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勳光】你不想單獨待在一起的人? (上)

10/04鎰勳生日快樂!!!!

我來不及把整篇寫完QQ就分段發吧,我大概兩個多月之前紀錄的一個梗,借生日把它寫出來,雖然劇情走向不能算生日賀文。

前幾天重看節目,看到植勳噗上洪基電台玩問答遊戲想到的。

時間線其實是亂跳,我寫得亂七八糟但就是一個爛俗梗。

※鎰勳x恩光,微燮光※恩光受

------------------------------------------------------


你不想單獨待在一起的人?


『恩光哥。』



結束廣播節目的錄製,任炫植立刻像是打小報告的在他們的群組裡傳了這麼一則訊息──

顆顆顆,看來恩光哥是真的很不討我們鎰勳喜歡啊。

說是不願意單獨待在一起的人是恩光哥呢。


訊息一傳幾個成員立刻炸開了鍋,嘰嘰喳喳的開起了玩笑,雖然這話題沒持續多久就變成在討論大家要不要一起出來吃晚餐了,大概是因為當事的兩個人都沒有任何回應吧,其他人覺得無趣便沒有再糾纏。


「鎰勳啊,這麼無法忍受和哥單獨相處嗎?」

他們不知道的是徐恩光看見消息後立刻打了電話給那個弟弟,而那個弟弟──鄭鎰勳意外的沒有否認。

「嗯。」他輕輕應了一聲,坐在車子裡伸手撥亂自己一頭搶眼的橘髮。


「是討厭哥嗎?」


哥哥的聲音聽起來是顫抖和不確定的,但鄭鎰勳沒有安慰,只是平鋪直述的回答:「不是喔。」

電話另一頭許久沒接著下一句話,只有徐恩光淺淺的呼吸聲讓鄭鎰勳知道這次的通話還沒有結束。

良久,那個哥哥才像突然從漫長的反射弧中反應過來,喃喃著:「這樣啊……知道了。」


然後到此結束,他們誰也沒有要追問和解釋。

就像他們分手的那天一樣。


「哥,載我去公司吧,我今天不回宿舍了。」鄭鎰勳看著窗外低聲說著,面無表情的模樣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然而比偶像劇還要爛俗的相遇,大概也不過如此了吧。


鄭鎰勳沉默的和徐恩光在宿舍的客廳裡打了照面,僵硬的維持著打開大門的動作,他帶著一身外頭的寒意侵入了這個原來溫暖的空間。

他猜想這哥哥大概是沒料到自己這時間會回家,才會這麼毫無防備的在客廳看電視吧,要不然平時他們能躲著對方就絕不碰面,就算碰面了,能不說話也不會說,幾乎是閃著對方在生活的。


自從分手以後,他們倆個人的感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差不多半年前吧,沒有吵架也沒有產生爭執,只是他突然就覺得疲乏了,對於和徐恩光這一段見不得光的感情,鄭鎰勳覺得自己不想要了。

 

就在那天半夜,他剛回宿舍,見著在客廳明顯是在等著他回來的徐恩光,鄭鎰勳不冷不熱的拋下了那麼一句分手就回自己房間。


他也不記得徐恩光有沒有給自己回答,但是他的哥哥一向溫柔,隔天再見面,不哭也不鬧,還是那麼乖順的脾氣,對所有事情都習慣的退讓一步,就連他們的感情也一樣,順著他的意思,分手了,像陌生人。

