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T'challa/Erik】日落黃昏

太餓了只能靠自己,猶豫了一會才決定要寫雙豹來滿足自己。

沒有明顯攻受,但我最後還是偏心了弟弟多一點,所以把他放在了斜線後面。

黑豹真是大大滿足了我的黑肉欲,怎麼會所有男人女人都那麼辣呢。

--------------------------------------------------------------


你根本就不懂,我曾在哭嚎與鮮血裡打滾過來的那些痛苦。Erik坐在冰冷的醫療床上晃著腳,那雙曾經那麼銳利的眼眸此時卻蒙上了一層霧色,就像一把被磨鈍的匕首,再也沒有鋒芒。


T'Challa穿著一身白色禮袍倚靠在一旁的操作台上,他低嘆了一口氣回答:「是的,弟弟,我無法理解你的過去,很不幸的我未能參與其中。」

不幸?我親愛的堂哥,你看過嗎?那麼那麼小的一個孩子……說著Erik用手比了一個模糊的大小給T'Challa看。


就坐在他媽媽的屍體旁邊哭泣。


「不、我──」

是我殺的。不等T'Challa說完話,Erik便急促的打斷他,男人歪著頭對他的堂哥裂嘴而笑,模樣張狂,眼裡卻不見一絲笑意。

T'Challa皺起了眉頭,張嘴想要斥責,但當他意識到這可能是Erik在試探他時立刻就恢復了平靜的模樣,好像那樣的悲劇並不能打動他,好像他的心並沒有為此哭泣與祈禱。


「這樣啊。」那個國王不冷不熱的說著,「……那並不全是你的錯,你只是在執行任務而已,Erik,你只是一名士兵,而士兵絕對服從於任務。」

當T'Challa這樣說的時候Erik似乎愣住了那麼幾秒鐘,疑惑的表情就像是在問T'Challa怎麼會那樣想,但他的堂弟並沒有對此多做反駁,只是把頭低了下去,他看著自己赤裸的雙足,第一次,露出微笑時沒帶著嘲諷。


你真的什麼都不懂。Erik喃喃,他的聲音太過低啞,讓T'Challa差點就錯過了弟弟後面接著的那句話。


我明明是個罪人。



T'Challa看著Erik跳下醫療床朝自己走來,然而當那個男人走到他面前時卻突然脫下了自己身上單薄的衣物,感到不自在的年輕國王立刻將視線移向他處,卻硬生生被人掐著下巴轉正臉,不得不對上那雙悲傷的眼眸。


你看著我。Erik低啞的要求,他把衣服扔在腳邊,坦露出他身上那一個又一個的傷痕,伴隨著記憶中數也數不清的疼痛。

Erik悲傷的望進T'Challa晃動的眼裡,他抬手顫抖的輕撫自己左胸口上一個嶄新的疤痕,問說:你知道這個是誰嗎?


T'Challa實在不忍心看著Erik身上那些怵目驚心的傷痕,最終閉上了雙眼,一個熟稔的名字被輕含在他的嘴裡,T'Challa卻怎樣也說不出口。


……他對我而言幾乎等於另一個爸爸,所以他的背叛是我最無法原諒的。Erik自嘲的彎起嘴角,他轉身背對著T'Challa,讓人無法看見他的表情,但顫抖的肩膀卻出賣了他所有的情緒。


我在當晚就將他刻上去了。


T'Challa必須得握緊了拳頭才能忍下悲慟而不流淚,好不容易他睜開他的雙眼,才發現Erik其實也在哭泣,既沒有聲音也沒有眼淚,用自以為堅強的方式在悲傷著。

他知道Erik不流淚的原因。

人總有一死。他的弟弟說,只是早晚而已。


「是啊……人總有一死。」T'Challa離開了他一直倚靠的檯子,向前兩步,停在伸手就能觸碰到另一個人的地方,不近不遠,是他們能夠感受到彼此從在的距離。

「但是在離開之前,在他所有過的歲月裡,有沒有值得被特別銘記下來的時刻?他的人生,過的算不算不後悔?」


Erik沉默的沒有回話。


「弟弟,你為什麼不肯讓我救你。」T'Challa輕輕地問,他的視線越過Erik的肩頭,那片美麗的天空與巨樹頓時出現在實驗室大片的落地玻璃外。

「我那時候還來的及──」

我知道。Erik輕笑了一聲打斷,他聳聳肩,轉頭給了T'Challa一個標準的玩世不恭的笑臉。

我也說過了,我不願意當你一輩子的囚犯,比起那樣的生活,我還寧願隨著那些祖先一樣跳船而死。


T'Challa搖搖頭,他撿起地上單薄的袍子向前為弟弟披上,他和Erik並肩站在一起,雙眼望向玻璃外夢幻的景色,輕輕地說:「你明知道我並不會關著你一輩子,弟弟。」


