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燮光】陌生的距離

我超想吃燮光,但還真的沒看過,太可惜了,我一直覺得他們很有什麼啊。

爆字數寫完整個心情都好起來了,徐恩光治癒啊。

可惡我超想要吃肉,但我沒時間燉啊。

※背景就是那次排隊親哥哥的一位後,我記得昌燮沒親我很失望

※燮光※恩光受

------------------------------------------------------


「為什麼離我這麼遠。」徐恩光拉著李昌燮的衣角,在他要離開客廳之前攔著他,不讓人離開。


其實他真正想問的是『你為什麼不吻我?』


今天舞台上的一位公約,你太過刻意的繞開我,明顯到令我幾乎無法揚起嘴角。

除了不喜歡肢體接觸的東根,就只有你沒親我,好多旋律都覺得奇怪,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們的感情,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這樣奇怪了?


別人說我們兩個總是默默支持著彼此,相信著對方,我們的確是啊,曾經是。

但是你轉身離開了。


是那種即便我伸手,也無法抓住你的距離,就像現在這樣,我明明留下了你的腳步,卻依舊無法接近你的心。

因為你不願意讓我靠近。



「為什麼?」徐恩光問,好多好多的為什麼,即便我沒有明講,你一定也知道我的意思。

所以回答我吧,為什麼。


李昌燮回過頭,他輕輕拉開徐恩光緊抓著他衣服不放的手,不慍不火的說:「剛好而已,不是故意離哥這麼遠的。」

「啊……怎麼樣的剛好。」徐恩光輕笑,而李昌燮假裝沒有聽出他聲音裡的顫抖。


「真的只是剛好。」李昌燮說著,他看似溫和的模樣,卻突然伸手用力推了徐恩光一下,讓他哥硬生生撞上了身後的牆面,疼的悶哼,但是他沒有憐惜,甚至欺身上去,將徐恩光困在他的雙手與胸膛之間,微微低頭靠在他哥耳邊有些諷刺的說:「剛好哥的身邊沒有位置給我了。」

李昌燮捏起徐恩光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接著壓下自己的臉龐,不顧自己胸口上的那雙手──反正他也沒感覺徐恩光有真正的在反抗──在兩人的嘴唇差點就要碰上的地方停下,惡劣的撩撥徐恩光此刻慌亂的情緒。


「怎麼了,緊張嗎?」李昌燮笑問,他說話時吐出的熱氣如今全撒在徐恩光臉上,有些甚至隨著呼吸進入了他們隊長的身體裡。

「這不就是你要的嗎?」他加重了他捏著徐恩光下巴的力道,過於輕浮的開口:「想要我吻你?」


徐恩光的身子僵住,而李昌燮笑的連眼睛都沒了。

「別忘了。」他親了徐恩光一口,只是嘴巴碰了一下的那種,小孩子的把戲,李昌燮壞心的瞧著徐恩光紅透的臉皮,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用說祕密一樣的語氣,小聲地說:「哥在想什麼,我怎麼會不知道。」


「你別亂說。」徐恩光微弱的反駁,他難堪的想要移開視線,卻礙於弟弟捏在他下巴的那隻手無法動作,他伸手要抓下,卻反被李昌燮一把抓住了手腕,接著按在牆上。

「我有沒有亂說,哥自己最清楚了吧。」李昌燮說完便把身體整個貼上徐恩光的,胸貼著胸,沒有一絲距離的讓彼此的心跳震盪。


徐恩光真的開始慌了,比剛才被親的那一嘴還要緊張,他第一次真正出力要推開李昌燮,他的弟弟卻一動也不動,只是瞇起眼睛看著他無力的掙扎。


「為什麼要害怕?」李昌燮的語調比剛才低了許多,他拉過徐恩光的手貼在自己的左胸口,讓他感受裡頭不正常的心律。

「你不是想要挽回我嗎?那又為什麼害怕和我接近……我從來都沒有要推開哥的意思,是哥自己、像個膽小鬼一樣的逃走了。」


徐恩光驚訝的看著李昌燮一反剛才那樣強勢的模樣,弟弟臉上有的只剩下濃的化不開的傷痛,而他、而他就是那個始作俑者。


「昌燮啊……」

「都怪哥你太好了。」李昌燮打斷了徐恩光的話突然的說著,他低頭和他哥額頭靠著額頭,近的看不清楚對方的長相,卻親密的讓呼吸融化在一塊。

「旼赫哥也是,星材也是……他們都是,想把你搶走。」李昌燮好聽的嗓音染上了一絲沙啞,不刺耳,反到是聽上去會讓人臉紅的性感。


「只有我……」他還在說個不停,而徐恩光卻安靜了下來,他看著眼前模糊的找不到焦距的雙眼,依舊溫柔的望著李昌燮出神。

「只有我好像被扔在了原地,找不到理由和機會再靠近哥,因為我不是和哥最接近的那個朋友,也不是隊裡讓人疼愛的老小,我就只是我,永遠都只是那個李昌燮……」


徐恩光輕輕回握住李昌燮的手,立刻就感覺到弟弟緊緊握住他的反應,徐恩光放軟了語氣的說:「李昌燮還是那個有致命魅力的李昌燮……而我也還是那個除了歌聲以外,平凡到不行的徐恩光啊,沒有你說的那樣,被成員們追捧。」

