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26)

這裡也要實名了嗎?發文也太不方便了吧。
好久沒更新這章,差點卡到不知道怎麼寫。
※糖南※南俊受
-------------------------------------------------


閔玧其愣愣的看著金南俊,表情茫然,雙眼裡寫滿了不可置信。
金南俊撇開臉,不願意去看alpha此刻無法遮掩的受傷。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閔玧其回過神,他一把抓起金南俊的手,聲音因為憤怒而顫抖:「你是不是瘋了!」

而金南俊只是咬著他的嘴唇,用力的扯回他被男人緊握的生疼的手,沙啞的說:「或許吧,我都瘋的和哥坦白了不是嗎?」
「我不准!」閔玧其低吼,一種陌生的感覺席捲了他的思緒,讓他幾乎無法冷靜下來,他伸手想拉回omega的手,卻再次被躲開。

「……夠了閔玧其,我們不要讓彼此那麼難堪。」金南俊在經歷一段心碎後開口,喃喃:「不應該是這樣的,從一開始就是錯的……哥,我們不要再為了彼此心軟,不要成為對方的軟肋。」

這樣一說完,他們兩個便看著彼此陷入沉默。
而金南俊與閔玧其都無法阻止眼淚的洶湧。


曾經他們都以為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他們在試圖逃離命運的同時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去改變,一部分的他們就像被宣告死期的病人,一味的放聲嘶吼,想要否認這一切,另一部分的他們則茫然的思索,這樣的改變會為他們帶來什麼,也許是愛情,也許是毀滅,但就像個永遠學不會教訓的賭徒那樣,他們選擇賭上他們僅有的籌碼,想換取那個幾乎不可能的美夢。

金南俊想得到的是一份他以為沒有機會實現的未來,裡頭不僅有閔玧其,還有他自己。

而閔玧其則是因為他根本就沒什麼好失去的,即便賭上一切,他除了金南俊以外也真的也沒什麼能失去的了,要是沒有金南俊,那樣的未來他也不想要。

他們不是不夠了解彼此,但說實在的,好像也沒他們以為的那樣了解。
如果說是omega的身分橫在金南俊的面前,而自卑讓他無論如何也跨不過去,那麼閔玧其就是被他自己對金南俊的過度在乎給絆住了腳。

那份感情他們都看見了,那然後呢?
他們現在幾乎要失去彼此了。


良久,穩定了情緒的閔玧其才緩緩的開口問道:「……還是不能接受我嗎?如果我願意等,多久,要多久你才能夠愛上我?」
而金南俊根本不願意給他任何一絲希望,甚至沒有回答閔玧其拋出的問題,他只是淡淡的反問:「哥為什麼不讓我摘?如果喜歡我的話,不是omega不可以嗎?只是金南俊就不行嗎?」

「不行,不是omega就不行。」閔玧其頓了頓,深吸了口氣又接著說:「因為我的金南俊他該死的就是個omega,我絕不允許你這樣傷害他。」

金南俊閉上嘴巴不再回話,他看閔玧其哭過之後泛紅的眼眶,望著那個男人白皙的皮膚恍神。


閔玧其見金南俊突然不出聲的開始翻著他隨身的背包,接著倒出瓶瓶罐罐的藥丸,他將那些東西推到閔玧其眼前,用彷彿在談論別人的事情的語氣,輕輕地說:「這些,都是醫院開給我的藥,如果我還想繼續站在舞台上做個偶像,他們說,我這輩子都離不開這些東西了。」

「平常一天要吃兩次,但是保險起見,最好要吃上三次,因為我們有大量的活動,會加速我代謝掉這些藥性,那如果碰上了快要發情的時候,一天可能會吃四次,還要噴遮掩味道的噴霧。」金南俊說話的時候都是望著閔玧其的臉出神的,視線並沒有對焦,只不過堪堪捕捉到閔玧其的輪廓而已,他又接下去說:「要是活動碰上發情期,我就要打針,因為針的藥效更強,否則我無法上台,那要是沒有活動,我就要和你們『隔離』,醫院說我的發情可能會害你們的賀爾蒙失調,不能夠待在一塊。」

