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燮光/星光】今天不要走 (下)

大三角最難的還是有個人注定沒有緣分吧。
天啊我自己都覺得心疼。
明明最近我就吃了一堆糖啊,徐姓少婦到處勾引別人連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最後請大家多多喜愛大謙,錢很難賺。
※燮光,星光※恩光受
———————————————————

好不容易結束今天的舞台錄製都已經要天亮了,徐恩光精疲力盡的拖著腳步走在最後面,看著前頭的弟弟們一個個的身影,他沒察覺自己的嘴角上揚,只是專注地望著他們出神,他沒想到這時會有人回頭,冷不防視線就和他撞在一塊。

因為距離的關係,徐恩光得要瞇起眼睛才能夠看清處那個人的臉,然後他看見了、李昌燮眼裡那些藏不住的擔心。

徐恩光覺得他今天可能真的太累,大概是眼花了,所以他告訴自己,這都是錯覺。


李昌燮對徐恩光沒有感情,就算有也只是普通的朋友……明明一直都是這樣說服自己的,但怎麼今天就那麼不管用呢。徐恩光揉了揉乾澀的眼睛,眼淚突然就不受控的流了出來,沾濕他的臉頰。

怕被人發現自己的窘狀,他匆忙的用袖子擦乾眼淚,只是粗魯的動作讓臉頰紅了一片,只能低著頭走路,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而正當徐恩光要上車的時候,他才發現,原本應該和他坐一台車的李旼赫不見蹤影,倒是他一直想盡辦法在閃躲的李昌燮坐在裡頭。


「哥,怎麼還不上車?」

徐恩光才想轉身擠去其他弟弟的車子裡,後頭的大謙卻剛好湊了過來,還拍了拍他的背無聲催促,徐恩光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一腳跨上車,他本來想坐去離李昌燮最遠的斜對角,卻發現前面的座位上都被堆滿了雜物和包包,事實上,就連李昌燮身邊也沒有位置了。

就在他還在心裡面歡呼自己有藉口坐到副駕駛的時候,李昌燮卻把自己的包拿起來,騰出了身邊的位置。
徐恩光不明白弟弟這個舉動的意思,但是身後的大謙還在等著關車門,他也沒辦法在這時候拒絕這樣的好意,否則會顯得兩個人的氣氛很奇怪。


李昌燮身邊位置,徐恩光坐的戰戰兢兢,但是他疲憊的身體似乎到了極限,沒多久便昏昏沉沉的開始打瞌睡,可他一顆心都懸在身旁那個人身上,怎麼睡都不安穩,眉頭也緊緊的皺在一起,就連在車子轉彎時兩人不小心碰上的雙腿都讓他驚醒了幾次。

「抱歉。」徐恩光迷迷糊糊的咕噥,在他感覺自己的頭不小心靠到李昌燮身上後驚醒,想坐正卻使不上力,只是歪歪斜斜的倒向另一邊。

「沒事……哥不用道歉。」李昌燮靜靜的看著他哥疲倦的模樣,等了一會兒才趁著徐恩光睡著,伸出手輕輕地將人攬進懷裡,最大限度地放輕自己的動作才沒把人吵醒。

他莫名溫柔的模樣讓大謙趕緊將視線從後視鏡上移開,紅著一張臉直盯著前面開車,不敢再亂看。


這一路開的其實有些顛頗,但李昌燮將徐恩光保護的很好,讓這哥哥睡到後來還隱約說了夢話,前面開車的大謙是聽不清楚的,只是關心的回頭好幾次,可李昌燮都只是搖搖頭表示沒有問題。

「哥,你們……」眼見宿舍就在轉彎過去的地方,大謙還是沒能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對於李昌燮和徐恩光之間曖昧的氛圍,身為經紀人,他還是開口了。
而李昌燮只是透過後視鏡直盯著他的眼睛,那哥哥一句話也沒說,沒有澄清也沒有辯解,只是豎起了食指放到唇上,不知道是要大謙別說話免的吵醒徐恩光,還是在回答他的疑問,要他保守秘密。

後來大謙一句話也沒在前輩面前提到這件事,大概是心疼徐恩光最近以來那麼明顯的心碎與憔悴,又或者是被李昌燮望著徐恩光的眼神給說服。
那哥的眼裡盛滿著他不曾看過的溫柔與眷戀。

大謙決定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哥醒醒,我們到了。」李昌燮輕拍徐恩光的手臂,可他們隊長大概是睡得太沉了,只是嘟囔著不成句的詞語,一邊又往弟弟的身上貼過去,不知道自己整個人都已經縮進另一個男人懷裡。

