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12)

父親節本來應該有好笑的東西,但是還是放連載好了嗚嗚。
這系列真的就只是為了94寫的,所以完全不要期待糖南。
※錫南,94line※南俊受
—————————————————


金南俊沒想過他會和鄭號錫交往。
好吧,或許他有想過,但那並不代表這真的會發生。

「這太荒謬了。」他無神的盯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街景嘟囔,而鄭號錫握緊了他們牽在一起的手。
「可不是嗎。」男人笑著回應,「我們居然把帳單留給你前男友。」

他答非所問的回答讓金南俊忍不住微笑,他轉頭看著鄭號錫燦爛的笑臉,傾身在他有漂亮梨窩的臉頰上落下一吻,也不管會不會被前頭計程車司機看見。

「你就這樣把我牽走。」金南俊說,「玧其哥肯定氣炸了。」
「還有帳單。」鄭號錫強調,「我進去的時候偷偷跟櫃台點了一堆東西,現在你前男友應該是整間咖啡廳裡最奇怪的人。」
「⋯⋯」金南俊啞口無言,不知道應該指責還是稱讚鄭號錫無聊的行徑,但是一想到閔玧其必須要處理爛攤子的臭臉,他就想大笑。

和鄭號錫在一起總是很開心。金南俊想著,將自己的頭輕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他有著讓人驚艷的外貌和身體,笑起來的模樣又溫柔的不可思議,個性更是體貼有禮,鄭號錫的一切都讓金南俊找不到可以挑惕的地方,但是——
「為什麼是我?」他問,語氣裡充滿了不確定。

「為什麼不是你?」鄭號錫有趣的反問,時不時他的脖子被金南俊的頭髮搔癢的想要大笑,接著他又說:「當然是你,必須是你。」
「因為我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歡你了,你不知道,那天在酒吧我一眼就認出你,看到你在看到我的時候,差點就忘了該怎麼跳舞。」鄭號錫低頭看著他們現在牽在一起的手,用拇指輕擦金南俊的手背。

「⋯⋯你知道泰亨也認出你了嗎。」他壓低了嗓子說,彷彿不想讓金南俊聽見這句話卻又非說不可。


你長得和他認識的一個人很像。

泰亨跟我同一個學校。

金南俊突然想起來那天他和鄭號錫的對話,也想起了那個長得精緻的男孩子。
「所以⋯⋯是我嗎?」他有些不確定的問,「他的初戀?」

鄭號錫沒有回答,他突然開啟了另一個話題,問金南俊餓不餓,家裡沒有吃的他們可能等一下要先買,就像剛才關於金泰亨的對話不存在。
金南俊沒有逼他,只當他是默認了,反正對於那個男孩,他也只是好奇多過於關心,不提也不要緊。

鄭號錫看金南俊閉上眼睛,原本以為他要休息,沒想到才剛拿出自己的手機他就開口:「你為什麼一開始不跟我說。」
「嗯?」
「說你曾經認識我。」

鄭號錫眨眨眼,他捧著金南俊的臉想讓他看著自己,他卻不願意睜開眼睛。
「南俊啊,看看我。」他說,但是金南俊不肯照做。
「看看我吧。」他又說了一次,「求你了。」

聽見他幾乎是懇求的語氣,即便不情願,金南俊仍然心軟的將眼睛睜開,而他看見了鄭號錫從未暴露的悲傷。
「你——」

「我要怎麼跟你開口呢?」鄭號錫阻止了金南俊想要說話的舉動,好看的眼睛裡沒有淚水,卻像是在哭泣。
「南俊,你根本就不認識我了。」

「那段日子,你從來都不在乎除了閔玧其以外的任何人,包括你自己,你活的像是沒有生命的玩偶,只為了取悅那個男人而存在。」


後來他的這段話讓金南俊想了很久,直到他們回了鄭號錫的家,金南俊躺在床上被男人攬進懷裡之後,他看著鄭號錫闔上雙眼準備入睡的模樣才突然回過神。

他忍不住輕拍鄭號錫的臉頰喚醒他,在對上那雙帶點迷糊的雙眼之後,他問說:「那現在呢?」
「什麼?」鄭號錫顯然不知道金南俊在說什麼,畢竟在那之後他沉默了一路,氣氛凝重到鄭號錫以為他的手可能會突然被甩開。
但是沒有,儘管沒說任何話,金南俊一直都將他牽的很緊。

「現在呢?」金南俊指著自己,「我活得像是什麼?」
在離開那個人以後,他是不是應該要過的比以前更好,至少別被人說像個玩偶。

鄭號錫一愣,隨即才明白過來,但是他皺起了眉頭,猶豫的回答:「我不知道⋯⋯南俊,我真的不知道。」
「——曾經我覺得你似乎掌控著自己的一切,不在乎其他人,但後來我發現這只是假象,是你偽裝出來的,所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真正的你究竟怎麼樣了。」

金南俊聽了之後露出了明顯失望的表情,顯然他以為自己會聽見更好的答案。

他賭氣的轉過身去,只留了背影給鄭號錫。
「才沒有所謂真正的我。」金南俊咕噥,不開心的說:「我就只是我而已。」
鄭號錫擔心的看著將自己捲成一球的金南俊,最終還是伸手把他抱進懷裡。
「快睡吧。」他安撫的說,「有一天你自己會找到答案的。」

「明天?」
「⋯⋯也許吧。」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