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33)

演唱會的時間出來了,還沒搶票但我已經絕望的差不多了嗚嗚,大家應該都希望此時的自己是香港人吧。

※ABO設定,不能接受拜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所以說有什麼好拒絕的,一個omega發情還跑出來,不就是要勾引alpha上你嗎?」


「滾開!」金南俊用力的揮開面前這個眼熟卻陌生的男人朝他伸過來的手,雖然嘴上凶狠,但他的身體早已經開始不受控制的發軟,在那個alpha故意大量釋放信息素的情況下,他連要維持站姿都難了,更遑論逃走。

要不是金南俊現在聞不到信息素,恐怕情況還會更糟。


男人揉了揉自己被拍紅的手,毫不遮掩自己不屑的表情,他看金南俊已經被他逼到牆面和洗手檯的角落,搖搖頭說:「真是不聽話的omega……不過沒關係,等我標記你以後再慢慢教你學會規矩也不遲。」

「雖然你長得不算好看,但是你的身材還算可以容忍嘛,好險我喜歡瘦一點的……」男人瞇起眼睛,不懷好意的步步逼近,「信息素味道也不錯,我想我還是可以委屈一下收留你,否則就算你整個褲子都濕透了,以這種條件大概也沒有人會要你吧。」


金南俊臉色慘白的承受男人銳利的話語,反駁的聲音梗他的喉嚨裡根本吐不出來,因為這個男人說的話一字一句都像是利刃刺進了他的心裡,讓人難以招架,就好像他看透了金南俊的心和他的那些自卑一樣,抓住他的要害。


這種赤裸的感覺讓金南俊的思緒整個被打亂,就連那個alpha再次不懷好意的朝他出手都來不及閃躲,他的手臂被人掐的生疼,才剛想要掙扎,下一秒便被人緊緊熊抱住,男人的一雙手臂緊緊勒住他,讓金南俊覺得自己可能會因為窒息死掉。

但這一切的反感與不適只是他的心理作用而已,他的身體在被這個男人抱住的那一刻就已經癱軟,是omega再誠實不過的本能反應。


「怎麼樣?你已經開始要進入發情的熱潮了吧?」男人嗤笑,他上下打量金南俊泛起潮紅的臉頰和顫抖的身體,「明明就很想被我操吧,一開始到底在裝什麼啊。」


「明明就是一隻下賤的母狗。」


金南俊痛苦的閉上眼睛,即便有千百個不願意,他也沒辦法在身體已經臣服於alpha的情況下做出任何反抗。

是啊,說的沒錯,一個發情的omega才不會在意上他的人是誰,只要張開腿能被滿足就會呻吟的像個蕩婦。


——就算不是閔玧其也沒關係。

一想到那個人,金南俊突然覺得心臟一陣絞痛,像是有人拿著針狠狠地戳了他的心,相較之下那個男人對他粗暴的舉動和言語的辱罵根本不算什麼。


但這對他來說是無法忍受的侮辱,驕傲如金南俊,他怎麼會甘願被人這樣對待。

況且他想,驕傲如閔玧其那樣優秀的alpha,又怎麼會願意接受一個被人用過的破娃娃。



「不要碰我!」金南俊低吼,在衣服被人拉扯撕開時回過神並開始大幅的掙扎,他用力的推著男人的胸膛,扭頭閃避他湊近自己的臉龐,然而發情讓金南俊的反抗像是在遊戲一樣不具威脅和成效,除了激起那名alpha更大的怒意和征服慾之外毫無幫助。


男人皺起眉頭不耐煩的推了金南俊一下,直接抓著他的肩膀把他推到後面的牆上,讓後腦杓受到硬物撞擊的金南俊頓時失去了反抗,全身都麻的沒辦法使力。

那個alpha掐住金南俊的脖子,惡狠狠的警告:「給我老實一點,再敢亂來我他媽直接咬破你線體再把你帶回家幹個爽!一個omega在那邊裝什麼純潔啊,身體明明就像婊子一樣想要人操。」


