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甜夢/糖南】傳說中的三秒射

前篇 〈要來點兔子嗎〉〈發情期〉

主要是改變了發情期的發展線,大家演唱會排隊無聊可以看著解悶!站搖滾區的人真的是辛苦你們的腳了!

※挑戰三觀又沒營養的東西,閔爺依舊只是客串

※他只是隻兔子

※甜夢※南俊受

-----------------------------------------------------


寫了發情期之後,很多人告訴我其實兔子是三秒射。

由於我之前養的是母兔所以沒有這個榮幸體會。(感謝天地對我的仁慈

以下讓我們還原田柾國發情的事實真相,此篇又名三秒射之這下尷尬了

 

事情是這樣的,讓我們將時間拉回到〈發情期〉中,田柾國那隻兔子突然變成鮮嫩可口的裸男然後把金南俊壓倒在客廳地板上的那一幕,由於發情的關係,田柾國可是非常本能的在做一些會讓自己舒服的事情。

就是把他用來繁衍後代的那根對著他肖想已久的金南俊大腿用力又迅速(兔子的速度不是蓋的)給他蹭了下去。

於是在金南俊還來不及對身上裸男發表什麼意見之前,他有了比這更大的問題。


他最喜歡的一條睡褲被人猥褻了不說,在自己接近大腿根部的地方還濕了一塊,黏黏的貼在他的皮膚上。

金南俊驚恐地看著身上的男人,只見他好看的臉泛起一陣詭異的潮紅,還莫名盯著自己一直喘不停。


案情不單純,但是照著線索拼湊,金南俊還是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首先——

「柾國?」金南俊喊了一聲,只見男人頭上的大耳敏感的動了一下,隨即睜著他一雙水汪汪又泛紅的眼睛盯著自己。

好,我要冷靜。他面不改色的給自己心裡喊話。

緊接著他在田柾國炙熱的注視下把自己的手往下伸,精準的往褲子上濕了一塊的地方摸過去,非常注意的沒碰到田柾國任何一處肌膚。


濕的,他用手指搓了搓褲子,還黏黏的⋯⋯到這金南俊已經想哭了,但他還是鼓起勇氣把手指舉到臉前,只見半濁的體液有些沾附在手上,腥臭的味道也不放過他的鼻子。

再看了一眼身上壓著據說是他兔子的那個男人,這下金南俊是真的想往自己臉上抽兩巴掌讓自己昏過去算了。

同樣是男人,他能不知道那是什麼嗎。

 

雖然很想破口大罵,但是田柾國一雙大眼眨呀眨的又嘟起好看的嘴巴表情那麼無辜,還有他頭上的大耳朵垂在臉旁的模樣太可愛讓金南俊根本罵不下去,而且——嗯,不愧是他心肝寶貝,長得很帥,不,是又帥又可愛。

 


「俊?」在金南俊從崩潰中回神之前倒是田柾國先開口了。

金南俊吸了吸鼻子,不確定鼻酸的原因是因為外在因素還是內在,他看著田柾國要兔子不兔子,要帥哥不帥哥的模樣,只覺得這個男人也太好看了吧,幹。


但也不能因為長得好就射在他腿上啊,媽的。

 

金南俊欲哭無淚的勉強算是給出了一個難看的笑臉,田柾國看著便疑惑的把頭歪成可愛的角度,逼得金南俊一邊在心裡罵幹一邊想摸摸他的頭。

「柾國啊。」他努力維持聲音的平穩並且不要罵髒話,「你不可以弄髒我的褲子,那是不對的。」


很好,很好金南俊,繼續,你必須委婉的告訴他不能在你身上亂搞,沒人可以弄髒這條粉紅色的睡褲!他媽就連閔玧其都不能射在這上面!


「為什麼?」田柾國甜甜的問,他放鬆的壓在金南俊身上,伏在金南俊的胸口看著他說:「可是很舒服。」

他媽的我可不舒服。

金南俊艱難的嚥下差點溜出來的粗口,想推開身上的男人卻又因為他全身光溜溜的而無從下手,只能艱難的仰起頭盡可能遠離田柾國一直湊上來的臉。


「你不能、呃,你不能在我褲子上『那樣』,因為——因為很難洗。」

那樣?」田柾國露出困惑的表情。

「這樣嗎?」説著他再次隔著褲子「硬挺」的磨蹭了金南俊的大腿,並且「非常快速」的重現了不久前驚人的動作與場景。

而金南俊只能僵硬的躺在地板上,整個人像是被冰凍了一樣,隨著田柾國抵在他腿根上又硬又熱的東西,相互摩擦沒有多久他便感覺到褲子變的更濕了。


「……柾國,我們得談談。」金南俊承受不住的摀著臉。


「首先你得先把你的那玩意從我腿上移開,我是認真的。」

然後他必須好好跟田柾國解釋為什麼不能射在他的身上,以及有關於持久度的問題。

這很嚴重,不管是三秒射還是他的睡褲。



他媽的讓閔玧其知道就死定了。

金南俊說想把自己抽昏不是在開玩笑。

 


评论(1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