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31)

這次更新拖的有點久,因為出國回來就開學,我真的懶的修改了。

過兩天更94。

※ABO設定,不接受的拜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所以你是要讓閔玧其標記你,還是要讓一個該死的陌生人標記你?


金碩珍那樣說並不是想要傷害他,只是把事實攤在眼前,讓人不得不接受,金南俊痛苦地想,不管他選了哪一個,都是要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另一個人手上,不管他再怎麼逃避,似乎結局都指向極為相似的悲劇。


而他就像個小丑一樣,太可笑了。


金南俊違心的彎起嘴角,強撐著無力的身體離開金碩珍的臂彎,他不穩的退後一步並躲開他們大哥因為擔心而再次伸過來的手。

「我沒事。」他擺明的在說謊,只是眉眼之間好像突然盈滿了笑意,「我想去一趟廁所,馬上就回來。」

這樣拙劣的藉口金碩珍怎麼可能會相信,他想阻止,卻礙於弟弟的自尊心只能委婉的表態,他不自覺放輕語氣的說:「你一個人去哥不放心。」

「真的沒事,我有帶抑制劑在身上。」

金南俊依然在說謊,而金碩珍雖然沒有上當,卻礙於拍攝工作實在無法跟去,只能在金南俊的堅持下看著他慢吞吞地離開自己的視線。


假裝堅強的背影,金碩珍看了心疼。

 

而另一邊同樣焦急的鄭號錫在把閔玧其拉到了角落之後,很快的瞥了一眼金南俊和金碩珍所在的方向意示問題所在,然後直接了當的問:「玧其哥,你跟南俊到底怎麼了?」

他把擔憂全寫在了臉上,可閔玧其並不領情,只是皺起眉頭,冷淡地敷衍:「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不懂?你怎麼會不懂。」鄭號錫一愣,隨即瞇起眼睛,頓時沒了剛才溫柔柔軟的模樣,現在他的眼神就和閔玧其一樣具有侵略性,藏不住的銳利。

──像個alpha。


「哥難道沒聞到嗎?」他將手放到閔玧其的肩膀上輕輕捏住,無聲的冒犯讓他哥立刻拉平了嘴角,但他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南俊的味道已經要把我們都逼瘋了。」鄭號錫彎起了嘴角,語氣卻冰冷的沒有溫度,他警告:「哥要是沒辦法把他保護好,他就會成為別人的omega。」

「……你是在威脅我嗎?」閔玧其輕笑,他不客氣的揮開弟弟的手,轉頭卻剛好看見剛才金碩珍將金南俊圈在臂彎中的那一幕,令他感到一陣焦躁。


稍微將自己的情緒控制下來,鄭號錫嘆了口氣,他搖搖頭,垂下眼簾小聲地說:「哥應該發現了吧,這裡還有其他的alpha,照南俊現在的狀況,我們要是沒把他看好……」

「我知道。」閔玧其抿著嘴巴,因為弟弟放低的姿態,他的表情才稍微緩了一些。


其實鄭號錫說的事情他都明白,所以從剛才開始他就一直在注意金南俊的動向,只是現在卻沒由來的感到不安。

閔玧其不放心地轉頭,只見金南俊靠在金碩珍懷裡臉色慘白的模樣,一顆心瞬間懸到了嗓子眼。


雖然他清楚金南俊和那些需要人保護的omega不一樣,自己不會將他和那些柔弱的omega畫上等號,然而omega體質上先天的劣勢還是讓閔玧其不得不為金南俊操心。


鄭號錫和他同樣注意到情況的不對勁,兩個人默契的對看了一眼,接著假裝在聊天的樣子慢慢朝他們那邊走去,卻看見金南俊在這時候離開了金碩珍的庇護,獨自離開。

閔玧其忍不住加快腳步來到金碩珍身邊,跟本顧不上會不會被別人發現異樣,抓著他們大哥的手就緊張的問:「南俊怎麼了?」

「……怎麼了?」金碩珍有些粗魯的笑了出來,他不耐煩地撥亂自己的頭髮,語氣不善:「他怎麼了你會聞不出來?哈、不就發情了嗎。」


無視他們大哥有些過激的態度,閔玧其皺起鼻子,他發現自己僅僅只是站在金南俊剛才逗留的地方,信息素甜膩的味道就已經明顯的藏不住了,這表示情況明顯比他以為的還要嚴重,可金南俊明明都有按時服用抑制劑。

這麼濃的信息素也難怪鼻子敏感的金碩珍情緒會這麼激動,畢竟他剛剛可是摟著一個omega──正在發情的omega──卻不能占有他,還必須在其他人面前表現的平常無異,假裝根本聞不到那股甜膩的葡萄味。


他真的很慶幸金碩珍是個beta。


「……玧其,就算南俊再怎麼堅強,他的身體終究是個omega,你以為你給了他自以為的尊重,他就會安全了嗎?」金碩珍沉下臉冷冷地開口,「我不是說南俊有脆弱到需要人照顧的地步,只不過情況特殊,你們也都清楚他目前的身體狀況,那些我們不認識的alpha可一點都不會把南俊當成一個需要平等對待、甚至是尊重的對象。」


「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去佔有眼前正在發情又沒被人標記的omega。」他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趕緊冷靜下來,好在金南俊離開之後味道淡了不少,他才有喘息的空間。

閔玧其本想開口說些什麼,原本沉默的鄭號錫卻突然插進來說了一句:「或者我們應該把情況設想的更糟一些……如果南俊被發現是個omega,他們就會撕碎他。」


既然得不到,還不如摧毀。


他們三個同時沉默了下來,因為不得不承認這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在本能的驅使下alpha簡直跟一頭野獸沒兩樣,殘忍又暴虐,而omega就像是他們用來滿足自己的戰利品,稱不上伴侶,地位頂多是用來交配的雌獸,事情到了現在這種可怕的也依然時有耳聞。


內心扭曲封閉的思想人們不明說,不代表他們已經改變想法,雖然口口聲聲的說著愛,實際上卻只是在肉體的支配下向情慾妥協,omega終究被過分的對待。


在歷史中,大部分alpha高高在上的社會裡,omega是必須依附著、順從著他的alpha才能活下去的弱小,alpha利用他們先天生理上壓倒性的力量以及AO之間相互影響的信息素去控制omega,強迫他們做他們不願意做的事情,被關在家裡如同漂亮的寵物,甚至非自願的懷孕與被標記。


而被標記過後的omega幾乎無法離開他的alpha,至少在非外力幫助下無法達成,然而alpha卻可以輕易地拋棄他的omega,同時擁有複數伴侶也一點都不稀奇。

Omega與alpha的身分從來就不對等,因為alpha幾乎掌控了omega的一切,而omega甚至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作主。


閔玧其很清楚這一直都是他和金南俊之間最大的問題所在,金南俊太聰明了,聰明到即便陷入愛情也絕不會失去理智,他寧可承受因為抗拒本能而遭受的痛苦,也不願意冒著風險去面對他們之間的感情。


因為閔玧其就是那個可能會害他失去一切的人。


一個alpha。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