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28)

我也不知道诶,最近金南俊真的很妖,又欲,可是這系列又不能隨便進入那種劇情(不。

鬱悶。

吃飯氣氛如果不好的話,吃下去的東西其實一點感覺都沒有,所以我真的是個吃飯會很認真的人。(突然經驗談

我盡量抓回更新的速度,還有就是,除了word以外的寫文軟體真的很難用。

※ABO設定,不能接受拜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所謂連空氣都安靜下來,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金南俊想,一邊努力裝做自在的模樣,一邊不停地往嘴裡塞飯,直到兩個臉頰都鼓起來為止,他艱難的咀嚼著食物,卻一點味道都嚐不出來。 

以至於在金碩珍溫柔的問了他飯菜的味道如何時,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心虛的回說好吃。 


飯桌上的氣氛太過緊繃,因為所有人都在努力表演,試圖假裝一切和以往並沒有不同。

可總是有哪裡不夠真實。


昨晚金南俊沉沉的睡了一覺,醒來應該要是精神飽滿的,然而今早他卻感覺身體狀況比以往更糟。

有多糟呢……恩、大概只比發情好一點。

金南俊昏昏沉沉的一邊咀嚼和吞嚥,一邊又要費心阻止自己的身體往旁邊鄭號錫身上倒過去。


他聞不到味道,但是他的身體仍然有感覺。

而他感覺糟透了。



「你有這麼餓嗎南俊?」金碩珍在他身邊嚷嚷,順便又夾了一塊子的菜到他的碗裡,感嘆著:「呀你胃口真好,吃了兩碗了啊。」

這時候金南俊很配合的打了一個飽嗝,他輕輕揉揉自己的胃,老實說他已經撐到有點想吐了,只是在大哥這麼提醒以前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吃了這麼多。

「吃飽了。」他說,然後向後攤在椅背上,因為一時還無法消化胃裡的那些食物。


他希望自己不要吐,否則大概會被緊張兮兮的送回醫院吧。


金南俊默默環視了餐桌一圈,只見他幾個成員都心不在焉的模樣,金泰亨甚至沒來的及收回他偷瞄金南俊的視線,被逮個正著。

不過他哥只是溫柔的對他笑笑,又比了比自己的嘴角,意示金泰亨嘴角有沒吃乾淨的飯粒。

金泰亨咧嘴傻笑的模樣讓旁邊朴智旻忍不住在桌子下踩了他一腳。


「嗷!」金泰亨吃痛的喊了一聲,他扁嘴抱怨:「智旻你幹嘛踩我!」

這世界上大概沒有人委屈的表情比金泰亨更可憐了,只是他至親的好友可不這麼認為。

「我不小心的。」

朴智旻笑的有點過於燦爛了,至少在金南俊看來是如此。


弟弟們真可愛。他想,他果然吃的太撐了,真糟糕。

金南俊不小心又打了一個飽嗝。


看金南俊這樣放鬆的模樣,原本氣氛緊繃的餐桌好不容易緩和了下來,金碩珍更是見縫插針的說了兩個大叔笑話,只不過沒幾個人笑出來就是了。

他們大哥的笑話和平常一樣難笑,和平常一樣。


金南俊突然覺得很幸福,所以他輕輕笑了出來。


「天啊南俊哥居然覺得好笑。」金泰亨趁金碩珍吃飽剛離開座位,見著那張空出來的椅子,像一隻盯著別人食物的獵狗一樣立刻撲了過去。

他開心的蹭到金南俊身邊,稍嫌幼稚的嚷嚷:「糟了糟了~哥這是老了啊~變老了~」

金南俊哼了一聲,往身邊鄭號錫的方向抬抬下巴,笑著反駁:「我哪裡老了,鄭號錫還大我幾天呢。」


而隔壁無緣無故受到波及的好好先生只是咬著筷子,完全不在意的咯咯笑個不停。

「我們的確是老了啊。」鄭號錫說,「比出道的時候還要老。」

金南俊不可置否的點頭,其他成員也默默微笑表示同意,當然,總是有例外。


「呀,哥我一點都不老!跟以前一樣年輕,正青春呢!」


金碩珍總是例外。

金南俊看了一眼笑倒在桌上的鄭號錫,又看見坐在隔一個位置遠的閔玧其也在笑,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胃沒有那麼不舒服了。


……他等一下還有一堆藥得吃。

看來離真的吐出來也不遠了。金南俊無奈的想,然後他站了起來,故作輕鬆的撥亂一旁還在嬉鬧的金泰亨的頭髮,又假裝沒發現閔玧其扎人的注視,用他最快的速度溜回了房間。

他不習慣閔玧其從遠處投來的視線。

太小心翼翼、太有距離了。


很陌生。


金南俊無法阻止自己想要靠近閔玧其的衝動,但是這段距離是他先拉開的,而那名alpha只不過給了他所要求的空間。

現在自己要反悔的黏過去,金南俊怎麼拉的下臉。

尋找一個可以依靠的alpha,那是一種本能的反應,即便他聞不到味道。


閔玧其留在他身上的味道幾乎消失了。



金南俊坐在床上,把藥一一攤在眼前,確認自己該吃的劑量,他伸手拿起其中一罐,緊緊握在手中。

——抑制劑。


醫生拿給他的,說是「以備不時之需」,要金南俊不必每天吃,或許之後也用不到。

不吃的話,發情期就會如期而至,那麼只要他被標記⋯⋯金南俊彎彎嘴角,吃下了罐子中兩顆紅色藥丸。

「真是個混蛋醫生。」他把自己就要哭出來的表情埋進枕頭裡,把討厭的眼淚都藏起來。


金南俊也不曉得自己究竟在抗拒些什麼,明明他是omega都已經成為事實了,但就是有什麼絆住了他的腳,讓他無法往前。

明明只要下定決心就好了,只需要勇敢一點,去醫院,或者去公司都有人會為他解決「問題」。

但是他沒辦法往前跨步,他總想回頭,看看是不是有人會拉住他的手阻止他。


可是誰都不在那裡。


只顧得上悶悶發洩情緒,金南俊並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了房間。

他當然沒有注意到,因為他什麼都聞不到。


這下閔玧其可確定omega究竟出什麼問題了。

他站在金南俊床邊,是雙手抱胸的姿勢,一言不發的用自己的信息素向床上的弟弟施壓,然而他一點反應都沒有,依舊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甚至沒發現他哥的存在。


「嘖。」閔玧其皺起眉頭,直到他發出聲音為止,金南俊顯然沒能接收到他的信息素。


這只代表了兩件事,第一,他對金南俊暫時的標記已經完全消失了,第二⋯⋯

他變的跟大部分的beta一樣對信息素不敏銳,或者更嚴重。


金南俊完全聞不到信息素了。


评论(1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