那又怎麼樣。Erik不耐煩的反駁,他拉攏了身上只能用做遮蔽的布料,隨意在前頭拉上繩子打了一個結。

釋放與否,和我願不願意做你的囚犯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不願意做你的犯人,T'Challa。


T'Challa將雙手背在身後站的筆挺,他一面望著遠方正在巨石上打盹的金色豹子發愣,一面消化著Erik語句中似乎別有用心的訊息,他不知道那隻獵豹從何處來,更不明白為何不遠處巨樹上的黑豹群並未將牠驅趕。


黑豹們看上去都非常的自在放鬆,就好像那隻金色獵豹並未讓他們感到威脅與受侵犯。

這真的很奇怪,因為這片聖地自古以來只屬於黑豹。


「……我也不是出於本意想將你囚禁,Erik。」


Erik搖著頭大笑了起來,他的笑聲既像嘲弄又像是斥責,讓T'Challa困惑的不得不將視線拉回弟弟身上,他用眼神無聲的詢問,而他很確定Erik看明白了,但那個傢伙卻壞心的不肯解釋,反而變著話題的開始討論起他的眼睛來了。


你有一雙對於掠食者來說過於溫和的眼睛,我親愛的堂哥。Erik邊說邊將臉湊到T'Challa面前,近的讓年輕的國王都能感受到另一個人溫熱的鼻息,但是這次他並沒有別開臉,而是面不改色的接受Erik的挑釁。


你眼裡有著太多的柔軟,還有像是失去一切的那種悲傷,好像隨時都會有眼淚流下來……你不像我,總是那麼銳利,像個站在食物鏈頂端的豹子。邊說Erik邊調皮地用指尖輕掃過T'Challa纖長濃密的眼睫毛,看國王因為他的戲弄而止不住眨眼的模樣,Erik笑了。

很開心的那種。


……但是你的眼睛跟我爸爸形容他哥哥的一模一樣。Erik收回了手也退了一步站回他原本的位置上,學著T'Challa剛剛的動作,像是在遠眺又像是思考。

不知道是不是T'Challa的錯覺,他總覺得Erik的視線就停在了那隻金色獵豹的身上。


我爸爸說,他哥哥有著這世界上最慈愛的雙眼,能讓被注視的人感受到愛意與溫暖。Erik依舊看著窗外,然而此時此刻T'Challa多麼希望他能夠轉頭看自己一眼,因為他也想看看,看看他弟弟充滿悲慟的雙眼裡能否找出一絲救贖。


他說那是一個好國王該有的眼睛。


接著就像T'Challa一直期待的那樣,Erik終於轉頭了,然而那裏頭的水氣卻不是T'Challa以為會看見的東西。

他驕傲的堂弟就連在死前都未曾展示過的脆弱,此時卻那麼赤裸的在T'Challa面前攤開,任由他去閱讀裡頭所有的情緒。


你知道嗎,瓦干達就像我爸爸說的那樣美麗,這裡的夕陽比我見過的任何風景都還要壯麗……所以是的T'Challa,我也有那種能夠銘記在心的時刻。Erik的眼眶最終盛不住裡頭的湖水,於是那些水珠便順著Erik的臉頰向下滑落,但同時他也彎起了他的嘴角,咧嘴而笑,露出他一口好看的白牙。


T'Challa尷尬的伸手像是要幫Erik擦去臉上那些不該出現的柔軟,但他連指尖都還沒來的及碰上他弟弟的臉頰,那隻不知何時來到他們身邊的金色獵豹便將T’Challa撲倒在地,那豹子的牙齒直直朝著他的脖子咬過來,動作迅速的讓T'Challa都還來不及反應便被趕出了這個不屬於他的世界。


在T'Challa真正從夢中清醒前,他聽見了Erik用輕浮的美式腔調對他說:你的眼睛讓我想起了那時候的夕陽,T'Challa……所以我說了,你根本就不懂。

 


一個日落的黃昏。

最後,你用你的溫柔拯救了我的全世界。


评论(6)
热度(94)