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泰南】憂鬱星期一

完全自我意識的一篇文,沒有聽Singularity的旋律我自己都沒辦法看。

※泰南※南俊受

----------------------------------------------------


你是藍色的,憂鬱的,難以理解的。

你是宇宙的,黑暗的,戴著面具的。

小丑。

「你一個人嗎?」金南俊微微一笑,走近那名獨自坐在酒吧角落的男子身前,他不等回應便擅自拉開還空著的那張椅子,然後報上名字:「金南俊。」

他說的是本名,但在這個龍蛇混雜的地方,大家總是不相信他這樣真誠的舉動,只是將代表他人生的三個字,一笑置之。

他們喊他的代稱──RM。


而他眼前的這個男人,他聽見別人叫他V。

人們以為他是一個藝術家,他憂鬱的眼、嘴、鼻,是最出色的藝術品。

然而金南俊不這麼認為,他在V身上看見的只有、滿滿的藍色,像是滿溢而出的顏料,填滿整個畫布。


在自我介紹後,他不意外的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金南俊啞然失笑,但他不能表現的太明顯,只能向那個如同雕像一般的男人舉起酒杯,自顧自的敬酒。

於是他仰頭,將那些裝載著美夢與惡夢的液體,一飲而盡,讓辛辣的酒精滑過喉嚨,帶走多於的笑意。


這會是場精采的演出。

主角是,我和、你。


 

你嘴裡含著最後一口的龍舌蘭,等待親吻的時候,灌醉我。

想讓我以為這鋪天蓋地的藍,是你用來掠奪我一切的軍隊。

金南俊上揚了嘴角,看著對面開始沉默灌起酒來的V,那名藝術家,就這樣帶著無法被打碎的面具,闖入了金南俊的世界裡。


原來,這種事只需要一瞬間。


所以金南俊也開始喝酒,一杯又一杯,在另一個男人深幽的注視下,突然覺得疼痛,他的喉嚨。

大概是,今天的龍舌蘭太烈。

他在被讚為藝術品的那雙眼眸裡,看見了酒醉自己,以及、

滿滿的藍色。


「金泰亨。」


金南俊聽見那名藝術家這麼對他說,就在他醉的幾乎無法保持清醒的時候。

或許他聽錯了,因為幻覺總是伴隨著酒精,給你編織一場痛苦的、美夢。


金南俊已經醉的幾乎無法站穩,但是有人扶住了他。

那張臉看起來像,藝術品,可是金南俊轉頭看見的只有,面具。

於是他親吻了那一張慘白的面具,然後他嚐到了酒的味道。


龍舌蘭。



我們先別急著說愛。

先做──愛。

你是什麼?

金南俊想問,但是卻被人摀著嘴巴,發不出聲音,只有呻吟。

他感覺有一隻手在撫摸他的身體,疼愛。

而另一隻手卻粗魯的橫在他的嘴上,像個暴君,對金南俊發號施令。


暴君不讓他說話,不讓他問問題。

除了交歡的愛語,只剩下另一個人低的幾乎要聽不見的,喘息。

那幾乎稱不上是聲音,就只是沉重的呼吸。


滿滿的都是憂鬱。


金南俊在這場肉體的戀愛裡恍神,他在想愛情。

他不確定自己究竟懂不懂愛,但是金泰亨應該懂。

否則他為什麼要這麼的──

 

害怕。


 

用你眼角的那滴淚,撲滅我心中燎原的火焰。

金南俊枕著自己的手臂,靜靜看著已經在他身邊睡著的男人,伸出手,輕撫過他的眼角。

是一滴眼淚,藍色的。


但是面具上的淚滴,都是小丑。


金南俊不明白,這樣的金泰亨要怎麼用藍色填滿舞台,博得歡笑。

是小丑的話,眼淚都是假的,因為在面具的下的表情,誰也看不見。


突然間,他不再感到興奮,那種急於揭露秘密的情緒消失了,他不再想看見真實的金泰亨。

他也開始害怕。

逼瘋人的寂靜包圍了他,他們。


在黑暗裡,金南俊只能靠著月光來看清那被讚為藝術品的臉龐,他輕手輕腳的摸上那個面具,對於這樣一個機會,卻放棄了摘下。

在宇宙裡,他們最終相擁,而金南俊再次感到疼痛,他的喉嚨。


發不出聲音,說不出安慰的話。

金南俊是個騙子,但是他不會說謊。

所以他沒辦法說再見,沒辦法說不在乎。

他感到疼痛。

心臟。


他只會說實話,但是他、

發不出聲音。


 

最後一次,喝下那口酒,在你嘴裡,第一次。

然後溺斃在你給的大海裡,你給的憂鬱。

金南俊醒來的時候發現V正盯著他看,他嚇了一跳,但是V看上去還是不為所動。

「早……」金南俊試著要化解尷尬,但事實上,似乎只有他一個人承擔著這份情緒,而房裡的另一個男人,只是用那雙眼睛直盯著他不放。

──藝術品,一言不發。


金南俊在那個男人眼裡看見的只有藍色。

而那在陽光的照耀下看起來、

像大海。


美麗動人的海。

深不見底的海。


金南俊不確定自己要不要避開金泰亨伸出來的手。


後來他沒有避開,而金泰亨也只是輕輕的捧著他的臉,像金南俊是個易碎品。

溫柔的手,溫柔的嘴唇,憂鬱的眼,最終金南俊嚐到了大海的鹹味,以及最後那一口、


龍舌蘭。


 

我愛你。

金南俊說。

但那聽起來不像他的聲音,反而更像金泰亨。

 

接著金南俊聽見了東西被打碎的聲音。

然後他看見了面具底下的──

冰溶化的、春天。


金泰亨的眼睛還是那麼美。

滿滿的都是、

藍色的。




----------------------------------------------------------


其實是個簡單的故事,一個長的像藝術品的男孩(小丑),一個騙子,總說著實話(沒人相信)。

在酒吧裡,金南俊走向了一個漂亮的男孩。

那個男孩一個人在角落,因為憂鬱而喝酒,金南俊向他敬酒,而後漂亮的男孩一言不發的開始灌酒,對金南俊有戒心。

同時也對金南俊有興趣。

V長得好看,但金南俊看見的不是外表,是V沒被面具覆蓋的雙眼。

裡頭全都是藍色(憂鬱)。

他們發生了一夜情,在床上,泰亨摀住了南俊的嘴。

因為他不要聽見金南俊的實話。



之後懶的解釋,就寫到這裡。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