只是顧著團隊的和諧,給予他最低限度的關心。


鄭鎰勳有點賭氣了,他想徐恩光或許根本不在乎他們曾有過的那段戀愛了吧。


明明徐恩光說過,讓他戀愛的,是鄭鎰勳彈琴的時候認真的模樣,是鄭鎰勳每次一呼喊他的時候,是鄭鎰勳每一次的心跳還有回眸。

那算什麼?鄭鎰勳也說過,令他感到的幸福時刻,就是徐恩光笑起來的時候。


但說到底他們還是分手了。

半年裡,他們少了從前的親密,不再試著看進對方眼底,在彼此成長的同時,漸行漸遠。


只是現在,他好像多少有些後悔了。


鄭鎰勳看著徐恩光低下頭迴避他目光的模樣,胸口頓時像是被人揍了一拳,差點就要無法呼吸。

要是他們沒有分手,他就可以大步的走到哥哥身邊,躺在沙發上將頭枕在徐恩光的腿上,享受戀人的手指溫柔的穿梭在自己髮間的感覺。


但是不行,他們分手了。

這還是鄭鎰勳頭一次在分手後有想要流淚的衝動,只是他強忍著鼻酸,改不掉死要面子的倔強。

但是徐恩光卻在流眼淚,並用他不大的雙手試圖遮掩狼狽。


鄭鎰勳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是不是不該在錄影結束後跑去工作室發呆,不該選擇在這個時間跑來主唱們的宿舍借住一晚,還在進門之後呆站在原地和徐恩光尷尬的打照面……是不是根本就不應該分手?



「你來啦……」最終還是徐恩光先開口,臉上掛著沒有擦乾的淚痕和難看的笑臉,還有伴隨著身體笨拙起來的動作,明顯是急著要躲回房間。

鄭鎰勳眼看哥哥就要再次逃開,身體比大腦還要更快一步的作出了反應,他上前一步,將徐恩光整個人緊緊摟進懷裡,感受他們彼此都遮掩不了的顫抖。


「快、快放手──」徐恩光驚慌的推著鄭鎰勳,但是他的弟弟卻沒有要鬆手的意思。

鄭鎰勳像是感覺不到他的掙扎,低下頭,嘴唇輕擦過徐恩光的耳朵,沙啞地反問:「要是我說我不放呢?」


要是我不放開,你和我會不會回到當初?


「你!」徐恩光聞言激動地抬頭,他咬緊下唇,眼裡閃著水光,「你不要太過分了。」

被擁抱的時候,他感覺自己深深的被冒犯,那道他遮掩起來的傷疤再次被撕開,巨大的疼痛讓徐恩光沒能意識到這是他頭一次用這樣的語氣斥責鄭鎰勳。


面對這樣的哥哥,鄭鎰勳垂下眼簾,最終鬆手轉身。

「是我一時糊塗了,哥。」他這麼說著然後狼狽地離開,留下徐恩光一個人呆愣在原地。

 

「一時糊塗?」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的徐恩光忍不住失笑,悲傷蒙上他的雙眼,他喃喃的問:「你是指什麼?」

你是一時糊塗了才會擁抱已經分手的前男友,還是一時糊塗在那時候說了分手?

 

鄭鎰勳,你這個渾蛋。


 

分手後的這半年裡,徐恩光為自己找了很多事情來做,他盡可能的跑出去和朋友們遊玩,工作的時候強迫自己比以往更加專注,音樂劇的練習也是多了一倍以上,忙的根本空不出時間去想鄭鎰勳。