閔玧其震驚的看著那些不知道吃下去會不會搞壞身體的藥,心臟隨著金南俊耐心的一瓶一瓶和他解釋效用,像是被千刀萬剮。

他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摘腺體的話就是這樣了。」金南俊看閔玧其難過的握緊他藥瓶的舉動並沒有阻止,只是不知怎麼的有些想要安慰他哥,但明明他才該是最痛苦的那個人。

「不然也可以用最一般的方式解決,只要讓公司幫我找個『安全的人』就行了。」

閔玧其聞言嚴肅的說了不可以,說完又馬上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太過強硬,只得放軟了態度問著:「……我來的話不行嗎?」
不在一起也可以,不相愛也沒關係了,但是只要一想到金南俊身上可能帶著其他人的味道,閔玧其幾乎要崩潰。

聽見他哥的話是如此卑微的放低姿態,金南俊差點就要心軟,可是他不得不將事實擺在他們面前攤開,他只能輕拍alpha的手背安慰,然後搖了搖頭說:「公司不會答應的,如果omega的發情期要被完全控制下來,只靠暫時標記是不行的,必須要……哥知道的,必須進到生殖腔才能夠讓omega完全被標記。」

金南俊的這一番話閔玧其麼會不明白,他就是太過清楚公司的手段,才會在一開始的時候就用那麼激烈的方式搶先一步的標記金南俊,又冒著那麼大的危險將抑制打進omega的身體裡,卻不曉得自己的這些舉動會對金南俊造成那麼大的傷害。

如果早點知道這些,他就不會這麼做了。閔玧其想著,握緊了拳頭。
那時候或許藉著發情的理由就應該直接──

不、他做不到。

閔玧其無力的彎起嘴角,他將地上一罐罐的瓶子立起來擺好,橫列在他和金南俊之間,就像一道牆那樣。
而金南俊看著他哥的動作,卻開始一瓶一瓶的將那些藥罐子給推倒,像是存心要跟閔玧其作對一樣。

「哥知道嗎,分化以後,有時候我都不太敢照鏡子。」金南俊手上一邊搗亂一便卻又再次說起了話來,自顧自的像是在和自己說話:「甚至洗澡的時候,鏡子上不是會有水氣嗎?」
他看閔玧其點頭像是在回應之後接著說:「我會花上好長一段時間就為了擦掉那些水氣,想說可以的話,能把自己也擦掉該有多好……」

閔玧其聽著弟弟像是告解的話語,暗自咬緊了牙根,這才沒有表現出他的情緒,而他也從中發現了,金南俊從醫院回來以後的某些異樣,但他還沒打算貿然問出口。


他們兩個就這樣一邊說話另一邊繼續手上沒有意義的動作,一個人將瓶子給推倒,另一個人就將之立起來排好,動作一來一往的反覆。

最後閔玧其抬頭看了他一眼,挑眉。

這讓金南俊忍不住笑了出來,在這場冗長的坦白中,就像打破了界線,正如同他所推倒的那些罐子。

「哥真的很好,我也好喜歡哥,可是……」金南俊話說了一半卻沒有下文。
閔玧其佯裝冷靜的看著弟弟若有所思的表情,實際上卻是緊張得不得了。
「要是我也跟哥一樣好就好了。」他沒頭沒尾的說著,卻不知道閔玧其聽懂了這之中的意思。

於是閔玧其下定了決心揮開那些扎眼的藥罐,移動了自己的位置坐到金南俊的身邊,他溫柔的牽起omega的手,在他疑惑的注視下沙啞的問著:「……跟我一樣有什麼好的?」


接著閔玧其告訴他從來都不夠有自信的弟弟——


「沒有金南俊,閔玧其永遠都不夠好。」



评论(1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