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燮光】我們不應該

剛剛又重看了812那天的演唱會影片,然後對於摟肩又爆哭的燮光總是有種不寫出來就會一直堵在心裡煩燥。

我記得演唱會他們一起喝酒了,所以在一個房子裡的假設從這裡來。

最近開車開的太誇張所以決定不要開了以免毀掉我的心情,只是想寫抱來抱去又親來親去的兩個哭包,還有肉麻的東西。

※燮光※恩光受

--------------------------------------------------


徐恩光輕拍李昌燮的背,對於此時將他緊緊抱進懷裡的弟弟選擇了放縱,從自己默許他跟進房間的那一刻起,徐恩光早已任由他們之間本該清晰的界線模糊、甚至是消失。

他想或許是離別來的太過突然,才會讓這個一向獨立堅強的弟弟在喝了酒之後如此脆弱。 


徐恩光想著李昌燮今天在舞台上那麼突然的攬過他的肩膀像是根本不願意放手讓他離開,個人舞台時的落淚和之後背過身的哽咽都那樣令人心疼,可是他無法伸手幫弟弟擦乾眼淚,因為他自己才是那個比誰哭的都兇的人。


我從來都不夠勇敢,有關我們。


聽著耳邊弟弟壓抑的聲音,徐恩光也跟著紅了眼眶,他收緊自己放在李昌燮背上的手,然後將整個人都縮進弟弟的懷裡。

他們都不知道這個擁抱究竟包含了多少的情緒,可能是從前沒能說出口的感動還有不捨,或許還有即便是未來也無法輕易表明的感情,可是這些在今晚都變得無法抑止。


可能是喝了酒的關係。

可能是因為情緒都太低落的關係。

可能是他們都愛著彼此的關係。


 

……徐恩光覺得他快要融化在李昌燮的擁抱裡面了。

但也僅止於此,他們終究還是彼此獨立的個體,做不到永不分離。


黑暗中不知道是誰先脫口而出了我愛你,但李昌燮沒有承認,徐恩光也在裝傻。

直到李昌燮將嘴唇輕輕貼在徐恩光的耳朵上,沙啞地說我也愛你──然後徐恩光才不得不承認剛才那聲帶著哭腔和鼻音,黏糊到不行的告白是由他開始的。


「哥為什麼不早點說……」李昌燮說的半是埋怨半是撒嬌。

如果你早一點告訴你也喜歡我,或許我就能──

「我根本不應該說的。」徐恩光強裝鎮定卻藏不住聲音裡的顫抖,他的手抓緊了弟弟的衣服,「我們都不能說。」


從學生時代開始的喜歡到彼此磨合之後的愛,這些他們都不可以說出來。

李昌燮沉默的將徐恩光的腰摟的更緊,讓他哥整個人都靠進自己的懷裡。

「可是你說了。」他低頭親了親徐恩光沾著眼淚的臉頰,然後輕笑,「我也說了。」


所以承認吧,愛情,即便我們不能擁有。


「如果哥對我的感情還不能算是愛,那麼那些心跳和情動難道都是哥欺騙我的謊話嗎。」

徐恩光垂下眼簾,像是沒辦法承受李昌燮更多的情話、或者說指責,最終選擇闔上雙眼,在李昌燮將碎吻落在他的臉上時默默的承受。

「你明明就可以推開我,但是你沒有。」這是李昌燮最後給他的機會,徐恩光清楚,但是他依舊沒有那麼做。

「是阿。」他承認,然後輕咬下唇──啊、是他輕咬李昌燮的下唇才對。


徐恩光伸手摟住了弟弟的脖子,仰頭將嘴貼了上去,接著微微張嘴迎接弟弟彷彿還沾著酒液的舌頭闖入,就像他默許李昌燮今晚進到他房裡那樣,放任他的舌頭在自己嘴裡掠奪他能觸碰到了一切,像是溫度和空氣,又像是愛情還有徐恩光的所有。


「完了吧,我們。」徐恩光在接吻的喘息間模糊不清的說,他感覺弟弟把手伸進了自己的T恤裡頭,手掌帶著驚人的高溫輕觸自己的每一吋肌膚。

「嗯。」李昌燮的嘴忙碌的在徐恩光的脖子上親吻,卻依舊那麼溫柔的沒有留下吻痕,唯一的失誤只有喉結上他不小心留下的齒痕,很淺很淺。


「選擇了我,哥會後悔嗎?」

……當然不。

 

徐恩光捧起李昌燮的臉龐,然後深深的吻了他應當親如弟弟的男人。

只不過現在不能說是弟弟了──或許之後是他的男人



選擇李昌燮,這大概是徐恩光做過最勇敢的決定。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