李昌燮低頭看著徐恩光對他這樣毫無防備的模樣,就好像回到他們之間還沒發生任何問題之前。
好像那天徐恩光並沒有脫口而出的要他留下。

他看著他哥熟睡的側臉不忍心將他叫醒,但車子在這時候停了下來,李昌燮嘆氣,低頭將嘴湊近他哥的耳朵,小聲說著:「哥⋯⋯醒醒⋯⋯」
這樣喊了幾聲徐恩光還是不肯起來,他雙手還環抱著李昌燮的腰,耍賴的把臉都埋進了弟弟的頸窩。

李昌燮收緊自己放在徐恩光腰上的手臂,將人緊緊摟著好一會兒,他才終於肯把徐恩光從自己身上拉開,捏著他哥的下巴要他睜開眼睛。
「恩光哥,我們到家了,起來吧。」他說,好不容易才看他哥把眼睛打開一條縫。

而外面早就拉開車門在等他們的大謙不知道有多無奈。

「肯醒了?」李昌燮揶揄,但還沒完全清醒的徐恩光根本沒反應過來,甚至又想把眼睛閉上。
「⋯⋯大謙啊,先把門關上。」他突然就笑了,而大謙雖然覺得很奇怪,但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照著做。

李昌燮死命晃著徐恩光的肩膀他還是不肯醒,只好對他哥下了最後通牒:「哥,你再賴著不起來我就要吻你了。」

——這不是一個玩笑,事實上他們兩個都不認為這是一個玩笑。

他們隊長很不甘心的把眼睛睜開。


李昌燮盯著徐恩光剛睡醒的臉,在他迷迷糊糊的對上自己的視線後,緩緩將臉湊近。
徐恩光還沒完全回過神來,但也足夠清醒了,可是他沒有躲開弟弟的靠近,反而將手輕輕壓在李昌燮的胸口上,乖順的在他親吻自己的時候放慢呼吸。

他們接吻,李昌燮的動作溫柔的不得了。
當然,他總是這樣,才會讓人在他的溫柔裡陷落。徐恩光想著,一邊閉上眼睛。


「這樣沒關係嗎?」李昌燮稍微離開了徐恩光的雙唇,有些試探的問。
「什麼?」
看他哥露出困惑的表情,李昌燮彎起嘴角,將手掌貼在他哥的臉頰上,捧起他的臉問著:「鎰勳和我說那天哥哭了,還有你和星材⋯⋯我這樣做的話,哥和星材沒關係嗎?」

「⋯⋯沒關係。」徐恩光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才接著說下去:「我沒有和星材在一起。」

——所以跟我在一起怎麼樣?哥要是說好,我就不走了。

「我沒答應他。」


或許是承認自己的心碎太難,那一天他承受著自己一直在隱忍的情緒,說他失控了也不為過,而陸星材給的擁抱就像是避風港,他包容徐恩光所有的一切,親吻著他的臉頰。

但是那不是愛。
只有單方面的喜歡還稱不上愛情。

徐恩光不想傷害陸星材,就像他和李昌燮那樣,所以他拒絕了。
那是他第一次沒有對陸星材說「好」,然而他弟弟要的似乎也只有這個答案。

「怎麼辦呢星材,哥大概是配不上你吧。」
「別說了。」陸星材難過的將他抱得更緊,「我知道哥不喜歡我,可是我——」

陸星材接下來說了什麼,其實徐恩光不記得了,他只是一面接受著擁抱,一面給予著擁抱,直到這時候他才發現原來弟弟對他的喜歡⋯⋯或許說是愛更為恰當——好沉重。

原來愛的重量是會讓人喘不過氣的。
所以李昌燮也是這樣嗎,因為他的感情而獨自承受著痛苦。


「哥為什麼沒有和他在一起,那小子明明很喜歡哥,哥應該也——」
徐恩光傾身將唇覆上李昌燮突然多話的嘴上,直到他為了接吻而閉上嘴巴。
「我知道,但是沒辦法。」徐恩光說著,隨後閉上眼睛低頭靠在弟弟的肩膀上。

「⋯⋯我沒辦法在追逐著你的同時為他停下腳步。」

李昌燮沒有說話,只是輕撫徐恩光的後頸,直到他的身體不再僵硬。

「我好累,真的好累好累。」徐恩光哽咽的說,或許是李昌燮的懷抱太溫暖了,讓他好不容易放下這一陣子以來的緊繃。
「嗯。」李昌燮拍拍他的背,說他知道。

「如果我說我愛你,你是不是還要離開?」徐恩光抬頭,眼眶裡都是眼淚,卻強忍著沒落下。
他的弟弟閉上眼睛輕輕的搖頭。

「那如果我用愛當作理由把你留下,這樣不可以嗎?」
「可以。」李昌燮沙啞的開口,「我還可以把我的心都給你,你要嗎?」

徐恩光把手放在李昌燮的左胸口,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而他的弟弟抓起了他的手放到唇邊親吻,像是在承諾什麼似的,眼裡都是溫柔。


「我愛你。」李昌燮說。






—————————————————————

題外話,在車門外等了很久的大謙是真的很想下班。

沒在開玩笑的。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