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燮光/ABO】Mark

只是想寫。前一陣子的東西,只寫到這裡。

剛好昌燮要出新專輯,剛好我也覺得mark很適合這篇。

大概有點點all光,不過片段而已看不出來。

一直寫燮光,出去跟人家說我吃90都沒人相信了。

※燮光※恩光受

-------------------------------------------------------


AO之間相互的吸引力或許是本能,但李昌燮的視線隨時黏在徐恩光只是改不掉的習慣。


十年了,是壞習慣嗎?

李昌燮自己也說不準。


 

「哥~我剛看到了好笑的事情──」

李昌燮抬了一下眼皮,從待機室的鏡子裡就看見陸星材遠遠的跑進來,直直奔向躺在沙發上的徐恩光。

而他們的隊長顯然也對所謂『好笑的事情』很感興趣,居然立刻就扔下打到一半的遊戲,興致勃勃地將目光集中到他們人高馬大的忙內身上。

「哥我跟你說我剛剛去隔壁待機室啊──」


巴拉巴拉巴拉的。李昌燮有些聽不下去了。


此時陸星材的信息素因為興奮而竄出,alpha強烈的氣味影響到了這裡的每一個人,李昌燮眼角餘光看了一眼徐恩光的反應,發現他的臉都紅透了,人卻還是不懂得保護自己,依舊跟他們忙內玩的不亦樂乎,手來腳來的,李昌燮都能嗅出這之中求愛的味道。


「星材啊。」他垂下眼簾,冷淡地喊了一聲打斷那邊兩個人的火熱。

「啊?」陸星材聞聲轉頭,手腳卻還是捉弄般的在徐恩光身上搗亂,看的一旁造型師的心臟都快嚇停了。

「……收好你的味道。」李昌燮頭也不抬的說著,彷彿他根本沒注意到他和徐恩光在幹什麼,就像平常一樣,視而不見。

「很臭。」為了掩蓋他過於生冷的語調,他補上一句不痛不癢的評論。


但這是實話沒錯,alpha和alpha之間對彼此的味道其實排斥的很,在僅僅七個人就有五個alpha的團體中,他們對彼此的界線都非常敏感。


「我?」陸星材那鬼靈精怪的弟弟看似對李昌燮的話很是在意,實際上他只是裝模作樣地舉起了他的右手,把鼻子湊到腋下那裡聞了聞,又突然坐下來把鞋子給脫了,大有把鼻子塞到他鞋裡的氣勢。

「沒有啊。」最終那弟弟只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還順便把鞋子推到徐恩光臉旁邊,壞笑著說:「哥聞聞看,是藍莓味的喔~」


對於這種看似無害時則露骨的玩笑,李昌燮的表情頓時僵硬,他看徐恩光好像聽不懂一樣再度跟弟弟打鬧起來,只覺得胸口被什麼壓著,鬱悶的不行。

事實上比起陸星材的果香(是的那小子真的是藍莓味沒錯),李昌燮更為另一股掩蓋在眾多alpha氣味以其抑制劑之下的甜膩心動。


他闔上眼睛假裝休息,可腦袋裡卻清醒的很,甚至在阻斷視覺之後,嗅覺更加敏銳了起來,以至於在開錄前,淡淡的香甜一直縈繞在他的鼻腔揮之不去。

李昌燮其實多少受到影響了,他的視線再次飄到徐恩光身上,看著在舞台前方熱唱的他,心想不知道有幾個人注意到了這件事……看來快發情了吧。


真是不讓人放心。

李昌燮無奈的在剛下舞台人就趁大家沒注意把徐恩光抓到安靜的地方去。

 

「哦?怎麼了?」


看他哥果然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的樣子,李昌燮只是無力的向後靠在牆上,伸手將黏在額前的頭髮向後一抓,他違心的彎彎嘴角,狀似隨口一問:「哥有吃藥嗎,這個月。」

徐恩光一臉心虛的模樣讓李昌燮覺得有些生氣。

「哥不能保護好自己嗎。」他控制不住的放大了音量,「難道就只有我一個人在擔心這件事嗎?」

「哥這樣子真的很自私。」李昌燮說完轉身就想走,只是被徐恩光抓住了右手無法甩開。


這下子一直困擾他的那股甜味更明顯了。


「唔……昌燮啊,哥不是故意忘記的。」徐恩光軟軟的環抱住弟弟腰,將身體貼到他的背上,「對不起,下次不會了。」

這個舉動不代表什麼,徐恩光本來就是喜歡從肢體觸碰上尋求溫暖的人,李昌燮認識了他十年,再清楚不過了,這哥只是怕他生氣才會這樣抱住自己。

但是一個alpha和一個omega(快要發情的omega)抱在一起,這樣的親密怎麼都讓人想入非非。


熟悉的香甜讓李昌燮心不在焉,他仰頭無神的盯著天花板,手也插在褲子口袋裡。


「哥聞起來很不妙啊。」他說,「再不放開我的話會被別人誤會喔。」

再不放開,你就沒機會逃走了。


徐恩光愣了一下,他失望的垂下眼簾,緩緩鬆開他抱著男人的手。

「昌燮啊。」他輕喊,顫抖的尾音出賣了他的心情。

但是李昌燮沒有回應,只是在徐恩光鬆手後頭也不回的向前走,逕自離開。


徐恩光看著弟弟固執的背影,眼淚讓他的雙眼像是蒙上了一層霧,濃的散不開。

他摀住嘴巴好阻止將要脫口而出的挽留與啜泣,孤獨地站在原地,肩膀一抖一抖的,止不住哽咽。

快要滿溢而出的感情在徐恩光的胸腔翻騰,最終化做眼淚自眼角流下,他感覺自己的心意像是被人踐踏在地板上,徒留痛苦。


「……即便用發情當作藉口也不能讓你喜歡我嗎。」他故作堅強的彎起嘴角,粗魯的用袖子擦乾眼淚。

「已經連這種卑劣的手段都用上了,因為喜歡你,我到底成了什麼啊……」



為了你,好像已經拋棄一切了。

但是你怎麼就不為所動呢。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