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34)

題外話,祝大家搶票順利,如果有多的票拜託救我,我應該是搶不到了(手殘

沒意外的下一章完結,謝謝大家的支持,窗戶差不多關上了,剛好也破七百粉,慣例會另外發一篇感謝文順便說一些事情。

正文部份我估計是九萬初,全文無肉,下一章大概也沒有,為了感謝購入實體書的天使,我會在番外開車收在書裡。

※ABO設定,不能接受拜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鄭號錫看著明明是躺在他懷裡的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卻依舊伸手抓住了另一個男人,他眼神一暗,低下頭一言不發的將金南俊推給了閔玧其,自己則繞過去把地上那個動彈不得的男人給架出去。


這不是退讓,他只是輸的一蹋糊塗了,不得不走。

「顧好他。」他這麼說著,對那個男人,然後離開。


而閔玧其只是頭也沒回的輕輕頷首,甚至不在乎有沒有被看見,此時的他忙於抱緊懷裡的人,以安撫他、保護他為第一優先,其他的事對他來說根本不值得分心。


金南俊靠在閔玧其的懷裡,他不斷地深呼吸,想穩定自己紊亂的氣息,然而卻始終無法在信息素混亂的空間中單獨分隔出這個男人強勢卻令人安心的味道。

鄭號錫的薄荷味、閔玧其醉人的信息素還有那股令人作嘔的味道全都混在了一起,金南俊覺得他的腦袋快要爆炸了,他再也受不了的轉頭把整張臉埋進閔玧其的頸窩,將鼻子湊在最靠近男人腺體的位置,好不容易才在alpha溫柔釋放信息素的狀況下漸漸穩定。


金南俊鬆了一口氣,在閔玧其懷裡讓他覺得安心與被保護,身體越來越放鬆,即便雙腳已經腿軟的幾乎無法站直,他依舊為這樣的舒適感到滿足。

然而閔玧其卻在這種時後收起了自己所有的信息素,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金南俊愣愣的反應不過來,他茫然的抬頭,來不及抓住男人眼中一閃而逝的痛苦。


嘆了一口氣,閔玧其看著金南俊大有豁出去的意思的說:「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不是嗎,我們只能不斷的被迫選擇。」

「什麼意思?」金南俊疑惑的開口,雙手因為失去了alpha安撫他的信息素而顫抖。

「南俊,這次只有兩條路,瞞不下去了。」閔玧其豎起了兩根手指,嚴肅的說:「如果你不願意被──我可以保護你出去,我……我會找經紀人談談,讓他幫助你。」

「我不願意?」金南俊問,他看閔玧其皺眉猶豫不決的模樣,隨即了然的彎起嘴角,接下去說道:「那如果我願意的話呢,哥要標記我嗎?」


「在這裡?」


閔玧其仰頭瞪著簡陋化妝室的天花板好一會兒,期間他沒放開自己抱著金南俊的手,當然那個人也一點反抗也沒有,就像隻溫順的兔子正在等待他的撫摸,只不過情況稍微有點不同,金南俊不是兔子,要的也不是他的愛撫。


他要的是後半輩子的一個承諾。


這次金南俊把選擇權交到他的手上了。

標記嗎?

不標記嗎?

閔玧其覺得自己應該勇敢一點,但是上次的衝動似乎只造成了傷害和距離,這讓他舉棋不定,然而這又是一次沒有退路的是非題。


「……你不會後悔嗎?」最後他只能裝作沒那麼緊張的問,眼神盯哪都好,就是不敢對上金南俊的。

而金南俊見狀只是虛弱的彎起嘴角,他搖搖頭,出乎意料地反問了一句:「那哥呢,哥不會後悔嗎?」

閔玧其愣了一下,隨即有些激動的反駁:「鬼才會後悔。」

他聽見弟弟的輕笑的聲音。


「我也是呢。」金南俊笑著回答,即便身體的狀況讓他沒辦法再逞強,整個人靠在他哥的懷裡,呼吸急促的根本就要喘不過氣,他依舊堅定的說:「因為是哥啊。」


因為是你。


在他朝閔玧其伸出手的時候就是了,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這種感覺,大概是他這輩子最勇敢的選擇,賭上了他的一切。

金南俊是好不容易才決定面對自己的感情,所以當閔玧其也抓住了他的手,那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被人緊勒住脖子,或許是窒息的錯覺,然後他被拋至天空,到達至高點後重重摔下,而墜落的失重感正是閔玧其給他的救贖。


充滿了驚慌與無措,以及身在其中卻毫無實感的不安。

自己大概又一次被拯救了,就是如此而已。


在他最需要的時候,這個人永遠都會出現。



閔玧其張嘴還想說什麼,卻感覺他手觸碰到金南俊肌膚的地方都燙得嚇人,知道這不只是單純的發燒,只靠他一個人根本沒辦法處理,於是立刻就彎腰把人打橫抱了起來,吃不吃力那都是另一回事了,他咬緊牙根一面快步往外走一面因為緊張而破口大罵:「該死的,該死的!我現在就帶你去找經紀人,我們去醫院!」