李昌燮因為徐恩光的一番話忍不住埋怨,他聽上去既疲憊又無力,「我也希望你還是那個只有我才喜歡的徐恩光……但你不是了,你變的越來越好,好的超乎想像,我能理解他們為什麼要喜歡哥,因為我也是,已經深陷到無法自拔了。」


對於弟弟像是告白的言語,徐恩光聽著忍不臉紅,他突然別過頭,向前將臉埋進了李昌燮的頸窩,幾乎是顫抖的問:「你覺得我變好了嗎?變的、好看?」

「啊、變好了。」李昌燮對於他哥的舉動感到意外,卻反應極快的攬著徐恩光的腰將人摟進懷裡,他輕靠在徐恩光的耳邊說:「但是哥本來就好看,在我眼裡,比別人可愛、比別人柔軟……比任何人都還要讓我心動。」

「也變得更性感了。」最後一句他還刻意壓著嗓子低低的說,因為知道有人抗拒不了他這樣的聲音。


果然,李昌燮瞄了一眼,徐恩光的耳朵都紅了。

他勾勾嘴角,雙手輕輕捧起徐恩光的臉頰,他看他哥明顯紅了一圈的眼睛,先是心疼的親親他的鼻尖,接著才深深吻了上去。


感覺徐恩光緊張的抓著他背後的衣服,李昌燮忍不住輕笑,他看他哥溫順接受他親吻的模樣,還緊閉著眼睛不敢張開,只覺得可愛的不得了,才這樣想著便又大膽的將舌頭伸進徐恩光的嘴裡,舔過那些溫熱濕黏的軟肉黏膜,勾起徐恩光不知所措的小舌,就連在接吻也不禁要調戲他對於這些事總是意外青澀的哥哥。


大概是不會在這種狀況下換氣,徐恩光沒多久便被李昌燮激吻的軟了腳,可以說是整個人都掛在弟弟身上,還多虧弟弟空了一隻手出來抓著他的腰,他才不至於直接跌坐在地板上,要真是那樣,他就實在太丟人了。

等到李昌燮終於親夠了,徐恩光整個身體早就一點力氣也沒有,一雙手勾著李昌燮的脖子,像是他主動索吻的姿態,令他感到臉紅。


李昌燮看他哥盯著自己明顯已經動情的迷糊表情,克制的咬了一下舌尖,試圖用痛覺喚回一些理智,但是當他看見徐恩光下巴上那些沒有來的及吞下的唾液,他立刻就低頭舔去了那些痕跡。


「不要再那樣看我了。」李昌燮將頭靠在徐恩光肩膀上,喘的像是剛跑完了一趟馬拉松。

「為什麼?」徐恩光愣愣地問,他沒反應過來的往弟弟懷裡貼的更緊。


李昌燮嘆氣,他抬起頭深深望進徐恩光還帶著一些生理淚水的雙眼中,一邊將手探進了徐恩光的衣服裡,一邊像是壓抑著什麼的回答:「哥的問題太多了,因為這樣、我會想要把哥整個人都占為己有啊……」

「我說的是像這種──」李昌燮的手指在徐恩光的臀縫間輕輕擦過,不是多深的觸碰,卻立刻引來徐恩光的戰慄,以及一聲來不及吞下的喘息,惹的李昌燮幾乎要控制不住自己,最後還是只能無奈的說:「就是這樣的『佔有』啊,恩光哥不會不懂吧。」


而徐恩光已經害羞的連臉都抬不起來了,將頭靠在弟弟的胸口上死都不讓他看見自己的表情。


見狀李昌燮忍不住彎起嘴角,親了親他哥留給他的頭頂,溫柔的說:「哥要記住,只有我能對你這麼做,其他人,就算是陸星材那個臭小子也不可以……」

「啊啊。」徐恩光悶悶的應聲,接著更加抱緊了李昌燮。



一下子我們之間又變的太近了。

近的我分不出你和我的心跳聲,這個距離,陌生的不得了。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