金南俊使勁扯著男人的手臂想把那隻手拉開,他的臉已經因為缺氧整個都漲紅了,但即便是這樣金南俊也不肯示弱,只是狠狠的瞪著那個男人,連個字都不吐。


這樣僵持沒多久金南俊整個腦子都要昏了,他突然想起來,面前這個有點眼熟男人是今天現場請來的工作人員,平時根本沒見過,而金南俊會對他有印象是因為他在自己拍照的時候,一直在旁邊走來走去,靠近自己的次數頻繁的不尋常。


但是現在才意識到已經來不及了。


「怎麼,說不出話了嗎?」男人咧嘴笑了出來,表情得意的說:「反正你的聲音也就拿來叫床好聽而已。」

說完他整個人往前一步貼在金南俊身上,還把過分的臉埋進金南俊的頸脖處,伸出舌頭舔過了那裡最敏感的地方,他興奮的威脅:「哈、只要我從這裡咬下去,你就是──」


「……就是什麼?」低啞的聲音打斷了男人的話,閔玧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那個男人身後,他在男人聽見聲音驚訝的回過頭時直接一拳往他臉上揮過去。


金南俊感覺掐在脖子上的手終於鬆開了,他再也撐不下去,腿軟的跪倒在地板上咳嗽,眼角餘光只能模糊捕捉到人影,同時他的鼻子皺了起來,這很奇怪,他明明聞不到味道卻總感覺不太對勁。

 

「該死的!」閔玧其惡狠狠地罵著,沒有收斂的往男人柔軟的腹部猛踢,看著他狼狽地把身體捲縮起來時還不忘諷刺:「現在是誰說不出話來了?」

「你以為你什麼東西,敢碰他?」


「哥!」跟在後面進來的鄭號錫沒空去阻止閔玧其的舉動,而是直接衝到了金南俊身邊,緊張兮兮地把人扶起來,但是當他發現金南俊根本已經沒辦法靠自己站穩的時候,他才驚覺的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並且趕緊叫閔玧其過來。


他們幾個人濃到嚇人的信息速通通混在了一起,其中以一股陌生又討厭的味道最為強烈,鄭號錫知道這代表什麼。


「你剛剛到底他媽在做什麼!」閔玧其狠狠踩在地上那個男人的胸口,很顯然他也明白剛剛這裡發生了什麼。

「你他媽想強迫他直接發情?」他憤怒的低吼,「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用信息素強迫他進入熱潮可能會害死他!」


那個男人沒有回答,只是抱頭小聲的啜泣,和剛才對金南俊大吼大叫的模樣差了十萬八千里。


Omega的發情其實分成了好幾個階段,並不是一發情身體就能直接接納alpha的入侵,在開始的時候他們會先分泌出特別濃郁的信息素味道,比平時更甜膩,誘使alpha也陷入發情的狀態,就像當初閔玧其碰上金南俊分化的時候那樣,然後受到alpha信息素反向的刺激,omega的身體才會漸漸打開。


alpha進入發情的狀況其實非常快,快到如果不趕緊離開有omega信息素的地方或者乾脆標記那個omega,alpha本身就會受傷,而通常alpha和omega的關係會發生在最良好的情況下,也就是omega能夠最好受孕的時候,在這之前alpha通常會溫柔的安撫omega的情緒,誘導他的身體變得更柔軟。


但是金南俊明顯沒有準備好,他連味道都聞不到,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就有熱潮的情況,而這個男人也知道這點,居然還用強烈的信息素去壓迫金南俊,想用這種幾乎是暴力的方式強迫金南俊的身體直接發情。


閔玧其憤怒的扯著男人的領子把他從地上拉起來,還想動手卻被金南俊阻止。


「夠了……」金南俊靠在鄭號錫身上迷糊的嘟囔,其實他的腦子現在根本就是一灘爛泥,除了閔玧其的大吼和好友在耳邊的安慰之外完全無法集中精神去思考。

他真的覺得鄭號錫身上乾淨的薄荷味實在太好聞了,但是他知道自己能聞到味道根本不正常。


他不應該「聞到」。


金南俊心中警鈴大作,然而發情的omega根本沒辦法推開alpha,即便是剛才那個討厭的人他也是用盡了所有力氣才能稍微推開,但這次可是鄭號錫啊,金南俊覺得自己要瘋了。



「……玧其哥,救我。」最後他只能像個溺水的人那樣勉強朝閔玧其伸出了手。

 

而閔玧其拉住了他。



评论(2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