南俊都沒有聽進去,只是在喝完水之後,對著男人微微一笑,不深不淺,有溫度的同時,也有著說不清的冰冷。


「哥……你為什麼要自殺?」金泰亨皺起眉頭,一雙好看的大眼裡滿是愧疚。

而金南俊只是輕輕搖頭,回答:「我並沒有自殺的意思。」

「那哥為什麼要跑進那麼深的海裡!是不是因為我──」

金南俊將手放到了男人的肩膀上好打斷他的話。


「跟你沒關係,泰亨。」他說,聲音裡一點情緒也沒有,「那只是你的選擇而已,我也一樣,做出了我的選擇。」

「可是、可是……」

「這真的跟你沒有關係。」金南俊嘆了一口氣,他輕拍金泰亨的肩膀,然而這並不帶有任何情感,只是安慰。


「泰亨啊,我已經、不愛你了,所以沒事,你一點也不需要感到愧疚。」


男人因為金南俊的一番話而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看上去是金南俊沒有預料到的悲傷,但是金南俊不懂,既然他當初選擇不要回應自己的感情,現在又為何要表現出傷痛。


金泰亨低著頭坐在金南俊的病床邊,在沉默了許久之後,他才有氣無力的低問:「既然不是那個樣子,哥又為什麼要跑到海裡面,難道你不害怕嗎……」

「啊……」金南俊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就輕輕笑了起來,他用手指輕輕摩娑著嘴唇,沒頭沒尾的說:「因為我在海裡看見了愛情。」


而金泰亨看著金南俊笑起來似乎是甜蜜的模樣,沒由來感到忌妒,但是他連自己在忌妒著誰都不知道,因為在金南俊被人發現的那個海灘上,除了他之外,沒有其他人。

 



當冬末春初的寒意不再,隨之而來的是春天暖洋的舒適,金南俊和那天一樣,什麼也沒帶便踏上了那片沙灘,不過這次他沒有再為了壞脾氣的寄居蟹逗留,而是一味的向前走了好久,在他以為應該要是盡頭的地方看見了一個有著粉紅色頭髮的男人,他背對金南俊站在海浪所能湧上沙灘最遠的地方。


金南俊彎起嘴角,悄悄地來到了那個男人身後,本來想要嚇嚇他,沒想到那個男人卻突然開口:「你相信嗎,眼淚能夠化成珍珠。」

金南俊愣了一下,他面對突然轉過身的男人,看著他手裡捧著的那雙眼熟的帆布鞋,隨後彎起嘴角,帶著笑意的望進朴智旻溫柔的雙眼裡。


「我以為你的眼淚才能夠變成珍珠。」說著金南俊便咯咯笑了起來,臉頰上兩個酒窩隨之深陷。

朴智旻聞言也忍不住輕笑,他將那雙帆布鞋還給原本的主人,緊接著用他空出來的雙手輕捧住那人柔軟的臉頰,仰頭將嘴唇貼上了金南俊的。

 


這下金南俊終於知道他在海裡觸碰到的柔軟究竟是什麼了。



评论(1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