他努力地想將這個人劃出他的私生活,想讓兩個人從前重疊在一起的生活中心分開。

這真的不簡單,一開始徐恩光幾乎以為自己會瘋掉,因為不管他到了哪裡,鄭鎰勳的身影總是會出現在腦海,提醒他自己的心臟被人撕成了兩瓣。

好險後來他們分了宿舍,雖然原本也想和李旼赫住在一起,但是既然鄭鎰勳選擇留下,那麼徐恩光只能離開。


我的選擇永遠是你不要的那個選項。徐恩光苦笑。

他一直是個專情的人,要是鄭鎰勳沒提分手,他想他們或許還能走得更久,但是那一晚以後,他們之間沒有以後。



「不過沒關係了,真的已經沒事了。」徐恩光微笑,「我很好。」

看著唯一對他和鄭鎰勳交往以及分開這件事知情的李昌燮臉色凝重地把自己拉進他的房間,徐恩光無奈地搖搖頭。


「分手就分手了。」他故作堅強的說,「反正他還是我弟弟。」

「真是、笨蛋啊你。」李昌燮聽不下去的打斷,伸手把看起來根本就快要哭出來的人攬進懷裡,壓著他的頭不讓他有機會反駁。


「這種時候只要抱緊我大哭一場不就好了嗎。」


這個不善言辭的弟弟實際上總是溫柔以待,李昌燮的擁抱讓徐恩光狠狠的哭了出來,明明他在鄭鎰勳面前還可以堅強的,即便那時候分手了也沒有哭鬧。


不斷退讓再退讓的下場原來是被拋棄嗎?直到這一刻徐恩光才恍然大悟。


他對鄭鎰勳的遷就源自於愛,他的包容和溫柔也都是愛情的表現,然而這似乎抓不住那個生性叛逆的弟弟的心。

他沒辦法帶給鄭鎰勳新的刺激,沒辦法激起他的熱情,他擁有的也只有愛而已,可是對於那個人來說,這似乎永遠無法讓他滿足。


「哥會原諒他嗎?」李昌燮低頭小聲地問,徐恩光的頭髮因此擦過他的鼻尖,洗髮乳的香味頓時充斥鼻腔,讓他不禁有些恍神,將懷裡的人摟的更緊一些。

要不是他剛好起床上廁所發現了他們在客廳的對話和互動,他想徐恩光大概又要像半年前那樣假裝什麼也沒發生,然後自己一個人壓抑著情緒默默承擔。


「為什麼要原諒?」徐恩光窩在李昌燮懷裡悶悶地反問,「他又沒做錯什麼。」

分手而已,只是鄭鎰勳不愛他罷了,沒有所謂的誰對誰錯。


李昌燮聽了以後表情一沉,差點就要對這樣袒護鄭鎰勳的徐恩光破口大罵。

他搞不清楚他心地這麼柔軟的哥哥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發現,他總有一天會被自己的溫柔給害死。

「……你根本沒有放下他。」他不留情面的戳破,也不管開始在他懷裡掙扎的徐恩光,「哥再這樣下去會毀了你自己,也毀了他。」


要嘛就相愛,要嘛就放手,藕斷絲連的,其實對彼此都是殘忍。


李昌燮死死的將徐恩光壓在自己的胸口上,儘管那些淚水沾濕了他的衣服他也不在乎。

「鎰勳是個孩子不懂,難道哥也不懂嗎?」


弟弟有些沉重的指責讓徐恩光停下了所有掙扎,像是斷了線的木偶,沒有一絲活力。

「……我懂啊,我都懂的。」他忍不住哽咽的說,「可是他就是不肯放過我。」

聞言李昌燮嚴肅的皺起了眉頭。


「只要睜開眼睛就會想到他,吃飯的時候也是、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也是,每一秒鐘我都好想見他。」徐恩光身體止不住地顫抖,此時捲縮在弟弟懷裡更顯得脆弱。

「半年了,我每一天都覺得好痛苦……工作的時候又一定會見到面,但是我卻不能靠近他,逃開的話也不可以,我的心臟疼的像是要死掉了一樣。」


李昌燮閉上眼睛輕輕嘆了口氣,他有一下沒一下的梳理著哥哥後腦杓柔軟的髮絲,良久才悶悶地說了一句:「那就去跟他說啊,說你還很愛他。」

「……那又怎麼樣,他已經不喜歡我了。」徐恩光不安的抓緊了弟弟的衣服,聲音裡的顫抖想藏都藏不住,但因為陪在他身邊的人是李昌燮,所以他才敢放任自己的情緒失控。


李昌燮啞然失笑,他將下巴靠在哥哥的頭上,像是安慰又像是表白的說:「白癡才不喜歡你。」



但徐恩光裝作沒聽懂。

也好,這樣對他們兩個都好。



评论(1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