明明是容不得拒絕的態度,金南俊卻搖頭拒絕了閔玧其的提議決定,只是攬著他的肩膀,伸長了脖子,好不容易才湊到閔玧其的耳邊,他費力地說著:「不、不行,如果……」

如果那個人不是你的話,那麼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金南俊的聲音是那麼微弱,好像下一秒便要消散在空氣中,不論閔玧其如何握緊手掌都留不住。

只不過一個眨眼的時間,他們之間的一切都變了。


閔玧其站在門前,他抿著唇,刻意不低頭去看金南俊此刻的表情。

「那就不要後悔吧。」他的語氣聽上去是那麼堅定,他說:「我們都不要後悔。」


你和我之間,那麼脆弱而不牢靠、然而又是那麼令人嚮往的愛情。


「好。」金南俊輕輕應了一聲。

他順著閔玧其將他放下的動作,把全身的重量交給後面的門板,扶著他哥肩膀的雙手讓自己堪堪能夠站立。


閔玧其一手攬著金南俊的腰支撐他的身體,一手則輕捏住他的下巴,毫無預警的側頭給了他一個吻,突然的舉動讓金南俊有些驚訝的瞪圓了眼睛。

大概是和這個人唇齒相貼的感覺讓他無從招架。


也不是沒有過更親密的行為,也不是沒有在身上短暫留下這個人的味道,只是……只是他們的親吻從來都沒有像這樣的毫無保留與坦承,他們在初次的擁抱之後跳過了許多步驟,例如戀愛和坦承,再例如確認心意後的牽手與親吻。


以標記作為一切的開始是錯的,再多的親密都無法治好他們帶給彼此的傷害,但那是金南俊的選擇,是閔玧其的心軟與退讓。



「抱歉,要是能讓這一切發生的更浪漫就好了。」閔玧其有些抱歉的說,隨即他又彎起嘴角露出一個令人心安的微笑,「哥會補償你的。」


金南俊覺得自己的心跳更快了,但和發情無關──好吧,或許有,但這也都是因為閔玧其的關係。


「別怕,很快就過去了。」這麼溫柔說話的閔玧其手上卻是直接扯開了金南俊的衣領,沒有猶豫的將嘴唇貼到弟弟裸露的脖子上。

金南俊緊張的閉上眼睛,他抓緊了閔玧其的衣襬,不安的等著接下要發生的事情,然而他預期中AO粗暴的性──愛並沒有隨著哥哥落在他脖子上的那些碎吻發生,除了被alpha的頭髮搔癢的想發笑,金南俊依舊被人好好的抱在懷裡。


閔玧其像是看穿了他那些不好的臆測,於是笑著說:「以為我真的會在這裡對你做那種事嗎?洗手間?別傻了。」

「南俊啊,哥一點也不想讓你受傷。」他將嘴唇貼在金南俊的腺體上面,他對這裡一點也不陌生,畢竟上頭也曾有過他的痕跡。


「我會對你很好很好。」


會寵你,會愛你,會陪著你一輩子。

而且絕對不會後悔。


在金南俊看不見的角度他彎起嘴角,隨後張嘴毫不溫柔的在弟弟的脖子上面狠狠咬下。

閔玧其感覺到金南俊一瞬間的緊繃,但是並沒有反抗,他抱緊了金南俊癱軟的身體,在omega能夠承受的範圍內盡可能的釋放自己的信息素。

最後一次,他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將金南俊的葡萄香留在自己的鼻腔裡,在他們彼此的味道混在一塊之前,從他的世界裡分割出一個完整的金南俊。


那麼甜美、那麼純粹,總是讓人心動不已的金南俊。

他不想只是佔有他,金南俊的整個人他都想要擁有。

徹底的。


他還想在心裡永遠留下他的位置,不管被標記與否,不管是alpha還是omega,金南俊依舊是那個金南俊,從初次見面至今不曾有任何改變。


閔玧其緊閉雙眼感受著那人此刻枕在他肩膀上的重量,沉甸甸的像是現實,雙腳著地的感覺讓他安心。

沒事了。他低喃,眼淚沿著他的臉龐滑至下巴,最後滴落在衣領。


閔玧其攬住他omega的肩膀,仰起頭任由眼淚恣意,第一次如此放任自己崩潰,那是因為他知道心終於有了歸處。

他和他,現在成了他們。



「我愛你。」閔玧其細不可聞的說。

而金南俊在輕輕嗯了一聲之後閉上眼睛。



评论(18)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