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9)

久違了。

這狀況還會持續一陣子,我該死的忙到要吐了,如果我更文了,那都是用生命換來的時間,用來治癒我自己疲憊的靈魂。

用了玩不爛的小王子梗,但不要誤會其實我不是小王子狂粉,我國中還有陰影呢。

※請不要討厭這裡的任何一個人,因為除了人名以外都是我虛構的

※錫南,94line※南俊受

-----------------------------------------------------


你為什麼沒來看我的比賽?


你說謊。


朴智旻心碎的表情在夢裡是那麼真實,讓金南俊幾天下來都沒有睡好。

但事實上,這只不過是他自己在愧疚,因為再見面的時候,朴智旻一句話也沒提到那天的比賽和金南俊的失約。

男孩只是像平常那樣黏著金南俊,笑得那麼好看。

那麼不真心。看在金南俊眼裡,朴智旻嘴角彎起的弧度像是責備,笑意並未到達眼底。


罪惡啊,我。

想著他又灌下了一杯酒,在震耳欲聾的夜店裡,招著手讓酒保再送上一杯。


「別喝了。」


一個人搶在他之前從酒保手裡將酒奪去,金南俊迷糊的往來人臉上看過去,卻因為酒意讓他的視線難以對焦,無法拼湊出清晰的畫面,只有略略低沉的嗓音聽上去熟悉無比。


「怎麼讓自己醉成這樣?還是那麼不會照顧自己⋯⋯」


金南俊聽著這樣沙啞卻迷人的嗓音,本就看不清的畫面更加模糊,眼淚突然的湧出眼眶,沾濕他的臉頰和嘴角。

我好想你。他想說話,卻醉的連話都說不好,張嘴也不過嗚嗚幾聲,聲音微弱的在夜店裡就像不存在。


「唉⋯⋯」那個人嘆氣的聲音比狂歡的尖叫還要刺耳,讓金南俊不安的縮起肩膀,可下一秒那隻貼上自己臉頰的手卻令他卸下所有防衛。

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如同抓住救命的浮木,金南俊最後在跌進那個男人懷裡時失去了意識,陷入黑暗。


我認識你。

金南俊想著,卻一點也笑不出來,有的只是比罪惡感更上一層的悲傷。


我想你了。

……哥。



 

被親吻的感覺太過鮮明,即便腦袋因為酒精遺留的副作用而過度疼痛,金南俊還是艱難的撐開眼皮,而那晃眼的紅髮就近在咫尺。

他動作遲鈍的推開棉被坐起來,扶著自己暈眩的腦袋,眨眨眼就定睛在那個趴在床邊的男人身上。


「早啊。」搶在他拋出疑問之前,鄭號錫抓了抓他一頭蓬鬆的紅髮,聲音很是精神的向他問早。

趁金南俊混亂之際,那個男人便動作迅速的爬上床重新將金南俊壓倒,並且拉上被子,把他們兩個人給蒙起來。

「什麼?」金南俊驚慌的掙扎,鄭號錫卻壓在他身上,讓他沒辦法推開。


「嘿別動!」男人聽上去緊張的說著,他緊緊抱著金南俊像隻八爪章魚那樣,「你昨晚醉的跟灘爛泥一樣,現在不躺好你會難過死的!」


聽鄭號錫這麼一說,金南俊的確覺得自己的胃正在翻騰,他難受的乾嘔了一聲,那個男人一聽便擔心的不行,趕緊倒在金南俊的身邊抱住他,不再壓著他以免徒增不適感。

「我就說吧,很難受嗎?」鄭號錫攬過金南俊的頭,讓他能夠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休息,「真是……太不會照顧自己了。」


──還是那麼不會照顧自己……

熟悉的嗓音從回憶中被撕裂出來,硬生生蓋過了金南俊耳邊那個男人甜蜜的關心。


猛然推開鄭號錫低下頭像是要吻他的臉龐,金南俊慌張的撥開蓋著他們兩的厚重棉被,跌跌撞撞的衝進了浴室,他一把將門給反鎖。


門內是一陣停不下來的嘔吐聲,伴隨著壓抑的、不願意被人察覺的哭聲。

而門外的那個男人只是站著,在漫長的等待中,將額頭輕靠在門板上,心臟隨著裡頭那人起伏的抽泣聲一下下緊縮,他將緊握成拳的雙手放在腿的兩側,牙齒毫不心軟的咬破口腔裡的軟肉,讓血腥味佔據他的感官。


該死。他狠狠在牆上捶了一拳,擦破了原本細緻的皮膚,斑駁的血跡沾染在原本的牆面上,怵目驚心。

現在鄭號錫臉上的表情可稱不上是溫暖或是甜美了,痛苦和心碎彷彿被具現在他好看的眉眼間,多眨一下眼睛都感覺會有美麗的玻璃渣落出他的眼眶,但沒關係,他告訴自己,只要沒讓金南俊看見都沒關係。


