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10)

我回來了。

這篇的走向很兩極,食用注意,除了甜到爆炸就是玻璃渣。

今天金南俊來台灣嗚嗚,露肩膀也太欲。

※錫南,94line※南俊受

--------------------------------------------------


金南俊沉沉的睡了一覺,久違的,沒有做惡夢。

只是醒來的時候鄭號錫已經不在了。

他壓下內心那股失望,扁扁嘴,翻身將自己捲進棉被裡頭。


金南俊唾棄自己的軟弱,尤其是昨晚,可即便如此,那個男人也沒有離開他,哪怕後退一步都沒有,甚至主動來到他的身邊,擁抱他。

想起鄭號錫,金南俊總是覺得溫暖,或許是那個男人對他太好了,好過頭了,讓金南俊無法不去依賴,可是依賴是種毛病,而它的後遺症可嚴重了。

嚴重到能讓一個人再也無法振作起來。


「⋯⋯好餓。」金南俊的思緒被突兀的咕嚕聲打斷,他按著自己不合時宜叫起來的肚子,無奈的噘嘴。

誰讓他每次來這裡不是吃飯就是做愛,才不過幾天就徹底被寵壞了。

金南俊用食指和姆指在自己腰間一捏,輕易捏起一坨軟肉。


「讚喔。」他對著天花板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我對我肥肉的笑不是真的笑。


金南俊身上這些多出來的肉還不得不歸功於鄭號錫,多虧他是這樣一個完美的男人,一早起來,不僅牙刷毛巾和衣服都替金南俊準備好,就連解酒湯都熬好放在爐子上,而且裡頭的湯還是溫的。


「喝了這碗湯我會更胖吧⋯⋯」金南俊邊喝邊抱怨,結果還是一口氣把半鍋的湯料都吞下肚。

他低頭看著自己凸出來的小腹,眉頭皺的都能夾死蒼蠅了。

雖然沒特別和誰提過,但金南俊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身材,偏偏他又是那種喜歡靜態活動,討厭運動流汗的人,所以都是從日常的飲食上做控制的,結果被鄭號錫餵了兩次之後,這男人輕易的就讓他所有的努力都化為烏有。


摸摸自己的肚皮,雖然很不樂見小腹,但事實上金南俊對此感到非常的放鬆和舒適。

不用被束縛的感覺,自己究竟失去自由有多久了呢。



躺在人家的沙發上看人家的電視,金南俊搔著自己消化之後消下去的肚皮,突然就想起了人家對他說過的話。

『我喜歡你胖一點。』

他還記得鄭號錫笑的一臉燦爛的樣子。


「誰胖了?你才胖呢!」金南俊害羞又生氣的對著一旁的抱枕敲打著發洩,可又想到那個男人衣服下結實精瘦的身材,頓時就跟洩了氣的娃娃一樣,委屈巴巴的把臉埋進沙發裡。

對,反正他就是身材好,我就是胖子。



在別人家裡賴皮了整個上午沒去學校,金南俊出奇的一點愧疚感也沒有,中間朴智旻打來的電話也爽快的接了,只是敷衍兩句交代自己在睡覺給呼嚨過去。


「抱歉啊智旻,哥那天沒去看你比賽。」後來他還是道歉了,即便朴智旻表示自己一點也沒有介意的意思,可金南俊根本不相信。

「⋯⋯沒關係的南俊哥,哥那天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才會沒來吧⋯⋯」

聽見弟弟那麼小心翼翼的試探,金南俊撇了一眼自己扔在地上的包包,想也沒想的便老實回答:「是啊,那天有很重要的事。」

「⋯⋯是跟那個男人有關嗎?」


朴智旻在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模糊不清,但金南俊仍然聽的清楚,只是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的答道:「不是,這和玧其哥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對那個人已經沒有任何感情了。」他輕輕的回答,心情是連自己都無法相信的灑脫。

朴智旻大概也是驚訝的吧,因為電話安靜了好一會兒,害金南俊一度以為他已經把電話掛了。

「這樣啊⋯⋯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朴智旻異常沙啞的說著,聽在金南俊耳裡更是如同哭泣一般,但他還來不及安慰什麼,那個弟弟便急忙說了再見然後單方面結束這通電話。


丟開手機,金南俊一邊嘆氣一邊把臉埋進沙發裡,這個早上的第二次,對,他開始喜歡這種鴕鳥的行為了。

後來他大概是不小心睡著了吧,但是也沒睡太久,再醒來的時候才剛過中午沒多久。

金南俊會醒還是因為餓了呢。

他又餓了。


沒水準的翻了別人家的冰箱一輪沒發現除了健康食材之外的微波食品,為了鄭號錫回來時還能看見完整的廚房,或是金南俊,他還是決定自己出去吃飯。

因為不知道下次再來會是什麼時候,又或者自己還會不會再來,所以金南俊把他特意帶來的東西給拿出來放在客廳的矮桌上,離開前還回頭看了一眼,確認當屋子主人回來時一定能看見才放心。


「再見。」金南俊輕輕的關上門,他忍不住微笑,沒頭沒尾的說著:「好久不見。」

然而他的笑容在稍晚的一通電話以後消失的不見蹤影,而手機的螢幕上只顯示了一個「閔」字。




當鄭號錫回到家時金南俊已經離開很久了。

他訝異的看見那個被留在桌上的東西,是一面眼熟的獎牌,看不出歲月的痕跡,顯然是被人收藏的很好。

「啊⋯⋯」鄭號錫輕輕的將獎牌捧在手裡,拇指不自覺的摩挲著那上頭的幾個小字。


『男子組接力賽第一名』


鄭號錫彎起嘴角,眼中的思念與溫柔再也藏不住。

「你真傻。」他笑說,「怎麼把我送你的東西給還回來了呢。」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