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燮光】論發情這件事 (上)

ABO設定慎入!

絕對會開車注意,基本上就是為了開車寫的,燮光沒道理不開車!

全部劇情都是我亂掰的拜託認清現實。

※快點跌燮光坑吧,跟著我有肉吃

※燮光,微all光※恩光受

----------------------------------------------------------


李昌燮照著鏡子整理自己的衣服,卻看見身後坐在角落的徐恩光低著頭漲紅了整張臉的模樣,他心裡咯登一聲,暗叫不好。

趕緊上前去關心,卻只得到了哥哥一句輕描淡寫的沒事,接著他們便被叫上台去做最後一次的錄影。


李昌燮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了,他站在整個人都散發著柔軟氣息的徐恩光身邊更顯冰冷,他整首歌的時間都盡量將視線抓在他們隊長身上,但是看見愛鬧人的忙內在這種時候還要逗徐恩光的表現,李昌燮今天的音色低的嚇人。


一邊和旋律們道別一邊走下舞台,這時候李昌燮通常走的比別人快,但今天他刻意走到了尾巴,攬著徐恩光的腰,不顧他哥還在戀戀不捨和粉絲道別的揮手便把人拉下舞台,當然他這個動作不僅被拍的一清二楚,從後面女孩們突然拔高的尖叫就知道他們什麼都看見了。

李昌燮還是面無表情,但徐恩光卻因為旋律們可愛的反應而笑彎了眉眼,他不但沒反抗弟弟的強勢舉動,還表現得那麼乖順的任由李昌燮的臂彎施力,然後順勢讓自己半個身體都靠在了弟弟身上。

其他成員看見了也沒說什麼,甚至沒了平時的調笑,還主動拉開和他們倆的距離,在整裝回宿舍的過程中都沒人前去打擾他們,就連陸星材都沒有。


因為大家知道徐恩光是李昌燮的omega。

已經被標記過了。


而且看李昌燮的模樣和他不友善的信息素,他們大概也猜的到,有可能是他們隊長要發情了。

即便是喜歡繞著哥哥鬧的忙內們在這種時候也不敢靠近,大概是充滿攻擊性的李昌燮太可怕,今天上車陸星材甚至選了能離他兩個哥哥最遠的位置坐,畢竟他跟李昌燮感情好歸好,從他自己也分化成alpha之後他也知道有些界線越不得。


好不容易車上憋著氣的幾個alpha跟喘都不敢喘一下的beta成員們捱到了宿舍,大家幾乎是用跑的回了各自的房間裡,臉皮稍薄的人這種時候甚至會放棄外頭浴室的使用權,今晚沒打算洗澡了。


看見成員們這種已經什麼都知道的反應,徐恩光本來就紅著的臉更紅了,他稍微掙扎想要擺脫李昌燮環在他腰上那隻太明顯的手臂,但他的alpha只是冷笑了一聲,更用力的將他按進懷裡,反正其他人也早就跑光了,他根本不在乎。



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李昌燮直接將人帶回自己的房間,有些不耐煩地將房門甩上。

「昌燮啊等一下……唔!」徐恩光正想開口解釋,李昌燮卻不給他機會,直接將他壓在門板上,低頭吻了上去。


其實徐恩光還沒發情,只是有點體溫升高罷了,但也的確離發情不遠了,但是剛才那會兒還有演出呢,要他怎麼辦?難道拉著李昌燮去廁所還是哪個沒人使用的休息室裡,毫無羞恥心的求他的alpha把自己操開嗎?

想到這徐恩光其實有些委屈。


他分化的比一般人來的晚,晚了李旼赫至少兩年,那時候連李昌燮都已經確定分化為alpha了,而他卻還沒有,因此大家都有所準備徐恩光會分化為omega,畢竟只有omega才有延遲分化的可能。


雖然大家都安慰他,也許有可能會是beta,但隨著日子一再延後,徐恩光早就不抱任何希望,甚至想著乾脆不要分化還好一些,而公司也早就在討論這件事,想著等他分化了以後要怎麼處理某些無法避免的問題。

畢竟沒有標記的omega太危險了,尤其是在隊裡已經分化的老二老三都是alpha的狀況下,當然沒有意外的,從以前就跟徐恩光感情好的李旼赫成了公司的第一首選,成員們那裏也都暗示過了,意思要李旼赫成為徐恩光暫時的alpha,替他捱過那些發情期和阻擋其他alpha對徐恩光的接近。


就只是,暫時的。


只不過他們並沒有料到徐恩光分化的那天,多數的成員回家的回家,出遊的出遊去了,只剩他和李昌燮兩個人單獨被留在了宿舍顧家。

後來當經紀人接到電話的時候,還是李昌燮打來的。


他說:「哥啊,恩光哥分化了。」

於是身為beta的經紀人一陣手忙腳亂地想要趕過去,卻再次被李昌燮清冷的聲線打斷。


「不用來了沒關係,也不需要通知旼赫哥了。」

說完他掛了電話。


後來當公司的人趕過去時,他們才發現徐恩光已經被李昌燮標記了。

沒有辦法改變的那種,最完全的標記。


所以他們不會知道徐恩光的信息素是什麼味道的,因為那時候他已經染上了李昌燮帶點菸草味的辛辣。

 


最後才接到通知的李旼赫看起來表情沒什麼變化,但是李昌燮敏銳的嗅到了他哥對他散發出了並不那麼友善的信息素,當然他身為一個alpha,接受到了挑釁怎麼可能毫無感覺,更何況另一個alpha還靠的和他的omega那麼近。

他勾勾嘴角,就那麼明目張膽的上前去將徐恩光攬進懷裡,當著所有人的面,就在李旼赫和成員們面前,宣示自己對他們隊長的佔有。


「那天的情況太突然了,我們都沒做好準備。」這是李昌燮的說詞,他看似懊惱的說:「是我不好。」

才怪。


那之後他和李旼赫實實在在地打了一架又是另一回事了,他們除了臉以外的地方全都掛彩了,但是沒有其他人知道。

實際上徐恩光分化那天的情況,其實並不是李昌燮的失控,而是徐恩光開口要李昌燮標記自己的。


「哥?」

「昌燮……嗚、幫幫哥……」

「可是旼赫哥──」


「想要標記我也可以。」

李昌燮記得那天的景象,一清二楚,包括omega所說的每一句話和他的身體。


「是昌燮的話就沒有關係。」徐恩光說這話的時候已經主動騎到了李昌燮身上,一邊脫著衣服,一邊像是呻吟一樣的請求。

李昌燮拒絕不了。

他不能,也不想。


所以事實上,其實失控的人是徐恩光才對。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