心臟像是被人一把掐住的感覺讓男人差點就要站不穩,可他沒有倒下,就只是倔強的站在那,直到好久以後,當面前的那扇門被打開,他才受不了的脫力,直直跪倒在正要出來的金南俊面前,嚇壞了他。


金南俊手忙腳亂的伸手扶住鄭號錫軟綿的身體,關心的話語忍不住脫口,「沒事嗎?怎麼搞的?」

下巴上還掛著清水拂過後留下的水珠,金南俊好不容易才將自己反應過度的感情都收回心底,但鄭號錫抬頭朝他勉強掛起微笑的模樣卻令他感覺心軟,不僅手上的動作,就連語氣都不自覺放輕了幾分。


「……你別嚇我,不舒服的話我陪你去趟醫院……」他說著,卻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語氣中的關切。

「我沒事。」鄭號錫傻笑著回答,他拍拍自己的腿說:「站麻了哈哈哈。」


金南俊皺起眉頭,他低頭看著男人仰頭明顯是向他討好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緩緩蹲下,讓他們倆個能夠平視彼此,不再有高低。


「我剛才是不是嚇到你了?」他悶悶地問著,纖長的手指心疼的在鄭號錫臉頰上往返輕撫。

「沒有,怎麼會呢。」鄭號錫笑起來像彎月的雙眼好看的不行,他拉住金南俊本要收回去的手,側頭將唇貼上那人敏感的掌心,深深的吻著不肯放開,即便他感受到了明顯的顫抖。


「騙人。」金南俊語氣不穩的說,他抿起嘴巴,用力到唇邊都有些泛白了,卻只是緊盯著鄭號錫的雙眼不放,像隻困獸不安想從那雙眼眸中尋找一絲逃走的機會。


金南俊從來沒讓人見過他那樣失控的樣子,即便是當從前那個人和他訣別時也沒有,他一直都是那麼內斂而安靜,只將所有的狂躁在夜晚裡釋放,發洩在那些他記不得,未來也不會在有牽連的一具具身體上。


金南俊其實,是個冷漠的人,他不付出任何情感,不輕易交出他的真實,這麼久了,除了朴智旻稍微靠近了他一些,能夠被允許待在他身邊之外,也沒有其他人可以稱的上是親密了,不過即便是朴智旻,在金南俊心中也還稱不上是那麼特別的存在。

否則他也不會遺忘了那場比賽和約定。


這樣想想,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爛人啊,我。金南俊彎彎嘴角,卻沒有一絲笑意。


只不過曾幾何時,這個男人的出現卻打碎了金南俊的一切,讓他如此的赤裸不知道要如何去抗拒和偽裝,在那個人離開以後,他好不容易才修補好了自己,現在卻毫不留情的被摧毀。

不堪一擊。


「你讓我的一切都破碎的不成樣子。」金南俊輕輕地說,他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握的更緊了一些。

「老實告訴你吧……」他彎起一抹諷刺極了的笑,接著說:「我不像你所看到、或是你心裏以為的那個樣子,我就只是個可悲的人。」

「不要說了。」鄭號錫警告的說,他壓低了嗓音,狹長的眼眸也危險的瞇了起來。


但金南俊不理他,只是哽咽的說個沒完:「我是……被人拋棄的布娃娃,沒有人要,也不會被喜歡。」

永遠不會。最後的話他沒說完,卻用唇語道盡了一切。


出乎意料的,鄭號錫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他眼裡有著數不清的自責與心疼,卻不知道該如何用言語述說,只好笨拙的幫金南俊擦去淚水,卻放任自己滿臉淚珠。

他看著金南俊被自己擦紅的臉頰,只想讓這些該死的悲傷與自卑全部消失。


不應該是這樣的,曾經的金南俊才不是這樣的脆弱,彷彿失去了一切希望,整個世界都搖搖欲墜,而裡頭早已殘破不堪,他的世界只剩下斷垣殘壁。

可即便如此,他卻依舊驕傲地不肯讓人發現這些,在自己不大的星球上,比原來那個小王子還要固執的守著自己將要殞落的B612。


但是那裏沒有玫瑰。

再也沒有了。



「你的玫瑰不要你了。」鄭號錫輕輕地說。


「什麼?」金南俊愣愣地看著他,雙眼裡卻是滿滿的震驚與不知所措。

「承認吧……你的玫瑰走了,他再也不會回來了。」鄭號錫得要咬緊牙根才能夠將話說完而不被眼前人心碎的表情動搖。

他什麼也沒有明說,但他知道,他的小王子會明白。


最後鄭號錫將幾乎要崩潰的金南俊摟進了自己的懷裡,抱著他,在他耳邊沙啞地喃喃:「……沒關係,如果他不要你了,我要。」


「你是我的獨一無二。」

從你馴養了我的那一刻起,我的世界就只剩下你燦爛的笑容。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