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燮光】片段

一段時間以前的腦洞,目前沒有接著寫,放出來給大家看。

聽了〈祈禱〉之後一直想寫的東西,MV李昌燮坐在小房間裡低頭那一幕太妖豔(?)恩光又好軟好香嗚嗚小小隻好可愛

就是老梗爛俗的東西哈哈哈哈我真的很久沒寫這種東西和這麼離譜的設定了

※燮光※恩光受

-------------------------------------------------------


「Father,我有罪。」


──願聞其詳。


「我喜歡了不能喜歡的人……我是大逆罪人。」

李昌燮看著窗子另一邊的男人,向來冷漠無神的雙眼浮上了血色,儘管只是一閃而過。


──誰,是誰?


「……father?我、我不能說。」男人雙手緊握,放在額前做出祈禱謙卑的姿態。

李昌燮沉默地透過縫隙觀察著對面的他,看那個人因為他的靜默而慌張卻不敢打擾的模樣──如同待宰的羔羊。

他突然感到飢餓。


──不說出來我要怎麼請求主寬恕你的罪呢?


「我、可是我──」


──是我嗎?


李昌燮看著那個人明顯向後退縮的動作。


──喜歡我嗎……呵。


他起身走出那個狹窄的小房間,目送男人匆忙逃走的背影。

「聞起來真香……」李昌燮咧嘴微微一笑,露出了他鋒利的兩顆尖牙。


看來選擇這個村子狩獵是正確的。


 

其實說到這個村落,這裡實在是小的可憐,不管是物資還是人口都非常稀少,村民大多務農,整個村子大部分時候都是與世隔絕自給自足的狀態,安逸舒適,倒也沒出過什麼大事。

除了一名據說是教廷新派來接替老神父職位的年輕男子稍稍打亂了他們的生活秩序,其他一切可以說是一點變化也沒有。

而那名年輕的男子的容貌可是擄走了村裡所有女孩的芳心,他有著連小姑娘也忌妒的白皙肌膚和紅唇,身材高挑,一舉一動和談吐間都彰顯著禮貌和高貴,當然還有說也說不上來的陌生與疏離,不過春心蕩漾的姑娘們哪顧的上這些呢,照樣是繞著那個陌生人打轉。


可他們有所不知,李昌燮並非什麼神父,這麼小的一個村子早就被世人所遺忘,教廷又哪會注意到這邊呢?李昌燮只是從長久的沉睡中久違的醒來了,睜眼厚印入眼簾的只有他布滿藤蔓的古堡和灰塵,飢餓的感覺促使他走出他黑暗的王國出來覓食。

而少女們漂亮的脖子就這麼無知的展露在他面前,肌膚下突突的血液正吸引著他去享用。


「吸血鬼。」村裡的長老說著。

最近他們附近的森林裡發現了幾具年輕男女的屍體,但因為都不是村子裡的人,大家本來也沒想太多,以為城裡派人來將事情處理完就沒事了,然而他們村子裡的老人卻一口否定了『意外』這個說法。


「肯定是吸血鬼沒錯!」

於是村里的人都害怕了起來,而教堂似乎是他們唯一的避風港,神父也就成了保護者一般的角色。

 

李昌燮彎起嘴角,無神的雙眼在眼前的少女之間游走,卻有些拿不定主意今晚要宰掉那一隻野兔來果腹。

「father!」

一聲軟糯的呼喚讓他收回了原本朝其中一個女孩伸出的手。

李昌燮先是禮貌的和少女們道別,然後才轉身走向那名站在教堂門口卻不敢隨意進來的人,看他侷促不安的表現,李昌燮忍不住揚起嘴角。


「恩光哥有事嗎?」他無視身後那群女孩忌妒的目光,親密的牽起了個頭嬌小的那個男人的手。

「別、請直接叫我的名字吧father!」男人對於這樣的稱呼顯然很是慌張。

李昌燮欣然的接受了,於是改口:「那麼……恩光,你來找我是有事需要幫助嗎?」


「也不是什麼大事啦。」徐恩光的聲音在少女們的注視下變的更小了,為了躲避那些並非善意的眼光,他收起肩膀試圖縮小自己。

「是嗎,不過正好,我想你應該不介意和我一起共進一頓晚餐吧,畢竟都這個時候了。」李昌燮側身為徐恩光擋去那些目光。

「或許其他事情可以在晚餐時再談?」


「啊、喔,當然,我的榮幸!」徐恩光愣愣地看著神父俊俏的臉上罕有的笑容,竟然有些看呆了。

李昌燮為此加深了嘴角的笑意,只為了讓徐恩光能看得更清楚。


「這邊請。」他溫柔的拉住男人的手,而徐恩光溫馴的順從只讓李昌燮的心情更好了,從他身上──不、從他血液中散發的香味讓李昌燮幾乎失控,然而一兩個月過去了,除了刻意的誘惑和釋出善意讓徐恩光更加依賴他,李昌燮什麼也沒做。

和徐恩光待在一起的時候,他克制了自己狩獵的本能。


吸血鬼從不壓抑自己的天性,而李昌燮為了他破例。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